第140章 败家丫头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凝眉看她,唇角勾勒出微弯的弧度,“你怎么竟往坏处想呢小小年纪应该积极乐观的对待生活。”

    “咳咳”丁海杏被呛的直咳嗽,这还做上思想工作了。

    “你没事吧”战常胜担心地看着她,伸手想要拍她的后背,又担心吓着她了,手举在半空中游移不定。

    丁海杏止住了咳嗽,抬眼看着他,举起的手,“我没事。”

    战常胜讪讪一笑,撤回了手。

    “像我这样的女孩儿,满大街都是,你不会因为一时的新鲜才”丁海杏狐疑地看着他猜测道,“有眼光的都不会看到我。”声音平稳冷静,她紧紧盯住他的双眸,企图看出什么,不过很可惜,他的双眸如大海一般平静深邃,看不什么

    “那是他们没眼光我说过,我不是肤浅之人,透过现象看本质”战常胜轻轻扬起眉头,沉稳的语气里肯定地说道,“我的眼神很好”

    丁海杏状似很随意地打量着他,眸中更加的幽暗,眼神如刀锋地看着他。

    “别胡思乱想了。”战常胜气定神闲地说道,在丁海杏审视地目光下,咧嘴一笑道。

    “你知道我家的情况,婚后我要工作。你得帮我找。”丁海杏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

    “没问题”

    “我的工资我要全部寄给我家。”丁海杏漫不经心地无理地要求道。

    “孝顺父母应该的。”

    “听说你要去海军学校上学。”丁海杏看着他又道,“我要求旁听。”

    “好积极要求学习进步。”战常胜神色如常地说道。

    “还有”丁海杏抓耳挠腮了一会儿道,“等我想起来再说。”

    “这就没了。”战常胜笑眯眯地看着她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要做到,否则的话”丁海杏语气里蔓延着似有若无的威胁。

    “没有否则”战常胜微微眯着眼睛,轻轻问道,声音如轻风拂过,“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爸妈,我和你一起孝顺他们。”黝黑的双眸平静如清泉。

    很心疼她什么都自己背着,既然嫁给他,养老婆孩子可是应该的,孝敬父母也是应该的,他所有的话字字真心,只是眼前这丫头似乎不怎么相信他,只能让时间来证明了。

    丁海杏不了解战常胜,他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图什么他的所作所为很让人怀疑一见钟情,丁海杏嗤之以鼻,日久生情,青梅竹马长大的都背叛了她,她还怎么相信。就她现在这副鬼样子,除非眼瞎,不会有那个男人看上的。

    看重我的内秀,他怎么可能知道这换了芯儿了。

    丁海杏好奇地问道,“你是我肚里的蛔虫吗”

    “嘎”战常胜一愣,随即道,“老子那是那恶心人的玩意儿。”

    “那我咋不知道我有那么好。”丁海杏指指自己道。

    战常胜抬起眉眼,看着她笑道,“我火眼金睛。”

    “我认真的。”丁海杏娇嗔地说道。

    别看现在贫下中农的家庭成分高,城里人可没多少人愿意娶穷哈哈的没钱又没势的乡下丫头。

    战常胜看着她很认真地说道,“别想那么多,我们就好好的过日子。”

    将眉宇间的狐疑抹去,丁海杏起身道,“我回去了,你忙你的去吧”

    没有继续聊下去的必要,丁海杏走了出去,走到206门前,门大开着,依然是她离开似的模样。

    丁丰收和章翠兰一看见门口的丁海杏慌乱地站起来,章翠兰上前将她扯进屋里道,“杏儿,和常胜谈什么了”

    “没谈什么”丁海杏摆摆手道。

    “你这丫头给我过来,你刚才演那出什么意思”丁丰收指着她道,“你给我讲清楚了,你突然抽什么疯。”

    “没什么好讲的,他又没嫌弃我。”丁海杏坐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说道,看着他们不相信地眼神道,“不信你问他,让他自己说。”指着走进来的战常胜。

    “爸、妈,我要去办事,这钱和工业券你们拿着,看杏儿喜欢什么你们就去红旗商场买。”战常胜从兜里拿出一叠钞票和一叠票证,工业券,“里面还有布票、肥皂票,香皂票,暖水瓶票,糖票、毛线票对了,还有一张呢绒大衣票。”塞到了丁海杏的手里道,“这是三百块钱,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把它给花光了。”

    三百块钱一次也没拿过这么多钱,章翠兰闻言震惊的合不上嘴,“俺的老天爷那哪儿花的完啊不成,不成这花不完的。”忙不迭地摆手道。

    “这不败家吗常胜,钱可不是这么花的。”丁丰收也连忙劝阻道,“成家过日子,可不能这么花钱。”

    “爸、妈,这是置办结婚的东西,该买的都要买,不是有我写的结婚准备的单子嘛”战常胜笑着说道,“我还怕钱不够用呢”看着她们俩为难的样子,想起杏儿的性格,赶紧又道,“对了,这钱,全部花在杏儿的身上,不要买什么脸盆、暖水瓶什么的,那些都有人送还有不花完可不行。”说完不等他们说话,转身离开,他得赶紧把结婚报告递上去,批下来后,立马扯证。

    战常胜潇洒地离开了,留下来丁家三口面面相觑。

    章翠兰着了毛了,看着她道,“杏儿,这可咋整啊这么多钱可咋花啊”

    这么不信任自己,丁海杏哭笑不得地说道,“只有没钱花,还能有花不了钱三百块钱很多吗”撇撇嘴道,“一辆自行车,一台缝纫机估计还不够呢”

    “你这个败家丫头,这过日子有你这么过的吗章翠兰一巴掌拍在丁海杏的肩头,“你买自行车干什么能当吃,还是能当喝的,你会骑吗常胜虽然是个干部,可也不是钱多的花不完,这金山、银山要这么花,早晚也被你这么给败掉了。万一有个头疼脑热的,一住院得花多少钱。”

    “妈,常胜医药费全报销。”丁海杏赶紧声明道。

    “呃章翠兰一时语塞,想起来又道,“那不还有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