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村太女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哎哎”丁丰收忙不迭地应道,又看着丁海杏和战常胜进了隔壁的房间。

    “现在怎么办”章翠兰六神无主,着急地搓着手,看着老伴儿道。

    “进去等着。”丁丰收拉着他章翠兰走了进去,坐进了沙发,沙发太软一下子陷了进去吓了他一跳,腾的一下,慌乱的又站了起来。

    “呵呵”章翠兰不厚道地笑了起来,“你这老东西,刚才还说杏儿刘姥姥进大观园现在不也一样。”

    “我这不是没有坐过吗”丁丰收脸红红的不好意思道,双手扶着沙发的扶手慢慢的坐了下去,“嘿嘿这沙发却是松软。”

    “别嘿嘿了,你不担心杏儿啊”章翠兰紧皱着眉头忧心忡忡地说道。

    一句话让丁丰收如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丁丰收想不明白,抬眼看着她道,“你说杏儿这是咋了,这是个人都懂得藏拙,就是不懂也要装懂。”

    “千万别,到时候被人家戳穿之后,更难看,就像你刚才一样。”章翠兰赶紧说道。

    “那最不济不懂就不懂吧可没像她这样露底儿的。你看她今儿的疯子样,把常胜都给吓傻了。”丁丰收嘀咕道,“你说这妮子在想什么呢”

    “我也想不明白。”章翠兰捶着大腿不解道,担心地看着隔壁的房间。

    aaaaaa

    一踏入隔壁房间,丁海杏浑身的气息都变了,不再是刚才那个一身村儿气的上蹿下跳的乡下柴火妞,双眸眯起打量着战常胜,“你刚才看见,没感觉吗”

    “哦有感觉。”战常胜重重地点头,戏谑地说道,“耍猴呢”

    丁海杏当场如炸了毛的猫似的,微微凝眸,一扫先前的慵懒和散漫,难得从她眉目中看到几分认真和正经,清脆甜美的声音带着些许冷意,“你不觉得这样的老婆带出很丢脸吗”轻轻挑眉,丁海杏神色间添有几分神秘,一抹笑意由唇角勾起,她很自然地缓缓地说道,“我不相信以你的官位、这么漂亮的脸蛋儿找不到比我好的女人。”还不忘玩世不恭地调侃他一把。

    伶牙俐齿,质问他,都不忘奚落他,战常胜最讨厌别人说他漂亮了。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他一点儿不讨厌,他是不是犯贱啊

    她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打量着战常胜,眸中带着一丝狐疑和审视,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古井无波的双眸,想要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什么。

    与先前被逼接受,截然不同的态度,现在终于正视两人的问题了。

    这让战常胜眼中迸发了欣喜的眸光,“我就知道不装了。”

    回应他的是丁海杏丢给他的大白眼,“被人看穿了,我有病继续被人当猴耍。”

    战常胜非常匪气地说道,“老子娶老婆,又不是他们,怕个球。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怎么地吧”

    丁海杏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那一副土匪样儿,“我们开诚布公地谈谈。”

    她倒是挺欣赏他的,如果和他做大哥,做朋友,也没什么反正见面的机会少,应付着好了,同时也挺欣赏他的坦率,反正于她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损失。

    只不过,嫁给他与欣赏他可是两码事,战常胜是那种很难猜透的人,别看人为人大咧咧的,甚至满嘴的粗话,人却粗中有细,就如老妈说的,没有文化不代表没有能力,能成为一团之长的人,能力自是有的。

    但是真要嫁给他,感觉就像是被猎豹盯上似的,被他盯上的时候,就算带着警戒心去应付他,也很容易被他拐入圈套中,只要他想,将他人玩弄于手掌中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距离很近,战常胜只是微微垂眸就可以将丁海杏看清楚,他甚至可以看到丁海杏眼底的打量和警惕,当然还有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精致好看,此时却冷若冰霜带着审视。

    战常胜细细地将丁海杏的神色看在眼底,不动声色地指着沙发说道,“我们坐下说话。”

    丁海杏挑起一抹不耐烦地神色,轻蹙着眉头,不紧不慢地坐下,那动作中优雅和魅力尽显,懒散倚靠在沙发的椅背上姿态相一只高傲的猫儿。

    琉璃般的眸底,暗光流动,透过窗子折射进来的阳光,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这一刻战常胜眼底一派柔软,看着她眸光流露出醉人的温柔。

    “你和我”丁海杏指指两人道。

    “结婚”

    他一如既往地简洁,但缓缓的语调,却带着一定让人信服的力量,“结婚过日子,就这么简单,我没有别的企图,别把问题想的那么复杂了。”

    “嫁给我有什么不好”战常胜看着她奇怪道,“你怎么避如蛇蝎,别人可都是上赶着扒着不放。”

    “就是你的外在条件太好了,好的让人有不真实的感觉。”丁海杏也如实地说道。

    她家只是穷而已,然而穷在丁海杏的眼理是最好解决的。回到家里那就真的是鱼游大海,海阔凭鱼跃。她不一定非要通过结婚来改变门庭吧

    况且未来乱糟糟的城里,还不如待在相对宁静的乡下,老爸是生产大队长,在村里她完全可以称王称霸,当她的村太女陪在父母的身边弥补前世的遗憾。

    何苦去陷入眼前这个男人复杂家庭呢

    “怎么会有啥不好真实的,这是王八瞅绿豆对眼。”战常胜悠悠然地看着她道。

    “你那是什么比喻”丁海杏哭笑不得地说道。

    没有那身冷峻气息的他,多出些许令人心悸的温和的,俊朗的更是让人移不开眼,不过一抹笑容、温柔的眼神、一个动作,就足以迷得的人找不到北了。

    只不过,对于丁海杏来说,战常胜这外貌确实很养眼儿,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不会傻的踏进婚姻的坟墓的。

    战常胜意味过来,赶紧道,“我们是说咱俩的缘分,不然你叫救命,咋就我听见呢我要不是救了你,我能有当爸爸的机会吗你看看这缘分,可不是谁都有的,这叫姻缘天注定。”

    “这缘分也有孽缘的。”丁海杏神色渐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