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要命

作品:《六零俏军媳

    “好了,来看看常胜给咱们的衣服和鞋。”章翠兰打开帆布包,从里面拿出衣服和鞋子,抖开衣服,“还真得改改。”

    “甭改了,这衣服稍微改改给大哥和小弟穿好了。”丁海杏直接做主道,“那么大了没有一件体面的衣服,这些军装应该会让他们高兴地跳起来。”

    “那是这是常胜给你的。”丁丰收不好意思道。

    “爸,这是男人装,我穿着不合适。”丁海杏挠头道,“改小了很糟蹋的。”

    “你自己也没体面的衣服。”章翠兰心疼地看着闺女身上的衣服,穿着笨重的棉袄明显的压痕,这棉裤还打着补丁。

    “那怎么也得给改一件。”章翠兰拿着新的衣服道,对他们来说没有补丁的衣服,都算是新衣了。

    “行”丁海杏看着她道,“妈,没有剪刀,今天晚上不行了,我们明儿再说好吗”

    “谁说你妈没剪刀,你妈都能随身带着纳鞋底的东西,一把剪刀而已。”丁丰收眼神瞟向老伴儿经常提的布提兜。

    “那也明儿再说。”丁海杏将衣服叠好了放进军绿色的帆布包里。

    “呀这里面还有一件军大衣。”章翠兰看着帆布包最下面军大衣,拿出来,抖开,“哟这有八成新呢”

    “这指定给杏儿的。”丁丰收高兴道,“杏儿,快穿上,试试。”

    丁海杏穿上,章翠兰笑着说道,“真精神。”

    “太大了,你们看看,都到我脚踝了。”丁海杏低着头说道,“看上去,像是小孩儿穿大人的衣服。回头给小弟他们拿回去,他在县上上高中,冬天一大早天不亮就得赶路,穿上他肯定暖和。”

    “这事等回来再说。”章翠兰知道她的心思,干脆推脱了。

    一家三口说说笑笑,就到了睡觉时间,洗漱了一下就休息了。

    aaaaaa

    丁家一家在商量婚事的时候,郝长锁也穿着一身干净整齐的军装,局促不安地踏进了他梦寐以求的大院,童家的大门,二层洋楼。

    “小雪,你的脖子都快伸成长颈鹿了,女孩子你过来给我坐下,老实的待着。”冯寒秋真是看不惯女儿那望穿秋水的样子。

    “妈,我的嫁妆您给我准备好了吗”童雪耐着性子问道,娇声又道,“先说好,不是好的我不要。”

    冯寒秋被气的一个仰倒,“我这生的一个什么啊”

    童雪嬉皮笑脸地说道,“讨债的”撒娇地又叫道,“妈”

    “你先让他给我拿出像样的聘礼来。”冯寒秋气的脱口而出道。

    “爸,您看妈又为难伯仁,明知道他拿不出像样的聘礼来,还提这个干什么”童雪看向坐在一边看戏的童爸娇滴滴地说道。

    “这个笨丫头,你妈本来就舍不得你出嫁,你还一副着急出嫁的样子,不伤你妈的心啊”童爸看着她笑骂道。

    童雪闻言,立马坐到冯寒秋身边,撒气娇来,哄的冯寒秋脸色柔和起来。

    可是看着闺女频频看墙上的挂钟,轻轻叹口气,一听见敲门声,嗖的一下童雪窜到了门口。

    “老童,你看看,你看看,有这么恨嫁吗”冯寒秋指着

    “伯仁来了,快进来。”童雪拉车的着郝长锁就进了屋子。

    郝长锁被童雪给拉了进来,停在沙发三米外,鞠躬道,“伯父、伯母。”

    “请坐,请坐。”童爸看着他指着沙发道。

    郝长锁坐了一边儿,挺直脊背,双手扶膝,正襟危坐,丝毫不敢马虎。

    “今儿叫你来,想必小雪已经告诉你了,你们年龄也大了,该解决个人问题了。”童爸看着自个千挑万选的女婿和气地说道。

    “是”郝长锁看着他们严肃地说道。

    “不用那么拘谨,今儿我们论的是家事,放松点儿,放松点儿。”童爸看着他低声道。

    “是”郝长锁表情和缓了起来。

    “我想问,你们结婚,这亲家真的来不了吗”童爸迟疑地看着他道。

    “我父母实在来不了,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郝长锁大包大揽地说道。

    “我们也没什么要求,只要小雪幸福,什么要求都没有。”童爸看着宝贝闺女面容越发的柔和道。

    “我会好好照顾小雪一辈子的。”郝长锁闻言喜上眉梢,立刻保证道,心里高兴,岳父、岳母大人十分的通情达理,没有刁难自己,来的时候真怕自己高攀,人家看不上自己,百般羞辱,让他知难而退。

    “他敢不照顾我。”童雪娇声道,微微仰着下巴一脸地傲气。

    冯寒秋看着他,不疾不徐地说道,“不过,小雪是我唯一的女儿,他的两个哥哥也都成家立业,在外地当兵,恐怕也赶不回来。虽然现在讲究节俭办婚礼,但结婚嘛人生大事,对吧我们家老童坐在这个位置上,又怎么可能节俭呢肯定是隆重一点,热闹点,喜庆点儿,不能亏待她。”

    郝长锁闻言,这心里咯噔一声,这岳母大人面带微笑,可是这话里透露的意思,让他心情荡到谷底,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勉强了。

    冯寒秋笑容越发柔和地又道,“我知道伯仁家条件不怎么好,负担也重,但是基本的生活品,还是需要的。”

    “您说”郝长锁陪着笑脸道。

    “这喜被,成双成对,就六条吧六铺六盖。”冯寒秋干脆地说道。

    郝长锁闻言心里一抽抽,他家是一条被子都准备不出来,六铺六盖,要命喽

    “伯仁啊自行车也是要一辆的,要不然结婚以后,小雪上下班,来来回回不太方便了。”冯寒秋继续说道,声音里透着轻松和善。

    听在郝长锁的耳朵里,那是如丧钟一般,自行车,他现在身上的钱,连个车轱辘都买不起。

    “还有缝纫机也得买一台,我们小雪会裁剪,她身上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冯寒秋不忘夸夸自己的闺女女红好。

    郝长锁感觉这手心儿里满是汗会过日子,前提是他的有本事将人娶回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