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我就知道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走到门前,看着丁海杏进了门才转身回屋,日久见人心,他们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让她明白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丁海杏回了房间,章翠兰看见她一进来就松了口气道,“谈完了。”

    “说完了。”丁海杏坐在床沿上看着他们道。

    “你们都说什么了”丁丰收好奇地问道。

    “你打听这些干什么”章翠兰看着他嗔怪道,“人家小两口说些私房话,也要向你报备啊都是年轻的时候过来的,咋就不懂这些了。”

    “妈,说什么呢没说私房话,”丁海杏抿嘴偷笑道,“他说他不会打老婆。”

    章翠兰拉着丁海杏地手道,“杏儿妈给你说啊”看着一旁支棱起耳朵的丁丰收道,“她爸,你先洗漱去。”

    丁丰收闻言看着她道,“这要说啥不能让我听的。”

    “女人之间的话,你听什么听,快出去。”章翠兰催促道。

    “好好好,我走。”丁丰收笑着道,“我给你们腾地方。”说着出去了。

    “妈,您想要说什么”丁海杏看着他问道。

    “妈想说的是,你要相信常胜。”章翠兰拍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相信啊”丁海杏点点头道,忽然又问道,“妈您在担心什么”

    “我想说的是,常胜长的俊,工作又好,以他的年龄不可能没有对象的”章翠兰措辞小心的一瞬不瞬地看着丁海杏。

    丁海杏看着她道,“所以呢”

    “所以不要去翻旧账。”章翠兰缓缓地说道,“常胜不像是肤浅之人。”

    “这你怎么知道的”丁海杏讶异道。

    “看你就知道了。”章翠兰干脆地说道。

    “妈,不带这样埋汰我的吧我很差吗”丁海杏皱皱鼻子,不满地说道。

    “就条件来说,咱们是差了点。”章翠兰实事求是地说道。

    “妈,怎么您打算让我伏低做小,以他为天,他说一,我不敢说二,他说让我杀鸡,我就不敢宰狗。”丁海杏轻轻挑眉,语气不善道。

    “不是、不是”章翠兰低垂着头语带哽咽道,“只是我们无法给你撑腰,在他的面前你没有底气。”

    “妈,别这样”丁海杏闻言也伤心道。

    章翠兰吸吸鼻子,抬起头来又看着她道,“妈,这么说只是让你做妻子该做的,为了他洗衣做饭,生儿育女就像我一样操持家里,让男人没有后顾之忧,明白吗不过他真要是像那些女人说的打你,妈也饶不了他,别忘了你还有俩兄弟,不应该是三个兄弟呢”

    真到了那时候,她就是有十个兄弟,也打不过战常胜一个。

    丁海杏心里很难受,她现在有能力却什么也不能说,只能让父母为她提心吊胆的。她只有把自己的生活过好了,才能安他们的心。

    “我明白”丁海杏重重地点头道。

    “不过你不要太担心,有问题找组织,有什么组织会给你做主的。”章翠兰打起精神道,“有组织管着他,他不会犯大错的。”

    丁海杏听的一头雾水,“组织什么组织”

    “就是部队啊”章翠兰拍了下她的手道,“咋这一回倒霉的人也变笨了。”

    丁海杏恍然的笑了笑了,只能说老妈还是太天真的了。就算有组织,它也得向着你,要是真到了找组织的时候,估计他们的婚姻也完蛋了。算了不说这些让她担心了。

    话题太沉重,丁海杏转移话题道,“那个妈,他有个一个女儿”

    “什么你把话给俺说清楚。”章翠兰紧抓着她的手道,那力气可真大,这手一准被她给抓青了,“俺说咋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呢原来一进门就给人当后妈啊这婚咱不结了,不嫁了。俺现在就跟他说清楚。”说着站了起来。

    “妈,妈”丁海杏赶紧拦着她道。

    “这是咋啦”从水房洗漱回来的丁丰收看着她们母女俩赶紧问道。

    “杏儿他爸,咱们被骗了,常胜有女儿的。”章翠兰嚷嚷道。

    “啥”丁丰收闻言惊愕地看着她们,随即转身就要出门。

    丁海杏疾声喊道,“爸妈,听我把话说完中不”赶紧又道,“那个女儿不是常胜亲生的,是领养牺牲战友的孩子。”

    章翠兰一巴掌拍在丁海杏的肩头,“你这孩子,把话说完啊大喘气,看把我们给吓得。”重新坐在床上,拍着胸脯。

    丁海杏把红缨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下,章翠兰抽泣道,“孩子也太可怜了,天下怎么能有这么狠心的人。”

    丁丰收少有的严肃地说道,“杏儿,一定要将她当做自己的孩子。”

    “嗯”丁海杏点点头道,她就知道,爸妈会说这个样子。

    “心底善良的人是值得托付终身的。”章翠兰为刚才的胡乱猜想羞愧不已。

    “就怕善良过了头儿,委屈的老婆孩子。”丁海杏嘀咕道。

    “你说什么呢”章翠兰看着她道,“可不许有这种想法”

    “我又没说错,男人对战友仗义有时候可比对老婆好”丁海杏噘着嘴说道,“爸不就那样村里谁家有事,那架势头儿,都当做自己的事情来做,出钱又出力的。”

    “那是因为我是队长。”丁丰收挺挺胸膛说道,“那些都是应该做的。”

    “看吧”丁海杏看向章翠兰轻挑眉峰嗔怪道,“男人的大方,怎么会知道背后女人精打细算的痛苦。”

    说的丁丰收老脸一红,“呃那个,时间差不多了,咱们洗洗睡吧”

    “看看我爸心虚了。”丁海杏调侃道,清澈的眸底尽是笑意。

    “去,没大没小的。”丁丰收板着脸看着她道。

    “嘻嘻恼羞成怒了。”丁海杏继续不怕死的打趣道。

    “杏儿她妈,你瞅瞅,这丫头真是胆儿肥了。”丁丰收找救兵道。

    “我觉得杏儿没说错啊”章翠兰微微抬眸看着丁丰收一字一句地说道。

    “怎么连你也这样”丁丰收哀怨地说道。

    “呵呵”章翠兰和丁海杏同时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