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我不打老婆的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去热水房打了一暖瓶热水回来,路过战常胜的病房,脚步轻轻的靠近,支棱起耳朵,“没人”皱皱眉头道,“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哼”轻哼一声道,“不像话。”

    “熄灯号还没吹,我回来的不晚吧”低沉悦耳的声音传入耳畔,带着眉宇间那不经意的温柔,伴随着男子的气息徐徐而来。

    光是听声音丁海杏就知道是谁了,暖水瓶紧抱在怀里,双目微沉,转过身凝眉瞪着他,走廊灯下映入眼帘的则是战常胜那张犹如雕刻出的深邃俊美的脸,那幽邃黝黑的双眸,那眼底浮现出的温暖笑意令她冷不丁的愣了愣,随即恼怒道,“你走路属猫的,没有声音,差点儿被你吓得摔了暖水瓶,到时候咱俩可都给烫伤了。”

    “你去打水了。”战常胜嘴角挂着笑意看着她道。

    “明知故问。”丁海杏白了他一眼道。

    “爸、妈睡了吗”战常胜问道。

    丁海杏闻言耳朵发麻,“我说你还没结婚呢不用叫的那么亲热吧”

    “早晚都一样”战常胜坚持道。

    丁海杏无奈地摇摇头,“随你。”然后又道,“天不早了,不耽误你休息了。”话落提着暖水瓶朝自己的病房走去。

    丁海杏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回头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回来了,跟爸妈说一声啊免得老人家担心我啊”战常胜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脸皮真厚”丁海杏最终给了他一句道。

    战常胜推开病房门,乐呵呵地叫道,“爸、妈,我回来了。”

    丁丰收和章翠兰立马站了起来,“常胜回来了,坐,坐”

    战常胜看着二老拘谨的样子,拉过椅子坐下来,因为他不坐下来,二老就不好意思坐下来。

    “爸、妈我说过你们把我当做你们的儿子,不用这么紧张的。”战常胜很真诚地说道。

    “一定,一定。”丁爸、丁妈满脸堆笑却局促地说道。

    看来只有慢慢来了,战常胜看着他们道,“明天晚上有时间的话,和我家人见面可以吗”

    “可以,可以,我们的时间充裕,紧着亲家的时间方便。”丁丰收立马说道。

    “那好,明天一早,查完房,我们先出院,我在招待所号了房子,直接过去。晚上就在招待所的食堂见面,这个我来安排。”战常胜看着他们温声说道,征询他们的意见道,“可以吗”

    “可以,可以。”丁爸、丁妈忙不迭地点头道。

    “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战常胜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们问道。

    “还不是吃晚饭的时候被被那么多人围着指指点点的,给吓着了呗”丁海杏眯起眼睛看着他开口道。

    “不关常胜的事,只是有些突然,跟做梦似的。”丁丰收赶紧开口解释道。

    “爸,不用管她们,闲得没事,就跟村里碎嘴的婆子是似的,乱嚼舌根。”战常胜眉峰挑起有些厌恶道,“好了,不耽误你们休息了。”

    “哦对了。”战常胜把手里的帆布包递过去道,“妈这里面是我的旧军装,你们改改好穿,还有三双旧军鞋,虽然大点儿却是棉鞋。”

    “这”章翠兰看向了丁海杏,这怎么好意思拿啊

    “拿着吧他孝敬你们的。”丁海杏深吸一口气说道,她连一件正经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杏儿跟我出来,我有事跟你说。”战常胜站起来道。

    “恩”丁海杏点点头,跟着他的一前一后朝外走。

    章翠兰叫着丁海杏道,“那个杏儿。”丁海杏和战常胜同时回头,“妈,有事”

    “别聊太久了,早点儿回来。”章翠兰意味深长地说道。

    “妈,您放心不超过十分钟。”战常胜立马说道。

    丁海杏摇头轻笑,跟着战常胜出了病房,走了几步,转进了战常胜的房间。

    两人面对面的坐下,战常胜正想着如何开口,一抬眼看见她嘴角的笑容问道,“你笑什么”

    “我妈把你当做洪水猛兽了。”丁海杏上下打量着他带着似有若无的揶揄的意味道。

    战常胜这才明白过来刚才丈母娘为啥欲言又止,却又别有深意地话。

    “呵呵”细碎地笑声从他的薄唇溢出,“我可不是那种人。”

    丁海杏懒洋洋地看着他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战常胜回过神儿来,收敛起脸上的笑容,认真地看着她道,“我不打老婆的。”

    这没头没脑的,丁海杏听的一头雾水,不打老婆,旋即明白过来,原来是晚饭在食堂的时候,那些女人的闲言碎语。

    不打老婆,那也你打的过才行。

    丁海杏眉目轻转,云淡风轻,似是在说件很轻松的事情道,“却对女人开枪”

    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战常胜看她的样子,随即明白过来人家根本没放在心上,“这么相信我啊”眼底浮现温暖的笑意,“她是我父亲后妻家的侄女。”

    丁海杏明白了过来,看向他又道,“通过娘家侄女掌控你。”忽然又道,“这事对你没影响。”

    战常胜闻言嘴角地笑容更大了,“能有什么影响,没事,别担心”

    “谁担心你了。”丁海杏微微抬起眼睑瞥了他一眼娇嗔道。

    口是心非战常胜眼底的笑意更浓道,“那个那些女人的话你别信,我绝对不会对女人动粗的,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事实上他只要一副冷脸,那些女人吓得都不敢说话了。

    “说完了”丁海杏站起来道。

    战常胜跟着站起来道,“说完了。”

    “那我走了。”丁海杏抬脚朝门走去。

    “你就这么相信我”战常胜错愕地看着她道,听战友们讲他们的结婚生活,那女人可都是小肚鸡肠、斤斤计较,没玩没了的。

    “你咋这么深明大义。”战常胜爽朗地笑道,“你放心,以后这枪口就是对准我自己,也不会对准你。”

    丁海杏走到门口扶着门把手头也不回地轻描淡写地给了他一句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话落打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