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急速

作品:《六零俏军媳

    “呸呸”丁海杏立马啐道,“坏的不灵,好的灵,说什么呢妈,什么死不死的,您和爸要长命百岁。”

    “你这孩子,妈就一比喻,看把你给吓得。”章翠兰搂着吓得脸色煞白地丁海杏继续游说道,“杏儿,你要真想安我们的心,想让我们长命百岁的话,就听我和你爸的话,嫁给常胜。”

    章翠兰不在说话,有些事情得她自己想明白。

    “你还在想着长锁”章翠兰担心道。

    “怎么会我有病才会想着那负心汉。”丁海杏清澈双眸平静无波地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章翠兰长处一口气道,“等你以后经历的多了,回头想想,这真不是事儿。”

    丁海杏单手托腮,嫁与不嫁,真是个问题。

    丁丰收从厕所回来就看见丁海杏萎靡不振的样子,朝章翠兰努努嘴,“怎么样了”

    “你不是都瞅见了。”章翠兰指指丁海杏道。

    “你瞅瞅那没出息样儿,不就是结婚吗人生必经之路,有什么好烦恼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到了年纪结婚,男女看对了眼儿,过日子不就得了。”丁丰收微微摇头道,“真不知道有什么想的。”

    “终身大事,是该想清楚。”章翠兰朝他摆摆手,压低声音道,“你家姑娘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你越劝她,她越来劲儿。”

    “好好好,我闭嘴。”丁丰收阴阳怪气地说道,“咱们家都快没我说话的地儿了。”

    “爸、妈,咱们什么时候回家”丁海杏看着他们俩笑着问道。

    正推门进来的战常胜闻言,心情荡到谷底,稳住心情道,“回家干什么这病还没利索呢”看向丁海杏冷淡地说道,,“你不能因为不想嫁给我,而置叔和婶子身体与不顾吧”语气很平静,但是他暗哑沉稳的声音里,却夹杂着些许不满,熟知他的人就知道,他生气了,当然不是气自己被拒绝,而是气她不孝。

    “说什么呢我爸、妈好了,当然回家了,难不成一直住在医院啊”丁海杏好笑地看着憋的难受的他道,又强词夺理道,“你咒我爸妈好不来了啊”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战常胜当着老人的面忙解释道。

    丁海杏瞥了一眼战常胜,补充道,“回家是为了备嫁,难不成让我在这里出嫁。”

    “你答应了。”战常胜高兴地说道。

    “你都摆平了我爸、我妈了,我要是敢不答应,我准备揍得没脸见人。”丁海杏慵懒地抬眼看着他道,视线里隐藏着几分不满。

    这种眼神,在战常胜眼里那是她明亮清澈的双眸熠熠生辉,富有朝气,看的他连心都能软化的柔和了。

    所以啊丁海杏这不满根本达不到任何效果,相反在他眼里很可爱。

    “还回家干什么在这里出嫁也一样,新事新办”战常胜略微思量了下道。

    “那可不成,我们出嫁闺女,好赖得给闺女置办嫁妆。”章翠兰出声笑道,“杏儿他爸爸木匠手艺不错,打小就备好的木料,给杏儿打柜子家具什么的。”

    “不用不用,住学校的话,后勤给配备家具。”战常胜不疾不徐地说道。

    “等等住校,你不是住在大院里。”丁丰收有些听不明白讶然问道。

    “咱们坐下说话,坐下说话。”章翠兰赶紧指着椅子说道。

    “是这样的,我不是打算转海军吗海军和陆军不同,海军需要较高的文化水平,我得先去进修两、三年,也就是说去念两年军校,然后才下部队。”战常胜不紧不慢地解释道,声音低沉有力。

    “那就是大学生了。”章翠兰惊讶地说道,声音里透着愉悦,目光却看向丁海杏,看看,还敢说人家文化水平不高,人家这都要读大学了。

    丁海杏眼底划过抹思索,眉峰轻扬,轻快地说道,“那我们在学校结婚不正好,你要走也不可能立马就走吧这交接手续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办好的。我们正好回家置办一下。”

    “我的战友都在这边,所以结婚肯定是在这边。”战常胜笑着说道,那帮子人可是等着吃他的喜糖很久了,他要是不结婚,没准都不放他走。

    “那就不用置办东西了。”丁海杏干脆地说道,“搬家够麻烦的。”

    “那也得置办”战常胜很认真地说道,“我吗军装就可以了。作为新娘子,你得有一身漂亮的衣服吧”说着从兜里拿出单子道,“这是我们要置办的东西。”递给了丁海杏,“你看看有什么缺的,补充上去,我们到时候一起买了。”

    丁海杏与章翠兰看了看单子,她手重重地拍在丁海杏的肩膀上,那单子上大部分都是给杏儿准备的,大到喜被,衣服小到梳子、茶缸、牙刷、毛巾、个人用品,还有暖瓶、脸盆、痰盂

    真是比她这个当妈的想的都齐全,这样的女婿真是挑不任何的错来。

    “这些都需要时间,我不回家,我们总不能一直住在这里吧”丁海杏很认真地看着他道。

    “那这样,我立马打结婚报告,后儿我们就登记扯证。”战常胜随即说道,口吻毋庸置疑。

    丁海杏无奈地揉揉眉心,一脸苦恼地说道,“你就这么怕我跑了。”

    “是”战常胜干脆利索地说道,“速战速决。”

    “随你”丁海杏懒洋洋地说道,反正已经决定嫁了,她也爽快,还矫情个啥劲儿。

    章翠兰有些傻眼地看着他们二人,刚才苦口婆心地劝自家闺女呢这转过脸的功夫,人家都商量着今儿打报告,明儿扯证,坐火车都赶不上这速度。

    “那个等等你们先听我说一句。”章翠兰赶紧出声道,晚了这不定娃都有了。

    “妈,您说。”战常胜直接改口道。

    “咳咳”章翠兰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吓得直咳嗽。

    丁海杏拍拍她的后背道,“妈,您没事吧”嗔怪地瞪了战常胜一眼,看把我妈给吓得,你倒是会顺杆爬,得寸进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