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人生没有正确答案

作品:《六零俏军媳

    “爸、妈他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这么不遗余力的帮他说好话。”丁海杏奇怪道,就她这打了一趟热水的功夫,爸、妈就集体叛变了。

    丁丰收乐呵呵地说道,“杏儿,你也别嫌爸俗气,人家好歹说一团之长,怎么说咱也成了团长的老丈人了。你以为那团长是谁都能当的吗”

    看着他们都帮他说好话,丁海杏愤愤不平地说道,“他文化水平不高。”

    “你文化水平高啊不也没上过学吗”丁丰收脱口而出道,话说出来,捂着嘴才知道说错话了,“这个那个爸不是那个意思”求救地看着章翠兰,快点儿帮帮忙。

    章翠兰嗔怪地瞪了丁丰收一眼,目光看向闺女道,“文化水平不高怎么了,你以为文化水平不高就不能当团长了,你扒拉扒拉这部队有多少人文化水平高的,不都是他们打下来的江山。”

    “对啊那朱元璋还是放牛娃出身,不也当了皇帝了。”丁丰收立马说道。

    “这没有文化不代表没有才华”章翠兰非常理性的说道。

    丁海杏眼眸轻闪,很意外丁妈说出如此富有哲理的话,难怪把丁爸给吃的死死的。

    “对嘛你妈说的对,这没有文化不代表没有心计,俺们也没读过多少书,可俺们看起来像傻瓜吗”丁丰收立即说道。

    “老头子有你这么说话的吗”章翠兰微微摇头道,“你看你爹兴奋的话都不会说了。”话锋一转道,“不过话说回来,一个大老粗能当上一团之长,就足以说明,他很有本事,很有才华的。”戳着她的额头道,“你就说吧你对他还有什么不满”

    不满都没打算结婚,何来不满不满又与她有什么关系

    可是看着丁爸丁妈那眼巴巴地表情,丁海杏要是敢说不结婚,第一个被他们俩混合双打给拍死。

    吭哧了半天道,“他有”最终选择闭嘴,她要敢说孩子事情,知道事情的原委,以他们淳朴、善良的性格准把她骂个狗血淋头。

    “你们母女俩继续谈我上一趟厕所。”丁丰收起身说道。

    “爸,您又拉肚子了。”丁海杏站起来紧张地说道。

    “别紧张,别紧张,我不是跑肚子。”丁丰收赶紧说道,说着出了病房,关上了房门。

    aaaaaa

    丁丰收一走,章翠兰一瞬不瞬地看着丁海杏道,“杏儿,你到底在顾虑什么”

    “我没信心”丁海杏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哈哈”章翠兰闻言哈哈大笑道,“你这傻孩子,对生活谁有信心啊谁敢说信心十足啊”好笑地摇头道,“过日子,这日子是过出来的,不是你想出来的,况且人生哪里有正确答案,幸不幸福通常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丁海杏点点头,这一点她承认,人生并没有正确答案,因为你不知道你和某个人结婚之后到底会不会幸福,不要试图寻找答案

    因为所有的选择都并存对与错两种答案,智者为选择努力,使其成为正确答案,愚者对自己的选择后悔,使其成为错误答案,人生并没有正确答案,唯有创造正确答案的一段过程。

    章翠兰拍拍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杏儿,看人不能看外在的东西,当然常胜长的那绝对没得挑剔,和你爸年轻时一样。”

    “呃”丁海杏面色纠结道,“妈,你真是这话说的有些大。”

    “去,你爸现在这样子,都是操劳的,都是为你们操碎了心,面黄肌瘦的,还不是饿的。”章翠兰没好气地说道,“没良心的丫头。”

    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当然谁都喜欢长的好看的人,他赏心悦目不是。至于你担心的文化水平,这个就可以学吗关键是看他是否有能力,如果自己都养不活,还怎么养活妻儿。所以能力很重要,他的能力肯定没得说,不然年纪轻轻能爬上团长之位。”看了看她又道,“当初妈之所以同意你和长锁,那就是看中了长锁有上进心,事实也证明了,可惜没良心。”重重地叹了口气,“不说这个了,我们继续说常胜,他为人没得说,很好诚实又善良。”

    诚实倒是真的,红缨的事情就很坦白,当然也有刷好感的用意。

    “再说了,对你的事情常胜知根知底,肯来提亲就证明他不在乎。如果是别的人,知道了还不地怎么闹呢”章翠兰微微摇头道,“男人自己婚前谈个恋爱没人说啥子,尤其是城里人再不济他还能找乡下女人,为了跳出农门,这不算啥子。而我们女人要谈几个,吹了,就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指指点点的说你作风人品有问题。”

    丁妈妈可是句句有针对性的说到,丁海杏摇头失笑,“妈,您去做妇女主任妥妥的。”

    “去,少打趣你妈我。”章翠兰继续说道,“你想想昨天晚上,你爸跑肚子,常胜可是彻夜陪着,照顾着,最后甚至背着你爸。这就是亲生儿子都未必能做到这份上,这要不是因为你,他会这么做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你,在乎你。”

    戳戳她的额头,慈祥地又道,“你呀别学那些油嘴滑舌的人,把喜欢挂在嘴边。这喜欢一个人呢不是靠说,而是靠做的,那光说不做的男人是靠不住的。是不能嫁的。”

    “妈,他给了您什么好处,让你这么不遗余力的替他说好话,到底我是你女儿,还是他是你儿子。”丁海杏噘着嘴酸溜溜地说道。

    章翠兰又把丁海杏出去打水时,战常胜所说所做的一切告诉了丁海杏,“你看看,那要不是看重你,他一个堂堂的大团长,会给我们下跪,求娶你。做梦吧你”食指继续戳着她的额头道,“麻溜的赶紧答应吧别再拿乔了。”直接下令道,“难不成你真想当没人要的老姑娘啊看着人家成双成对的,你形单影只的,人家儿孙满堂,你却孤苦无依的,我们就是下到地下,死都死不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