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同意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起身敬了个军礼,“感谢千千万万的像您一样的人,为国家做出的贡献。”

    丁丰收非常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瞥见章翠兰喷火的眼睛,他赶忙道,“常胜,俺们家的情况你现在也知道了,说实话,不是我们俗气,而是跟你相比,在外人眼中我们可是高攀了。”

    潜台词,实在看不出,你看上俺们丁家什么这明显的门不当户不对。

    “我也是苦出身,是赶上了好时候了,实在不是高攀。”战常胜连忙说道。

    这家伙真会说话,大家一样,只不过是时也命也

    “常胜你家呢你们家还有谁”章翠兰轻声问道。

    战常胜心情有些复杂,有些事情还是要说,从自己嘴里,比从他人嘴里说出来好。

    “我父亲也是当兵的,我和母亲相依为命,后来战乱,家里不是鬼子就是白狗子,我娘就带着我去找父亲,结果他正准备结婚,由于我妈是童养媳,婚姻不作数,两人就离婚了,离婚了这日子还得过吧于是就留在后勤工作,跟着部队还是比较安全的。后来碰见还乡团,就没了。”战常胜简单地说了一下家庭情况。

    事实上是他母亲带着他找到了他的父亲,母亲温顺地同意了与他离婚,却选择了留在部队在炊事班帮忙。

    母亲是传统的农村妇女,善良、勤劳。在母亲的逻辑里,孩子不能离开爹,妈不能离开孩子。

    战争年代他父亲在前线冲锋打仗,他们在后方日子艰难。根本就顾不上女人们,母亲很照顾他后娶的老婆孩子,可是他们把母亲当老妈子,当驴使唤,真是气他跳脚,也挡不住她那股子傻劲儿。

    “真是抱歉。”丁丰收与章翠兰唏嘘不已,因为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所以也不敢妄加揣测。

    “婶子您还有什么疑问吗”战常胜换了口气,郑重地看着他们道。

    “我们”

    丁丰收的话还没说完,章翠兰接着他的话道,“我们很感激你看中我家杏儿,只是我有个疑问,我家杏儿的情况你都知道吗我们这次来原本是来结婚的”

    丁丰收闻言着急上火的,这事情瞒都瞒不住,哪能自曝家丑的。

    “杏儿的事情我都知道。”战常胜打断了章翠兰的话。

    “你知道”丁丰收惊讶道,“知道你还”心里嘀咕这孩子脑子没毛病吧

    不是不心疼自家的杏儿,而是作为男人,不可能心里没有芥蒂的,他是男人最了解男人的心里。

    “就是知道,才会更加心疼杏儿,她是个好姑娘,看不上她的,是那男的眼睛瞎。”战常胜毫不客气地说道。

    “对对。”丁丰收高兴地点头道,常胜这话他真是爱听,不是俺家杏儿不好,是那他郝长锁眼瞎。

    aaaaaa

    “我回来了。”丁海杏拿着热水瓶走了进来。

    “杏儿你来的正好。”丁丰收一看见闺女进来,高兴地招手道,“常胜他”

    “正好你回来了,我渴了。”战常胜截着丁丰收的话说道。

    “你”丁丰收错愕地看着战常胜,这是怎么回事

    章翠兰赶紧扯扯老头子的衣角,朝他微微摇头,眨眨眼,我们静观其变。

    丁海杏给战常胜倒了半杯水,递给他,“不介意,用我用过的茶缸吧”故意恶心地说道。

    “不介意”战常胜端过来很小心地哆了一口,特意地说道,“这水很甜。”

    真是混蛋在爸妈面前就敢这么乱说话。

    丁海杏克制住想要掐死他的冲动,微笑着问道,“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哦我们认识常胜这么久了,跟他说说咱家的情况。”章翠兰神色如常地说道。

    战常胜惊讶地看了章翠兰一眼,未来岳母大人很聪明吗这么点儿功夫就察觉了他在杏儿那里吃了闭门羹了。

    “咱家的情况有什么好说的”丁海杏坐在病床边上,语气不善道。

    “常胜可是咱家的大恩人,告诉他咱家的情况不为过吧他的恩情咱可都得记着。”丁丰收意味过来附和道。

    “是是是我在家给他立一个长生牌位如何”丁海杏抬眼看着他,双眸窜出几簇火苗,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这孩子,童言无忌,哪有你这么说话的。”章翠兰一巴掌拍在丁海杏的后脑勺上道。

    “好痛”丁海杏捂着后脑勺可怜兮兮地说道。

    “哪儿疼,我去找医生。”战常胜紧张地站起来道。

    丁丰收嘴角噙着笑意,这么紧张我家杏儿,这女婿真是越看越稀罕。

    “别听杏儿瞎咋呼,我根本没用力。”章翠兰摇头失笑道。

    “您可真是我的亲妈,您打的可是我受伤的地儿。”丁海杏委屈地说道。

    “让我看看。”章翠兰闻言紧张了起来。

    “没事我还能忍受。”丁海杏放下手笑了笑道。

    “我还是去叫医生,过来看看才放心。”战常胜说着抬脚朝病房门走去。

    “不用,不用,我没事的。”丁海杏立马说道,真要叫医生过来,可就闹笑话了。

    “常胜过来坐下,杏儿没事。”丁丰收出声道。

    战常胜重新回来坐在了椅子上,章翠兰问道,“那你父亲那边”

    “嗯我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和一个妹妹。”战常胜简单地说道。

    章翠兰看着他,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开诚布公地说道,“冒昧问个问一下,你和你父亲现在的关系”

    战常胜闻言幽黑的双眸轻轻一闪,“有道是有后妈就有后爹,站在女方家的立场上,不希望把女儿嫁进这样的家庭不睦的家里。”顿了一下道,“我打算转向海军,以后就在海边生活了,工作忙起来”

    言外之意杏儿以后不用再后婆婆手底下讨生活,他也不舍得杏儿去过他家那糟心的日子。

    “真是这孩子真贴心,把我想说的话都给说了。”章翠兰不好意思道。

    常胜这孩子真是办事滴水不漏,明明是我这里说话不妥当,他哪里还给足面子,这样贴心重情,善解人意的女婿,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