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天助我也

作品:《六零俏军媳

    “和我想的一样,早点儿结婚公开我们的关系,这样就不会有人再欺负你。”童雪娇声说道。

    “小雪”郝长锁闻言动容地叫道,深吸一口气,“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你敢不对我好”童雪娇嗔地说道,脸上泛起甜蜜、幸福的笑意道,“言归正传,我们要结婚了,你父母得来吧他们也得出席婚礼吧”

    “我父母出席婚礼”郝长锁闻言轻蹙起了眉头,心里迅速地盘算着。

    “你怎么这么笨啊你父母不来,两家家长怎么商量婚事啊”童雪轻声说道。

    “这我知道”郝长锁在心里快速地衡量后,“婚事我们商量不就行了,我们家在偏远山区,这寄信都得一两个月,等他们来了,不知道晚不晚。”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样啊”童雪呢喃道,“那你明天晚上来,咱们跟我爸、我妈商量一下。”

    “哎”郝长锁高兴地应道。

    童雪抱着听筒娇羞地说道,“长锁我想你了,怎么办真想早点儿结婚,这样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刷的一下郝长锁脸滚烫、滚烫的,心里涌动着满满的甜蜜幸福之感,都快要溢出来了,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话可别说,接线员听见,多不好意思啊”

    被他这么一说,童雪的脸刷的一下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

    郝长锁听着忙音,挂断电话,高兴地在办公室内一蹦三跳的,高兴地忘乎所以,“我要结婚了,我要结婚了。”

    高兴过后,想起自己的父母,他结婚的事情,还是决定不告诉他们,明儿就送他们回家。

    不是不想让他们和小雪的父母见面,而是他们实在上不了台面,见了面在把婚事给搅黄了,可就惨了。

    等结了婚,过年的时候夫妻双双在把家还。这年月,有的是父母不出席婚礼,很正常的。

    这么一想郝长锁心里就心安了,爸妈一定会理解他的。

    aaaaaa

    战常胜听着窗外的动静,激动地蹭的一下坐了起来,拖拉着鞋走到窗户前,推开窗子,雪粒子刷刷的喜笑颜开道,“下雪天,留客天。真是老天都帮忙。”心里那个美哟

    推开窗子,窗外已经是银白一片了。

    夜阑人静,丁海杏咚咚轻轻敲击着战常胜的病房门。

    战常胜在丁海杏站在房门口那一刻,他就醒了,快速的穿好了衣服,打开了门,系着扣子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丁海杏顾不上男女之别,抓着他就朝自己的病房跑去,

    “这是怎么了”战常胜被她没头没脑地拉着跑,着急地问道。

    丁海杏站在病床前看着打点滴的丁爸丁妈一脸的自责道,“许久未见荤腥,一下子吃肉太多了,肚子抗议了。已经看过医生了,掉了水,可现在我爸急着要上厕所。”

    战常胜了然,走过去,拿下架子上的输液瓶道,“叔,我送你去。”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丁丰收红着脸尴尬地说道,紧紧的夹着双腿。

    半夜跑肚子,已经跑了两趟了,本想着今儿吃多了,没想到拉的哗哗,跟开了自来水似的。

    丁海杏赶紧叫了值班医生过来,挂上了点滴。

    可哪能立马止住拉肚子,肚子还叽里咕噜的唱大戏,这要上厕所起码得有人陪着丁妈有她。

    丁爸眼前只有战常胜,只好麻烦他了。

    “常胜,真是麻烦你了,耽误你休息了。”又一次从厕所出来的丁丰收扶着墙慢慢的挪着朝病房走去。

    “不麻烦”战常胜一手举着输液瓶,一手搀扶着丁丰收道,“以前在战场几天几夜不睡觉,这没关系的。”

    “这肚子真是不争气,可惜了那桌子好菜啊”丁丰收唉声叹息道。

    “叔,等你病好了,咱在大吃一顿。”战常胜面带笑容地说道。

    “不了,不了,我可不敢再吃了,这一回可是改了,可不敢再这么大吃一顿了。”丁丰收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道。

    “别动,叔,别动,小心滚针了。”战常胜胆战心惊地提醒道。

    “俺晓得了,晓得。”丁丰收费劲巴力地走到了病房,躺在了床上。

    丁爸这边刚消停下来,丁妈就着急上火地喊道,“杏儿,不行了,快快扶俺起来。”

    丁海杏急急忙忙地搀扶着丁妈上了厕所,又慢慢地回来。

    战常胜看着被闹的浑身无力的丁丰收和章翠兰,怒气冲冲地站起来道,“我找医生去”

    “回来,你找医生干什么”丁海杏慌忙地叫着他道。

    “这都输进了一瓶多液体了,怎么还止不住。”战常胜怒声道。

    “就是神仙开的药,也没那么快。”丁海杏劝着道,“坐下来,再等等。”

    “这拉肚子最好治的,我再去找医生问问”战常胜尽心尽力地说道。

    “不用,不用”丁丰收也赶紧说道,“我感觉好多了。况且三更半夜,不好麻烦人家。”

    丁海杏怎么可能不担心爸妈的身体,而是她已经给二老不着痕迹的把过脉了,医生下的药很对症,但是二老身体这两年亏太多了,荤腥加上又喝了空间水,排毒,所以双重刺激下肠胃造反,闹革命。

    如此折腾直到凌晨,丁爸、丁妈都拉虚脱了,总算止住了。

    可把战常胜和丁海杏给累坏了,期间丁丰收拔了针后,闹着要上厕所,是战常胜背着他去了两趟,实在是没有力气走路了。

    这下子,不仅是下雪天、留客天,闹肚子拉的路都走不了,更走不了。

    丁爸、丁妈愁云惨雾的,他们这一病不知道又要花多少钱。

    病房外,丁海杏避开丁爸丁妈,摸摸索索地掏掏兜,也没几块钱了,昨儿那一顿饭,把钱全给了战常胜了,造没了。

    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战常胜看着她为钱为难得样子,心疼地缓缓地说道,“别担心钱的事情,万事有我呢”醇厚的声音夹杂着醉人的温柔,仿佛酿造多年的醇酒,洒落心田之际荡起难言的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