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穷追猛堵

作品:《六零俏军媳

    “呵呵”战常胜看着她,眼眸里跳动着光芒,眉眼处,闪过一抹笑意,“你这么问,就基本代表你不是这类人了。”

    好吧丁海杏感觉像给自己挖了坑一般。

    战常胜脸上露出亲切而温柔的微笑道,“仅这几天我们相处的机会很多,我对你的了解足够了,有的人一辈子也不可能被抓进派出所吧针对发生的事情,有勇有谋,虽然在我看来手段有些幼稚。完全可以正面出击。”

    你这是夸我,还是在损我。丁海杏心里腹诽道。

    “幼稚大哥,我没有你绝对的实力,我也喜欢实力碾压一切。”丁海杏面带微笑,澄净的眼眸似乎有一种洞悉一切的清澈。

    战常胜怜惜的看着俏生生坐在眼前的她道,“不会委曲求全,反而坚强的反抗,却不会如愣头青似的傻乎乎硬碰硬。这点很不错。”

    这是表扬吗谁让你表扬

    战常胜努努嘴又笑了笑道,“至于彼此了解,婚后我们可以更深入的了解。”

    丁海杏囧囧的看着他,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谁要跟你深入了解。

    “我真怀疑你眼睛有问题”丁海杏指着自己的道,“我又黑又瘦,像干瘪的枯树根似的,一点儿也不漂亮。”

    “你以为我是那么肤浅之人。”战常胜学着她的样子,指指自己的眼睛道,“我慧眼识珠。”

    好吧丁海杏被他给堵的无话可说。

    “我没有文化,没上过学,会认字也是跟着我弟弟学的。”丁海杏继续贬低自己道,还真不是不遗余力。

    “我也没有上过学,我也是进入部队后才扫盲的,严格来说我是个大老粗。”战常胜轻轻扬眉,好笑地看着她道,“别被我的外表骗了。”眉宇间浓浓的笑意又道,“我们很合适你不用在压抑自己的真性情。”

    合适个屁丁海杏在心里爆粗口,同时惊讶于他的敏锐。

    仿佛秒懂丁海杏小眼神里的讶异,战常胜眉峰轻佻,指指自己的眼睛,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折射着点点碎光,明亮耀眼,“小意思,要是没有这点儿察言观色的本事,早特么的见阎王了。”

    尽管丁海杏极力的掩饰,可是这身上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气场,逃不过战常胜的火眼金睛。

    清澈如水的双眸,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不符合年龄的沧桑,沧桑可以理解,日子太苦了,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蔫了吧唧的。

    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仿佛藏着无穷的秘密,等着人去探索。就这么好奇着,双眸一直观察着,被她吸引着。

    “继续,还有什么”战常胜望着丁海杏,性感的薄唇轻轻张开,声音带着一股魔力。眼睫轻轻眨动,看着她绞尽脑汁的拒绝,真是好不伤心,我就那么差劲儿嘛同时又一想,没有因为他的条件而立马应了,证明自己没看错人。

    战常胜微微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浅笑,尽管放马过来。

    这还成了牛皮糖,不成了狗皮膏药了,沾上撕不掉了。

    丁海杏秋水般的双眸轻轻流转,灵机一动道,“我们门不当户不对”

    “恰恰相反,我们门当户对”战常胜缓缓地说道,声音干净、温润如水。

    “怎么可能你是干部,我可是普通人,应该是农村出来的,这差的也太远了,天与地的差别。”丁海杏挑眉轻笑道,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战常胜伸出食指微微摇摇道,“以现在的标准你的家庭成分,可是上上等”

    “咳咳”丁海杏被他个噎的直咳嗽,她都忘记这是一个红色的年代,贫农以家庭成分来说,不可挑剔,好出身。

    现在这年月是越穷越光荣、知识越多越反动。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战常胜紧张地抬起手轻拍她的后背。

    “嘶”两人又如触电一般的给惊得分开了,彼此尴尬地看着对方。

    “那个”

    “这个我没事了。”丁海杏不好意思地挪动了一下道。

    战常胜古井无波的眸底窜起几串火苗,力持镇定地凝视着她又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所有的路都被他堵了,面对他的咄咄逼人,无奈地嘟囔道,“太快了,我根本没有准备”只好没出息的使用拖字诀。

    结婚她根本没有想过,想起父母下午在病房里为她的将来而烦心张了张嘴,又意外的对上他那幽深如海的双眸,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承诺可不是说说而已,一纸终生的合同伴随着的乃是一系列的义务,有些是一辈子的义务,直到死亡还放心不下的。

    伴随着新建立的人际关系,还有小孩子的出生问题,生男生女的问题,抚养教育的问题,对双方老人的赡养问题,哎哟这么麻烦想想就头疼。结婚有什么好

    没有做好准备,就不能轻许诺言,那是对彼此不负责任。

    做鬼最大的好处就是见到形形色色的鬼,各种各样的死法,有以家庭纠纷,男女之间那点儿破事,分分钟社会版头条,狗血的如同懒婆娘的裹脚布似的,又臭又长,一直重复不断的发生着。啧啧那时候身为鬼修的她还教训了不少负心汉。

    在她的概念中,那结婚纯粹是给自己找麻烦。

    经历的多了才会发现结婚真的是人生最重要的难题,因为不管是小说,还是电影,两个人结婚以后都是圆满的大结局,大结局以后呢没有人说过,激情过后,那柴米油盐平淡的日子该如何过也没有人给人任何练习的机会。

    看得多了丁海杏自然就体会到,王朔说过的好的婚姻怎么选都是错,好的婚姻就是将错就错。

    “我给你时间考虑”战常胜霸道地说道,“不过我只接受是不接受不你只有一晚上的考虑时间。”抬起手腕,看着表道,“现在晚上七点,到明天早上七点,正好十二个小时。”

    “你这根本就是强盗”丁海杏冷飕飕地看着他,不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