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尴尬

作品:《六零俏军媳

    “饭都吃不上了,树皮、野菜都没了,哪里还有烟”丁丰收恨不得扇自己一嘴巴子,刚才老伴儿还提醒他来着,怕自己漏勺,转脸这话就秃噜出来了,讪讪看着着战常胜,立马赶紧改口道,“多亏党的政策好,又恢复过来了。”

    战常胜赶紧安抚道,“丁叔,别紧张,别紧张,实事求是我党的一贯原则,别听那些狗屁话,那不叫抹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两年日子却是艰难,好在都过来了。”

    丁丰收长处一口气,心里嘀咕你这么说可以,我要这么说了,可就倒霉了。

    “是啊不管什么时候你们部队的条件都是最好的。”丁丰收语气羡慕道,这也是为什么希望郝长锁回头的缘故,不想闺女在饿肚子,可惜现在这事闹的,算了,都过去了,还想它干什么

    战常胜看他怕怕的样子,他继续说道,“我知道前两年地方上乱糟糟的,都是这个运动,那个运动闹的,两三年没好好种地,弄的地里没有粮食,仓库也没有粮食,有钱也没用,拿金子都换不来粮食。”

    “嘘嘘我的老天爷啊你可不敢说这反动言论。”丁丰收赶紧说道,“常胜这话可能再说了啊俺是贫农,俺的都不敢这么说。虽说你是军官,可这军营也不是你家开的,可不能乱说话,被人听见了,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把你给一撸到底。”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丁丰收,领了他的好意道,“谢丁叔提醒。”

    “吱呀”一声门开了,把丁丰收给吓得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我们洗好了,战大哥你送回去好了。热水也给你打好了,一会儿走的时候顺手带走。”丁海杏端着洗干净的盘子和筷子道,看见丁丰收脸色煞白道,“爸,您咋了脸色不太好。”

    “没什么”丁丰收抬手摆手道,朝战常胜微微摇头,示意他别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省的她们跟着担心。

    战常胜笑着点点头,丁海杏疑惑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显然拿着暖水瓶的章翠兰没有被两人眉来眼去吸引,她的注意力被丁丰收手里的东西所吸引。

    “老头子,你手里拿的什么”章翠兰看着他手里的烟盒道,“是烟吗”

    丁丰收立马将烟扔还给了战常胜道,“是他给我的。”

    这立马就将战常胜给出卖了,战常胜好笑地摇了摇头。

    “常胜,你可不能给你叔烟卷,这两年没有旱烟可抽,算是把它给戒了,你可不能再招惹他。”章翠兰看着他笑道,“快点把它给收起来吧”

    “对对,收起来。”丁丰收催促道,并朝战常胜使使眼色。

    “那好吧”战常胜将烟装进了口袋,不过看他那不舍得眼神,真逗乐。

    “噗嗤”丁海杏抿嘴笑了起来,“爸,看把您给吓得。”丁爸就像是被家长逮到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

    “笑什么”丁丰收极其郁闷地说道,“是啊你爸我现在穷的连烟都抽不起了。”

    “丁叔,如果以后想抽烟,找我。”战常胜大包大揽地说道。

    “好”

    丁丰收的话还没说完,章翠兰立马打断道,“常胜,很感谢你,不过你可千万别给他香烟,好不容易戒了,可不能再抽。”

    “抽不起了,好啊”丁海杏眉眼弯弯地笑道,“吸烟有害健康。”目光看向战常胜轻笑着调皮地说道,“战大哥,你可别带坏我爸了。”

    “你这丫头,怎么跟人家常胜说话呢不懂规矩。”丁丰收黑着脸训斥起丁海杏道。

    “丁叔,没关系,我就喜欢她这样跟我说话。”

    战常胜此话一出,房间内刷的一下安静下来,静得连根针落在地上都听得到。

    最怕空气突然间安静,场面十分尴尬

    战常胜神色自然地笑了笑道,“很开朗、可爱,这样更能证明杏儿妹子,没有被几天前的事情给惊吓着了。”

    “对对对”章翠兰干巴巴地笑了笑道,“我还真担心她心里留下阴影呢”

    丁海杏别有深意地看着战常胜,听他瞎掰吧这话说的真是脸不红、气不喘的。真是临危不乱啊

    战常胜轻笑,得意的小眼神一瞟,小模样得意着呢这算啥,小菜一碟。

    丁丰收将两人之间的眉目传情看在眼里,随即又讪讪一笑,感觉自己多想了,怎么可能,反正明天要走了,这辈子估计也没见面的机会。

    他家的杏儿他知道,不会乱来的。

    “那个杏儿,我们回招待所一趟。”丁丰收出声道。

    丁海杏闻言立马问道,“爸,您回去干吗”

    丁丰收看着她担心地样子解释道,“明儿咱们就要走了,我们不回招待所拿一下东西吗”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会沉的住气,不会坏了你的战略部署的。”

    “杏儿放心,有我看着你爸呢”章翠兰笑着也道。

    “那好吧早去早回。”丁海杏只好说道。

    丁海杏将二老送出门外,粗糙的手指挠着下巴,一脸的烦恼。

    “有什么烦心事”战常胜突然出声道。

    “你还没走啊”丁海杏回身一抬眼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他道。

    “你有什么烦心事”战常胜又问了一遍道。

    “我爸妈要来,你看这就一张床,我和我妈可以挤挤,我爸怎么办”丁海杏皱着眉头道,想起眼前的男人,“嘿嘿嘻嘻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不会,我找一张折叠床就好了。”战常胜嘴角轻轻的勾了勾,积极热心地说道。

    “真是谢谢战大哥了。”丁海杏开心地说道。

    战常胜看着她漆黑如墨的眼眸里折射着晕黄的灯光,犹如琉璃般溢出光彩,双眸溢满了笑意。

    对此举手之劳,他可是巴不得能帮上忙,此时不表现,更待何时。

    “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战常胜高兴地推门出去。

    丁海杏自言自语道,“有那么开心吗”不解的摇摇头。

    忽然战常胜又推门进来,丁海杏惊讶地看着他道,“你怎么又”

    “我忘了将推车和碗筷、暖水瓶送回去了。”战常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