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献殷勤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赶紧地看着他,手指比划了个谢谢,她知道这一顿不知道又让他付出怎样的代价。

    战常胜微微扬起下巴,指指自己,一副小意思,这点小事还办不好的臭屁样子。

    “是嘛”章翠兰高兴地说道,“这菜给的可真是分量足,真是谢谢你了,俺们今儿沾了你的光了。”在搪瓷盘子前比划比划,“你看着狮子头,跟俺拳头似的。这回一定能吃饱。”

    “那咱还等什么啊吃吧,凉了就不好了。”战常胜拿起筷子道。

    丁海杏黑眸轻闪,嘴角微微勾起,看了看他们道,“这里也凳子不够,正好四个盘子,咱们分一下,可以坐床上,不必都站着。”

    “好好,这样最好了。”丁丰收忙不迭地点头道,怎么说他也是大户人家出身,他怕人家战常胜官大吃饭规矩大。

    战常胜点头同意,他怕他们不好意思吃,只顾着夹素菜,“我来分如何”

    “当然”丁丰收点头应道。

    战常胜端起盘子,拿着筷子,开始分菜。

    “哎你是年轻人,经常训练,你们多吃点肉,多吃些肉。”丁丰收拦着他继续拨肉的筷子道。

    “我们够了,够了。”章翠兰慌乱地摆着手道。

    “我生病了,医生嘱咐我吃些清淡的,不许大鱼大肉。这肉菜是专门点给你们补身子的。”战常胜乐呵呵地说道。

    看看这说话水平,丁丰收和章翠兰也不好意思在拦着了。

    分好了菜,战常胜亲自端给他们,“这怎么好意思,谢谢,谢谢。”丁丰收微微欠身接过盘子。

    当然丁爸丁妈盘子里的肉菜多,他们也无从拒绝。

    章翠兰和丁海杏将盘子放在床头柜上,章翠兰坐在床头丁海杏拉着凳子坐在床头柜前,母女俩一起吃饭。

    丁丰收坐在床前身前是推车,而战常胜就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四个人一口馒头,一口菜的大快朵颐了起来。

    许久未沾荤腥,丁丰收和章翠兰都忙着吃饭,他们不说话,所以就没人聊天。

    战常胜边吃,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们吃饭的举止,一顿饭,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修养。

    丁家人的修养,从丁海杏身上就看出来了。

    丁丰收也算是大户人家出身,家道中落的时候,他已经十来岁了早就懂事了,那些从小学的用餐礼仪,不曾应为家的落败而忘却。

    他从小也是要求丁海杏他们姐弟三人的。

    看一个人的有无修养,从言行就可能知道。国人大多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联络感情,考验对方。一个人的吃相,反映了这个家庭的家教。

    老两口吃饭的样子,可比他斯文多了,没有狼吞虎咽的恨不得将盘子也给吞了的饿死鬼样儿。战常胜知道食物有多么的诱人,饿很了,尤其是两年多不见荤腥,面对诱惑,哪里还有什么形象可言,丁家三口子,吃东西不紧不慢的,在他们那悠闲的动作中看出几分优雅从容。

    战常胜眉宇间浮起淡淡的笑意。

    战常胜观察着别人,殊不知丁海杏眼角的余波一直观察战常胜,傻乐什么啊真是奇奇怪怪的。丁海杏满眼的问号而且今儿战常胜可是热情的很,不断催着丁爸、丁妈好好吃,吃好了。

    丁丰收和章翠兰看着丁海杏拿着第四个馒头,章翠兰不放心道,“杏儿,你这么吃不怕撑着难受啊”这馒头的个可不小,跟她两个拳头那么大了。

    丁海杏咽下嘴里的嘴里的馒头可怜兮兮地说道,“妈,我饿。”

    “吃吧吃吧”战常胜满眼笑意地说道,“够不够,不够的话,我的给你。”说着端起放馒头的盘子,里面还剩下两个馒头,递到了丁海杏的面前。

    “够了,我够了。”丁海杏立马摆手道,“你吃吧”

    “真的够了。”战常胜微微扬眉,轻笑道,“别不好意思不够的话,我再去食堂拿。”

    “够了,不用了。”丁丰收赶紧说道,“我们不吃了,这剩下的馒头你们吃吧”

    “我不吃了,剩下的你们谁吃谁拿。”丁海杏说道。

    “我这两个也够了。”章翠兰也说道。

    “你们可别不好意思,都要吃饱了。”战常胜见状立马说道。

    “我们都吃好了。”三人丁家三口异口同声地说道。

    “那剩下的俩馒头,我可吃了。”战常胜笑着说道。

    “吃吧,吃吧可不能浪费了。”丁丰收推了推眼前装馒头的盘子道。

    aaaaaa

    吃完饭丁海杏收拾碗筷,章翠兰拿着暖瓶道,“都是荤菜,盘子得用热水洗。”

    那怎么能行那是让丁爸丁妈喝,空间水洗盘子,太糟蹋了。

    “妈,那热水我刚打的,还热乎着呢让你们喝的,洗盘子”丁海杏扭捏着不太情愿道。

    “你这孩子,用完了再去水房打好了。”章翠兰干脆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立马说道,“我那里的暖水瓶已经放了一天了,正好洗碗。”

    “好啊好啊”丁海杏忙不迭地说道。

    不是丁海杏小气,而是费精神力烧开一壶泉水,以她现在的修为,可真是有点儿勉强。

    “这样不好吧”章翠兰看着她说道,双眸使劲看着丁海杏,这丫头今儿怎么这么不懂事。

    “没关系,用完了之后,再打了。”战常胜起身道,“我去给你们拿。”

    “对啊我给他打热水,还省的他跑趟了。”丁海杏拉着丁妈就出了病房。

    接过战常胜递来的暖水瓶,母女俩去了水房。

    战常胜又拐进了丁海杏他们的病房,从兜里掏出香烟,磕出一根,“丁叔。”递给了丁丰收。

    “医院不是不让抽烟,我不抽了,咱不能违反医院的规定。”丁丰收局促地摆摆手道。

    战常胜将香烟放回盒子里,直接将一包烟塞到了丁丰收手里道,“能抽的时候,您在抽。”

    “那怎么好意思”丁丰收眼馋地看着手里的香烟,还是牡丹牌的。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您就抽吧”战常胜乐呵呵地说道。

    丁丰收拿着烟盒放到嘴边鼻子使劲儿的嗅嗅,一脸的陶醉,“这味道太棒了。”

    同是烟民,战常胜非常理解他的行为,“有日子没抽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