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怎一个愁字了得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听到敲门声,起身打开了房门,“是你你怎么来了”

    “杏儿,是谁来了。”丁丰收看着堵着门口的丁海杏道。

    “是银锁来了。”丁海杏挡着门,头也不回地说道。

    “丁大伯是我。”郝银锁露头笑着打招呼道。

    丁丰收蹬蹬几步走到门前,黑着脸毫不客气地说道,“你来干什么滚蛋。”语气嘎嘣脆,对于郝家人的敌意毫不掩饰地展露出来。

    章翠兰起身走过来看着丁丰收嗔怪道,“他爸,你看你,伸手不打笑脸人,银锁也没惹咱们。”

    “怎么了他笑容满面的,我就该笑脸相迎,他做梦”丁丰收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无处撒,胸腔里聚集的怒意无处缓解,结果自己的老伴儿还帮着他老郝家的人说话,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这一辈子都不想见人们老郝家的任何人。”

    来的时候郝银锁就知道,这种待遇很正常,所以一点儿也不恼,依然笑意盈盈地说道,“大伯,您看,您是生产大队的大队长,是咱杏花坡的父母官,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您得给我一个改过弥补郝家不义的机会,别跟小子我一般见识,无论如何”

    丁丰收眉宇间闪过一抹不快,“小子你也别给我戴高帽,老子不吃这一套,要怨就怨你姓郝错怪好人又如何,你们家咋对我闺女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不追究不代表老子怕你们家了,那是我闺女心善。”冷嘲热讽地看着道,“你们郝家是大官,我啥也不是。你们郝家攀了高枝,有城里人部队的大官做了靠山,我是老农民,我不会没脸没皮的高攀,这点尊严我还是有的。”指着大门外怒声道,“出去,你给我出去。”

    郝银锁一脸难堪,嘴里苦涩地喊道,“大伯”

    章翠兰实在心中不忍,打着圆场道,“你这样子,那孩子脸面往哪儿放”

    丁丰收一双眼瞪的如铜铃道,“他的脸是脸那我的脸面就是不脸面了,让他们老郝家拿到地上踩就行了”视线看向郝银锁道,“你走不走”看着无动于衷地他怒道,“你不走,我走。”

    郝银锁赶紧伸手拦着他,抱着他,推着他,走进了病房内,将丁丰收摁到了椅子上好言好语道,“大伯、大伯您这是干什么您坐这儿,您坐”

    “你干啥呀银锁也给你说了那么多好话,你真是”章翠兰数落他道。

    “他居心不良”丁丰收吹胡子瞪眼地看着郝银锁道,“你小子,今儿老子把话撂在这儿,我姑娘就是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会再进你们老郝家的门,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大伯,您先坐这儿消消气,等回家后,小子我提着酒亲自登门给您道歉。”郝银锁弯着腰殷勤地说道,直起身子,看看丁海杏和章翠兰道,“行,我先走了。”

    章翠兰朝他点点头,郝银锁转身出了病房,并且把门带上。

    郝银锁一走,章翠兰看着他道,“老头子,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银锁这孩子没得罪你吧俗话说打人不打脸,你这样子迁怒谁受的了。”

    “我就迁怒了,咋地谁让他姓郝了,活该。”丁丰收虎目一瞪道,“你这个叛徒,蒲志高。”

    “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在为不相干的人吵了。”丁海杏赶紧充当起和事佬道,“爸、妈,我去打点儿热水,一会儿咱们吃饭的时候喝。”

    “去吧”丁丰收挥手说道,正巧他跟老伴儿有话说。

    丁海杏拿起床头柜上灌的满满的暖水瓶,直接到进了脸盆里一些,兑的水温正好,洗了把脸,将洗脸水到了,暖瓶里剩下的水,又全倒进去。然后拿着暖瓶起身走了出去,带上了房门,蹬蹬脚步由近及远,人却停在门口,听起了墙角。

    aaaaaa

    章翠兰听见闺女走了,面色不愉地看着丁丰收道,“当长辈的你跟个孩子计较什么你怎么也是非不分了。”

    章翠兰面色慎重地看着他,犹豫了下最终开口道,“我知道你忍不下这口气。”

    “知道,你还帮他们说话。”丁丰收双眉倒竖道。

    丁丰收看老婆子的样子就知道她想什么呢如若不是脑海里仅留丝丝理智,他恐怕真忍不住把老郝家的人抓过来再打一顿。

    “我警告你,郝银锁别想娶我家姑娘。”丁丰收面色严肃地说道,“把你脑子里的想法给我扔掉。”

    “你真打算把闺女留一辈子啊”章翠兰小声地辩解道,“这么说吧杏儿是咱家姑娘,咱知道她的好可是人们喜欢恶意猜测,发生了这种事,咱家杏儿怎么可能再找到好人家。银锁跟他们不一样。”

    “一样,老郝家的他从根子上就坏了,家风不正。”丁丰收非常严肃正色地说道。

    “那万一歹竹出好笋呢”章翠兰掀起眼睑看着他谨慎地说道。

    “别做白日梦了。”丁丰收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咱家姑娘二十了,已经是大姑娘了,再过两年就嫁不出去,就真成老姑娘了。”章翠兰忧心忡忡地说道,“气归气,我们毕竟活在现实中,明白吗”

    “那也不能嫁郝银锁。”丁丰收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们平心静气地说说。”章翠兰眼含泪花道。

    丁丰收深吸一口气道,“好,你说”

    “好我们不嫁银锁,你说女儿的未来怎么办”章翠兰赌气地问道。

    “反正等这件事平静下来,再说。”丁丰收紧绷着脸,严肃地说道,“反正老郝家不行。”

    丁海杏抿了抿唇,面无表情的轻手轻脚地离开了病房门口。朝病房外走去,脚步却格外的沉稳,步伐不见丝毫停顿,站在花园里,摄人心魄的双眸看着萧瑟的梧桐树,眼底沉静如水。

    现如今这年月,如果不结婚,那简直是被等怪物一样对待。可是嫁人,她没想过,见惯了痴男怨女,她不希望被别人左右情绪。

    这事等回家再说吧现在想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