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结婚啊?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很好啊连爹妈都不认了,怎么怕我们给你丢人啊”郝银锁冷言冷语地说道,“也是你是高官的东床快婿了,我们是乡下的泥腿子,现在可高攀不起了。”言语讥讽着郝长锁,“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你这算什么杏儿姐你不要,现在连家都不要了,你根本不配为人。”

    “你知道什么你根本没有资格来教训我,你以为我心里想这样吗我从心眼儿里不想认爸妈吗根本就不是,你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能让爸妈和小雪见面嘛我是不是该准备一下,起码让爸妈洗洗澡,换身干净的衣服,也体面一些。我不想让人家指指点点,如你这般冷嘲热讽。”郝长锁愤怒地说道,看着老两口道,“我比任何人都看重我的父母,我不希望你们被人看轻了。”

    “行了,先离开这里。”郝父冷着脸道。

    郝家人朝军营走去,郝长锁紧追着郝父道,“爸。”

    “长锁,你的心思,爸心里明白,啥都别说了。”郝父坦然地说道,“这点儿委屈爸受得了,只要你在部队好好干,出息了,爸心里就知足了。”

    “爸,您别说了。”郝长锁心里难受道。

    郝银锁气愤地看着郝长锁三两句话就哄住了郝父,他们父慈子孝,他在中间枉做坏人。

    停下脚步掉头向回走,郝父叫着郝银锁道,“银锁,你干什么去”

    “我去医院找丁大伯。”郝银锁低垂着头耿直地说道,“求娶杏儿姐。”话落不等他们反映,撒腿朝医院跑去。

    “爸,你看他”郝长锁被这个弟弟真是气的肝疼。

    “算了,碰一鼻子灰回来,正好也死心。”郝父拉着他道,“咱们先走,离开这是非之地,别再横生枝节了。”

    三人朝军营赶去,郝母才干巴巴地说道,“长锁,别跟银锁一般见识,你也知道咱家什么情况,媳妇都不好娶,跟海杏相处久了,自然就被她给吸引了。我保证他们绝对清清白白,没有做越矩的事情。你现在纠结这个干啥”

    郝长锁讪笑一下,“是啊我脑子不清,纠结这个干啥”只是内心怅然若失,是为那般他也说不清楚。

    “长锁,别跟你弟弟计较。”郝父也出声和稀泥道,“你弟弟当兵的事”

    “爸,你放心吧他是我弟弟,他可以对我无礼,我却不会拿他的前途开玩笑。”郝长锁宽容大度地说道,“名额不好弄,不能浪费了。”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他一个乡下穷小子在城里没有根基,把弟弟妹妹拉扯进来,等他们在城里站稳脚跟,他们抱团彼此互相帮助,就是不小的助力。

    大院里的人也都是从无到有这般打拼出来的,他们能行,没道理自己不行

    “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兄弟齐心,其利断金。”郝父老怀安慰地说道。

    只能说老人家的愿望是好的,兄弟齐心是很好,可是自己人要拖起你的后腿,可是让你刻骨铭心的痛彻心扉。兄弟反目成仇有时候连外人都不是。

    aaaaaa

    童雪满脸沉思地推开药房的门走了进去,宋雨将买药的人送走,回身看着她道,“还真是郝大连长。”这么久才回来,肯定是郝伯仁了,“哎他跟人打架了,还打输了。”

    “不是他被人套了麻袋。”童雪咬牙切齿地说道。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打解放军,还是现役军官。”宋雨震惊道。

    “他那芝麻绿豆的小官,在这遍地军官的军区里,谁欺负他都成。”童雪摆摆手道。

    “也是,他一个农村兵,短短的时间就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不服气的人多的是。”身在军区医院,宋雨很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了,轻蹙着眉头道,“只是套麻袋这种下三滥的小人招数,啧啧肯定是熟人干的。”

    “这我也知道,不是熟人能害怕让人看见自己的脸吗”童雪轻皱着眉头继续道,“而且肯定官职不高。”

    “这话怎么说的”宋雨不解地问道。

    “官职如果高,可以光明正大的整伯仁,还让他有苦说不出,何必用这种小人招数。”童雪随口就道。

    “有道理。”宋雨点头道,满脸疑惑道,“只是是谁呢”

    “这就更简单了,谁处处找他的茬,不合作就对了。”童雪自以为是地说道。

    宋雨点了点头,“嗯”随即又道,“可是这何时是个头儿,让我看最简单的就是你们公开关系,看在你的面子上,也没人敢为难他了。”

    “你以为我不想啊”童雪提起这个就面色不愉道,“可是他为了避嫌,死活不同意。怕人家背地里说闲话。”一脸的娇嗔道,“真是个榆木疙瘩。”

    “可以理解,他还挺有志气的,想靠自己的实力嘛”宋雨有点儿羡慕地看着好友道,家世好、人也漂亮,找的男朋友虽说乡下出身,可长的俊俏又贵气,看不出一点儿土味儿,有她帮助想上位容易的很,最重要的是这男人对她一心一意,也不敢起歪心。

    唉羡慕也只是羡慕,谁叫自己没有好爹妈呢

    “该怎么避免同样的事情发生呢”童雪拧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要想杜绝此类事件,很简单啊你们干脆结婚不得了。看谁还敢欺负他。”宋雨随口而说道,“你们谈了也快两年了吧一个非他不嫁,一个非她不娶。”一脸戏谑地说道,“最重要的是,你们都亲嘴儿了。”

    “要死啦这种事能拿来说吗”童雪佯装举起拳头道。

    “好了,好了,不说了。”宋雨赶紧抱头求饶道。

    “同志,买药。”从窗口里伸出一只手,手里捏着医生开的处方。

    “别闹了,有人来了。”宋雨正色道,然后端坐在椅子上,接过药方,开始了工作。

    童雪坐在她的对面,怔怔的出神,脑子里想的是哎呀,结婚脸颊发烫,泛起羞涩的笑容。

    郝长锁真该谢谢宋雨这个神助攻,多给她一包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