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又吵起来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出了病房的郝长锁此时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儿,五味陈杂酸涩一起涌上心间,心中全是年少时的杏花坡,全是海杏对他种种的好,打住,打住,怎么可以想这些令人难堪的东西呢郝长锁死劲儿的攥了攥拳头,平复一下自己翻腾的心绪,今生只能对不起她了。

    想起脸上的伤,低垂着头,遮遮掩掩的躲避着众人的视线,闷头径直朝医院外走。

    宋雨推着小车去病房区送药,与郝长锁擦肩而过,于是回身叫道,“郝大连长。”

    郝长锁心中有事,所以没有听见有人叫他,步履匆匆地朝外走。

    宋雨皱皱眉头,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心里嘀咕是他啊应该不会认错。难道是没听见,提高声音又道,“郝伯仁。”

    这一次郝长锁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而且听声音也知道是谁该死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怎么遇见她了。加快脚步,匆匆的消失在走廊尽头。

    “难道我真的看错人了。”宋雨满脸疑惑地自言自语道,“算了,送药去”

    aaaaaa

    郝长锁一出了病房区,回头看了一眼,宋雨没有追上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真是吓死我了。

    而等在外面的郝父他们看见他出来立马就围了上来,郝父叫道。“长锁。”

    “嗬”吓了郝长锁一跳,喘着粗气,拍着胸脯道,“爸,您能不能先吱一声。”

    “我就叫了叫你的名字,你至于吓成这样,跟见鬼似的。”郝父一脸地无辜看着他道,看着他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得担心地问道,“怎么和海杏没谈拢,她的要求很过分。”

    郝银锁嗤之以鼻道,“做贼心虚了呗”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郝母瞪了郝银锁一眼,然后又看着郝长锁迫不及待地问道,“儿子,怎么样她都说啥了,还去找你们领导闹吗你这身军装保住了吗”一秃噜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你这老婆子,不能小声点儿,这儿是说话的地儿。”郝父赶紧说道,生怕这老婆子的大嗓门,又给惹麻烦了。

    郝母在他的瞪视下,缩着脖子说道,“我这不是着急吗”

    郝长锁面上平静,心里却是翻江倒海,步履不稳地出了医院的后门。

    郝母见状,又迟迟等不到郝长锁具体说法,“俺看俺还是跟队长道歉去好了。”

    郝长锁停下脚步回身忘着焦急万分地他们道,“妈,事情解决了,我身上的军装保住了,不用离开部队了。”

    郝父闻言欣喜如狂,随即就忧心忡忡地问道,“那咱们要付出什么代价”在他眼里不付出惨痛的代价,绝对不可能的。

    “你答应娶海杏,放弃城里的对象。”郝母非常直接地问道。

    “没有”

    “这怎么可能”郝父绝对不相信道,“就这么轻松地放过你”搁在他的身上,谁要是这般欺负他家的锁儿,不拼个鱼死网破决不罢休。

    郝父扯着他道,“长锁,你给我说道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郝长锁把两人在病房里谈话,详细的复述了一遍,听完郝母抬手捶着他的后背道,“你个混小子,这么知书达理的好姑娘你都不要,你稀罕的城里对象能有杏丫头那么好”

    “你真是造孽啊”郝父蹲在地上唉声叹气的,语气悲怆。

    “你会后悔的,杏儿那么好姑娘你都不要。”郝银锁愤恨不平道。

    “闭嘴,你知道什么”郝长锁严厉的眼风扫向郝银锁。

    爸妈是长辈训斥两声还无所谓,可是郝银锁凭什么指责他,没大没小的。

    郝银锁动了两下嘴,转身往回走。

    郝父提高声音叫道,“银锁你干什么去”

    “我去找杏儿,告诉她,我喜欢他,我要娶她。”郝银锁眼神坚定地看着他们道。

    郝长锁一撇嘴,讥诮地看着他道,“你以为她会迫不及待地投入你的怀抱。”

    “有什么不可以的,他都能原谅你这种小人,为什么不能接受我。”郝银锁迷之自信地说道。

    郝长锁微微垂下的双眸中夹杂着些许不快,他声音低了几分,“她原谅我,不代表的会接受你,这是两码事”

    “都是你害的。”郝银锁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道。

    “你这话说的,如果我不悔婚的话,她是你的大嫂,宵想你的嫂子,你才是心术不正之人。”郝长锁强力的反击与指责道。

    “这真是贼喊捉贼,是你先对不起人家,却来指责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什么不对”郝银锁怒极反笑道,“难不成还要让人家对你从一而终,守身如玉,最好在家里继续伺候咱爸妈,替你尽孝,你在城里和你的洋媳妇逍遥自在。”

    “你敢说,在她还是嫂子的时候,你没有非分之想。”郝长锁被他处处挑衅格外的不爽,他紧紧皱着眉,恨恨的视线射向郝银锁,恶意地揣测道,“原来你们早有”

    “不许你用那肮脏的嘴污蔑杏儿,她根本就不知道。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郝银锁斜眼看着他道,“你这愤怒好没道理,杏儿大度的宽容了你。你不该高兴的弹冠相庆,这般惺惺作态为了啥”挑了挑眉,嘴角边挑起了抹笑意,挑衅地看着他道,“我现在就去找杏儿,我要做一个男人的本分,我要一辈子守着她,照顾她。她要是接受我,我感激老天垂怜,我娶她,我要她幸福,她要是不接受,我就打一辈子光棍。”

    “你个小兔崽子。”郝长锁怒极了,手指着他骂道,“你要是敢这么做,你这辈子别想当兵。”

    “哈哈”郝银锁错愕地看着他哈哈大笑,“你以为我在乎当不当兵。去当兵也是为了想让杏儿过上好日子。用这个来威胁我,真是太小看我了。”

    一家人就这么在医院后门处,不管不顾地呛呛了起来,也幸好不是探病时间,这里没有人经过。

    aaaaaa

    宋雨推着小车,在病房区送完了药,回到了药房,心里还想着刚才碰见郝长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