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着急上火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tuan zhang。”丁丰收和章翠兰推门进来,一看见战常胜讶异地说道。

    丁丰收和章翠兰看着郝长锁出来,两口子立马疾步赶了回来。

    “爸、妈回来了。”丁海杏一抬眼看见进来的他们从病床上下来道。

    战常胜闻声,站起来转过身道,“你们别叫我tuan zhang了,咱们这么熟悉了,叫我的名字好了。丁叔、婶子。”

    “这不好吧”丁丰收和章翠兰面面相觑,一脸蒙圈相视一眼,丁丰收诚惶诚恐道,“俺们不敢高攀。”

    “这怎么高攀了,杏儿叫我大哥,我称呼你们叔和婶子很正常啊”战常胜态度坚决道,“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咱们都坐下说话。”丁海杏招呼他们道。

    章翠兰和丁海杏坐在了病床上,丁丰收从床底下又拉了一张凳子坐下,战常胜则坐在了靠近病床的椅子上。

    章翠兰看向丁海杏,数落道,“杏儿你可真是,你这孩子怎么能跟人家战tuanzhang称兄道弟呢。”

    “婶子这话我可不爱听,人民军队爱人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都是兄弟姐妹。”战常胜眉梢间带着笑意道。

    章翠兰被堵的说不出话来,目光依然紧盯着丁海杏,她只好点头道,“妈,人家都这么说了,您就应下得了。也算咱们进城一回交到的朋友。再说可就矫情了。他叫你们叔和婶子不过分。”

    丁丰收闻言爽朗的笑道,“行,常胜,俺就听你的,占你的便宜了。”

    “哎这才对嘛还是丁叔爽快。”战常胜笑着说道。

    “杏儿你和他谈的如何”章翠兰担心道,这心一直提着,不敢问却又不得不问

    “谈开了,第一阶段战略布局顺利完成。”丁海杏俏皮地说道,脸上挂着得意地笑容。

    丁丰收一瞬不瞬的看着闺女,朝她使使眼色,在外人面前说什么呢

    丁海杏当然知道老爸的意思了,不过却没有打算解释,而是道,“爸、妈,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也已经完全好了,咱们明儿出院回家好了。”

    “是该回家了。”丁丰收眉宇间挂起了愁容,回到家迎接他们的不会是鲜花掌声,没有闲言碎语就烧高香了。

    丁丰收的话让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章翠兰看着他眉头紧锁,“老头子没事的,咱家杏儿为人如何,十里八乡都知道,不会被人家乱嚼舌根的。”

    丁丰收见心事被拆穿别扭地说道,“谁想这个了。”

    战常胜闻言心里有些着急,急切地说道,“那么着急回去干什么好不容易进城来一趟怎么也得逛逛。”人走了,我上哪儿找老婆去。

    既然确定了目标,兵贵神速,那就要速战速决。

    “这大冬天有啥好逛的。”丁丰收摆摆手道,只能看,又不能买,才不去受那刺激呢

    战常胜心里懊恼,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囊中羞涩,逛什么逛。

    于是又道,“可是杏儿的病还没好呢”

    “我已经好了,就不在住了。”丁海杏立马拍拍自己的胸脯道,“身体棒棒的。”

    战常胜灵机一动又道,“医生不是说你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多养养。反正住这里又不掏钱。”指着丁海杏道,“你看现在瘦的,浑身没有二两肉。”

    “回家也是养”丁海杏笑了笑道,“我可不能厚着脸皮,占国家的便宜。”

    “杏儿说的很对,常胜你这觉悟可不高哦”丁丰收说着看向他身上穿的病号服道,“我说常胜,俺看你的身体很好,咋也住院呢你不会是泡病号吧”

    战常胜被人给拆穿了,颇有些狼狈地辩解道,“不是,不是,我绝对没有泡病号,我是真的生病了。我有医生的证明的。”

    “生病了,啥病啊”章翠兰上下打量着他道。

    “这不前两天那场雨,着凉发烧。”战常胜简单地说道。

    丁丰收一回想,这不就是救他家杏儿的时候淋的雨,不好意思道,“这真是常胜,我对不起,你因为我家杏儿生病了,我还说你泡病号,真是太不应该了。”

    “没关系。”战常胜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你看到了饭点儿了,我去买饭,咱们一块吃,一个人吃饭没意思。”

    “这怎么行哪能一直让你破费呢”丁丰收立马说道,“这顿我们请,一谢谢你对我家杏儿的救命之恩,二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了,只是得你去买才行,我们去食堂,人家恐怕不会买给我们。”

    丁海杏更干脆,从兜里掏出钱和粮票,直接递给了战常胜道,“麻烦你了。”

    战常胜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无奈地接过来钱和粮票,“你们稍等,我现在就去。”转身离开。

    丁海杏站起来道,“爸、妈,我去趟厕所。”说着就飞跑了出去,追上战常胜道,“战大哥,多买些荤菜,明白吗”

    战常胜闻声停下脚步回身看着她笑道,“明白。”没话找话道,“你怎么出来了”

    丁海杏眼神中冒着问号,“战大哥,你不是明知故问吗”看着他又道,“我不就是告诉你多买点儿好菜,不用替我们心疼钱。”

    “哦”战常胜心不在焉地应道。

    本来要转身离开的丁海杏看他轻蹙的眉头,多嘴问了一句道,“战大哥,你有心事”

    “没有”战常胜飞快地答道,接着催促道,“你快进去吧外面冷。”

    “战大哥慢走,我回去了。”丁海杏话落转身走了几步,推开门进了病房。

    战常胜一转身,攥紧拳头,一脸的懊恼,痛恨自己窝囊。真是怕个什么劲儿不知道为何看着她那双清澈秋水般的双眸,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了。

    一靠近她全身都酥酥麻麻的仿佛通电一般,这心仿佛100瓦的灯泡被点亮了,是锃亮锃亮的,整个人都亮堂堂的。

    他的好好琢磨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转身进了郑芸的办公室,趁着她还没下班,求她给支个招

    女人最了解女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