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招招致命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长锁上下狐疑地打量着她,很难接受就这么简单的把事情解决了,脱口而出道,“你不恨我吗”

    “恨怎么能不恨你我也是人,心也会痛,被人家如此彻底的羞辱,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了。”丁海杏咬牙切齿地说道。双眸挂着泪花,苦着脸说道,“我爸更是扬言要跟你和你们全家拼命,带着我去见你们的领导,大闹一场,要回我该得到的一切。”

    郝长锁在心里嘀咕这才是正常的人改有的反应。

    丁海杏用力擦擦眼睛,不疾不徐地凄惨地说道,“我爸怕你们领导不相信,直接让我装成大肚子,领导要是向着你,不处理,就挺着大肚子在你们军营的大门口,逮着谁,就说咱们俩的事让你身败名裂。要不就去找你城里的对象,反正有照片,找到她,给她跪下,让她把你还给俺。再有,我爸回村里,召集人,敲锣打鼓的来给你送锦旗,上面书写着当代陈世美,郝长锁。扒了你的军装,送你回杏花坡,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虽然你我没有扯证,但是在村里办了酒席的,全村的人都可以为我证明,我在你家尽了为人家儿媳妇的孝,而你城里的对象作风不正,告她破坏军婚。让大家都知道她是破坏别人家庭的人,让大家都知道干部家庭教育出来的姑娘为人不正派”

    郝长锁吓得冷汗渗渗,真是招招致命,从丁海杏悲伤的语气中,他也明白人家是真的恨自己

    “告诉你这些,我没打算找你报仇,也没打算找你算账。只是想表达此刻的心情。”丁海杏倔强地说道,瞪大眼睛强忍着泪,没让它落下来你。

    郝长锁清晰地明白任何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只能这么说道,“海杏,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丁海杏别过脸,硬邦邦地说道。

    郝长锁眼神复杂的看着丁海杏,想着自己的卑鄙与龌龊,曾经想致人家于死地,脸上闪现着悔恨,痛苦、内疚、后怕与庆幸,幸好她没事。突然感觉连呼吸都十分困难。可纵使还有千言万语,只是轻飘飘说了一句让自己内心好过的话,“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联系。”

    那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真是令丁海杏作呕。如果不是为了以后,她才不会与他周旋。

    “你走吧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丁海杏背过他挺直脊背,肩膀却微微的耸动,眼中却闪着寒意,唇角却相当邪恶的勾起一丝谑笑。好好享受未来水深火热、生不如死的生活吧

    郝长锁伸出了手,最终颓然的放下,急切地从兜里摸索了半天,却掏不出半个子儿。一脸愧疚的转身迈步离开。

    呼总算结束了,丁海杏使劲儿擦擦双眼,听见关门的声音,一回身,“嗬”战常胜那张英俊的满是担心的脸吓了她一跳,鼻音浓重道,“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不声不响地在人家背后,吓死我了。”

    “你哭了。”战常胜弯腰看着她眸底尽是担心道,“为他那种言而无信地小人。”

    “卖惨而已,能不哭吗”丁海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不着痕迹地朝后挪了挪,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些近,能清晰的闻见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檀香皂的味道。

    战常胜则顺势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床沿上,“你为他掉眼泪。”看着她红红的眼眶,感觉异常刺眼道。只要一想到她为那个混蛋掉眼泪,战常胜就感觉自己的心紧紧的揪成了一团,只感觉到胸口一阵紧缩。

    “怎么会”丁海杏满脸疑惑地歪着脑袋看着他道,“你纠结这个干什么你又偷听我们说话。”

    “没有,你们说话那么小声,谁听的见。”战常胜颇为遗憾地说道,随即问道,“你们说开了。”

    “还说没偷听,不然怎么知道我们在里面摊牌。”丁海杏挑眉看着他扯出一个极淡的笑容道。

    “我只是看见他从里面出来,哎哟那脸都成了猪头了。”战常胜眼中绽放着光芒,咧嘴笑道,“谁干的,真解气。”

    “我爸揍得,不然这心中的怨气出不来,郁结于心,可就不好了。”丁海杏轻笑道,眉眼弯弯如一弯月牙。

    “你呢”战常胜随意地问道,“你的心情整理好了吗”只有自己知道此时的心有多紧张,感觉心跳加速,仿佛要跳出胸腔是的。

    丁海杏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转了转道,笑着说道,“我他既无情我便休,再为他伤心要死要活的,就太不值了。眼泪只有真正爱你的人才会心痛,对于不心疼你的人,你就是哭倒长城,人家都不带眨眼的。”

    “你很坚强、也很善良。”战常胜感性地说道,一直都是对事事漠不关心的他,看着丁海杏的时候,黑眸里流淌着一丝担忧与隐约的自己从未有过的淡淡的心疼。

    痴心女子负心汉,眼前这傻女人,别看嘴上说没事,终究心伤。

    “坚强我承认”丁海杏点点头道,经历了那么多,能不坚强嘛

    “善良”丁海杏浅勾唇角快意一笑,然后开开心心地道,“千万别说我善良,你忘了几个小时前在你面前说过的话了。比起一刀,我更想看他被生活凌迟一刀刀处死。激情过后,被柴米油盐这些琐碎的生活冲击的七零八落,索然无味。”她指指自己道,“我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睚眦必报。”

    战常胜闻言笑了起来,眼睛越发的明亮,“这才对吗大丈夫恩怨分明,才不做那烂好人,成全了别人,痛苦的却是自己。甚至有些人说你活该。”

    “我可不是大丈夫,是小肚鸡肠的小女人。”丁海杏凝视着他的脸,露出个诡异的笑容。

    “哪有人这样说自己的。”战常胜眼中闪过一丝光茫,唇角的笑意越发动人,英俊的脸庞散发着浓浓的男性魅力。

    真是男色惑人,害人不浅。丁海杏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