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痛打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们从后门走,这样直接到病房区。”郝长锁简单的解释道,主要目的是不想让童雪的同事看见他,那样少不的又要跟童雪解释了。

    到现在他都没有告诉童雪自己爹妈来了,事情没有成之前最好不要见面,免得出岔子。

    “那就从这走。”郝父看着郝长锁道,“前面带路。”

    aaaaaa

    “这郝家可真沉得住气。”丁丰收看着日头西斜,冷言冷语地说道。

    “他跟人家一起在外面,不逛够了能回来,回来还不合计一下怎么对付咱们。”章翠兰担心道,“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对付咱们。”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文的武的咱都不怕。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何况只是个小连长,高官女婿,又不是儿子。”丁丰收发狠道,“惹急了老子把高官都给他拉下来,人民军队,不带这么欺负革命群众。”

    “行了,行了,你连人家高官大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就别吹大话了。越说越不像话。”章翠兰赶紧说道,“让人听见了笑话咱。”

    说话当中病房门被敲响了,丁丰收眼带杀气腾的一下站起来,踩着重重的步伐走了过去,蹭的一下拉开了门。

    丁丰收看见郝长锁,那眼神如刀子一般恨不得将他凌迟处死,“你个王八蛋,你还有脸来。”上去一把揪住了郝长锁的领口,将人给抓了进来。

    郝长锁踉跄地跟着进去了,眼底闪过一丝不快,恨不得将揪着自己领口的手给剁了。如果不是来的路上答应了父亲要忍辱负重,他死死的攥着拳头,压抑着心底的怒气,早反抗了。

    从床下下来站起来的丁海杏可是看得分明,看郝长锁的样子,那般隐忍的样子,看来与之前他们的猜测是对的。

    投鼠忌器,不得不这么做。

    “他大伯,他大伯,有话好好说。”郝父赶紧拽着丁丰收的胳膊道,“我把长锁给你押来了,要打要骂要罚都任你了,老哥。我绝不拦着,你先消消气。”

    “谁是他大伯,别乱攀亲戚,你家的亲戚在部队大院里,可不是咱杏花坡的乡下泥腿子。”丁丰收手上用加重力道,“我们高攀不上。”

    郝银锁最后进来将门给关上了,隔绝外面的一切视线。

    郝母看着郝长锁被丁丰收给勒的脸色都铁青了,推着郝银锁道,“快去帮忙,快去。”

    郝银锁根本就不为所动,甚至别过脸,眼不见为净。

    郝母瞪了不争气的儿子一眼,压低声音道,“你非要你大哥被人家勒死吗”

    郝银锁眼角余波看向拉扯的三人,虽然很想他多受点儿罪,可也不能让大伯但上杀人的罪名。

    于是走上前,他和郝父合力,将郝长锁给解救了下来。

    结果丁丰收被推搡的一下子跌坐在床上,“当家的,爸您没事吧”丁海杏和章翠兰扑上道。

    “老哥,老哥,我不是故意的。”郝父一脚踹在郝长锁的膝窝,扑通一声郝长锁跪在了地上。

    郝父狠了狠心,先声夺人,抬起了巴掌,朝郝长锁使了使眼色,噼里啪啦的将他一顿胖揍。

    闷哼声不绝于耳,郝长锁满脸的扭曲着,隐忍着,郝母在一旁劝说着,“他爸,孩子知道错了,你就饶了他吧”

    丁丰收看着他们惺惺作态,心里冷笑,这般做戏给谁看,当我是三岁小儿是吗看似打的霹雳啪啦作响,其实根本就没用劲儿。

    都是奉行棍棒下面出孝子的长辈,小时候可没少打过孩子,怎么打孩子都是有心得的。

    所以郝父这般做派,丁丰收心里怎么能没有数呢

    郝父见丁丰收迟迟不开口,心里暗骂了声老狐狸。

    原来巴掌只是拍在郝长锁的后背上,只好狠下心来,硬起心肠,胳膊抡圆了,一巴掌甩在了郝长锁的脸上。

    这一次可是结结实实的打在郝长锁的脸上,顿时着白皙的英俊的脸颊上红了起来,泛起了五指山。

    哎这才对吗丁丰收嘴角微微弯起,得让老子看出你们的诚意。

    郝长锁被那一把掌给打蒙了,抚着自己微微肿起来的脸,简直不敢相信,凌厉的眼神射向郝父。

    郝父眼含泪花,带着请求看向郝长锁,颤巍巍地举着手,儿子在坚持一下,开弓没有回头箭,儿子爸求你了。

    郝长锁满眼的愤恨与不甘,死死的咬着唇瓣,缓缓了闭上了眼睛。

    啪啪郝父下死手一连扇了郝长锁几个大耳刮子,这下子左右脸可就对称了,郝长锁尝到嘴角的铁锈,可见是真打了。

    这混老头还真打啊郝母顿时心疼了起来,看着儿子嘴角溢出来的血,扑上护着儿子的头道,“他爸不能再打了,儿子的脸都肿了起来,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你起来”郝父看着她低喝道。

    “他爸,你要打就打俺吧”郝母说什么都不能让老头子再动儿子一根手指头。

    这个笨老婆子,关键的时候脑子不开窍,你现在求我有什么用啊郝父背对着丁家三口,朝眼前的郝母使使眼色。

    这下子郝母心领神会,终于明白过来,求自家老头子没有用。

    “丁队长,丁队长。”郝母绕开郝父扑过去哭泣道,“孩子知道错了,您就饶了他这一回吧您看看,打成这样明儿怎么见人,您要打咱打别的地方。”

    郝长锁低垂着头,闻言瞳孔剧烈收缩,还打呀你还是我的亲妈吗

    “咱换个地儿打,咱让他脱了裤子打屁股”郝母哭哭啼啼道。

    章翠兰扯扯丁丰收的衣摆道,“他爸”又看向郝父道,“他老叔,别打了,别打了。”

    郝父这才把举起的巴掌放了下来,沮丧地说道,“老哥,是俺养出这个不孝子,俺对不起老哥,也对不起海杏。”看着丁海杏又道,“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你想要什么补偿你说,俺只要能办到,叔都给你做到。”

    “长锁是真心认错”丁丰收目光善良地看着郝长锁道。

    “是”郝长锁闷声应道,低垂着眼睑,遮住了满心的怒气,今日的屈辱,来日他一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