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权宜之计

作品:《六零俏军媳

    “爸,就是最坏的结果,我两头落空,我也不会娶她丁海杏的。”郝长锁态度坚决道。

    “你以为杏儿姐还会嫁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真当自己是香饽饽,人家扒着不放。”郝银锁嗤之以鼻道。

    “你们都给我闭嘴”郝父黑着脸看着他们道,“我只是说一种可能,我知道你态度坚决,可是现在怎么办你态度强硬,你强硬的起来吗万一他们狗急跳墙,又离部队这么近,闹起来,损失最大的可是你。现在就好比你是瓷器她是瓦片。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穷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她海杏要真是豁出去命来你咋办”

    郝长锁的气焰一下子灭了下去,眼底闪过一丝愤恨与不甘,杀气娘的,都怪侯三那笨蛋,咋没死死的咬住她呢不至于现在缩手缩脚的,看人家脸色。

    脸色阴沉一发狠道,“大不了鱼死网破,她又不是没有把柄在咱手里,咱宣扬她进派出所的事。”

    “你可真是气糊涂了,她在这儿谁认识她是谁啊没有意义的打击有什么用”郝父点醒他道。

    “爸,这也不行,那也不能,您说咋办”郝长锁唉声叹气地说道,他现在是真没辙了。

    郝父叹息一声道,“那就像你妈说的诚心诚意的认错。”

    郝母眼前一亮道,“老头子,你咋采用俺的办法,这可真是破天荒了。”

    “你闭嘴。”郝父老脸一红,恼羞成怒道。

    郝银锁闻言一顿,眼中闪过一喜,随后阴阳怪气地说道,“咱家的郝大连长,能给杏儿姐认错。那怎么可能,简直有损郝大连长的脸面。”

    “你少说风凉话。”郝父看着他厉声道,视线转向郝长锁道,“当年韩信还忍受胯下之辱,最后封官拜将。怎么这点儿苦都受不了。”

    “这点儿苦都受不了,郝大连长干脆脱了这身衣服,回家种地来好了。”郝银锁言语刺激他道。

    “我回连队看看。”郝长锁起身拂袖而去,他实在拉不下那个脸,跟丁海杏道歉,怎么可能

    郝父瞪着郝银锁哆嗦着手指着他道,“他不好,我们都好不了。”起身追了出去。

    “我已经不好了。”郝银锁双手抱头一脸难过的说道,“闹成这样,杏儿还怎么嫁给我。”

    “不是俺说你,银锁,这冤家宜解不宜结,等这事过去了,回了老家,就凭你和海杏朝夕相处的关系。”郝母挪了挪身子靠近他,低头看着他道,“这烈女怕缠郎,你又那么了解你杏儿姐,还不手到擒来。”

    郝银锁闻言眼前一亮,郝母的一番话,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谢谢妈”郝银锁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谢什么跟妈客气啥。”郝母拍着他的肩头道,“虽然跟海杏闹的有些不愉快,不过俺真的希望她能当俺的儿媳妇。被她给”突然想起郝银锁还在,余下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结婚后就想分家,哼没门被海杏那丫头给伺候惯了,现在一刻都离不开了。

    郝银锁只顾着自个高兴,哪里还发现他妈心里打的小算盘。

    aaaaaa

    郝父追了出去,郝长锁已经没人影儿了,只好追到了连部附近,来回踱着步耐着性子等着。

    大约二十分钟后,郝长锁才脸上带着笑容出了连部,然而看见郝父,这脸刷的一下阴了下来,连脚下的步伐都沉重了血多,慢了许多。

    郝父看着磨蹭着挪过来的郝长锁道,“你听爸把话说完,道歉只是权宜之计。等你过了这一道坎儿,做了高官的东床快婿,有这么一个大牌子挂着,你想整他们还不是一二三的事情,你现在所受的羞辱,完全可以一一的讨回来,甚至可以变本加厉。他门家不就是一个生产大队的队长,能和你比吗你衣锦还乡,县长不还得亲自迎接不是。”

    郝长锁闻言抬眼审视地看着郝父,仿佛重新认识他一般,一项老好人的父亲,居然也有如此狠辣的一面。他也一直认为父亲只是个闷头在土里刨食,什么都不懂的泥腿子。没想到啊人家办事可比自己圆滑多了,看来自己的修炼还不够。

    郝父被他寒意深深的眼神给盯的毛毛的,忍不住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郝长锁敛眉低笑,眼底闪过一抹算计,再抬眼笑了笑道,“爸,果然还是姜老的辣。”

    “行了,别寒碜我了,这还不是被你给逼的。”郝父一脸羞愧地说道。

    活了这么大的年纪,头一次这般心狠的算计人家。可是为了整个家,也只有这么做了。

    “爸,我听你的。”郝长锁深吸一口气把心一横道。

    “好好好打铁趁热咱现在就去医院。”郝父面露笑容道。

    父子俩往回走,郝父想起来问道,“对了,你刚才从房子里出来,我看着你满脸笑容,啥事那么高兴。”

    “我刚才回连队问了问,上级领导没有找我。”郝长锁高兴地说道,“这说明刚才我们分析的对”

    郝父从儿子那里得到最新的消息,对于自己提议更加有信心了,“看吧我就说嘛这种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生气是生气,事情还的解决。”

    “爸,我听您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就当一回孙子。”郝长锁狠下心来道,硬的不行,来软的,等回来慢慢折磨死曾经羞辱过我的,他在心里发誓道,把自己的脏东西打扫个干净。

    父子俩回到房间,看向他们母子俩道,“走吧我们去医院。”

    郝母起身看着郝长锁道,“儿子你同意了。”

    “我有的选择吗”郝长锁自嘲地一笑道。

    “儿子别生气,现在这么干,也是为了将来,不这么做,哪里还有什么将来。”郝母宽宽郝长锁的心道,“做人得想开点儿,你爸不是说,让你学韩啥子。”

    “走了,走了,别说了。”郝父推着他们母子俩道。

    一家四口步履匆匆的走到了医院,“这咋从这走啊”郝母拉着郝长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