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六神无主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父看着他们母子俩讨论的热闹,可偏离了主题,这简直是胡闹,“我说,眼前的这关过不了,你们讨论婚后有个屁用。”

    一句话,饭桌上的郝母与郝长锁立马是晴转阴。

    吃完饭,回到招待所,郝母看着郝长锁道,“你一上午干什么去了也不吱一声,叫我和你爸那个担心啊”

    郝长锁眉宇间闪过一丝不快,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没去哪儿”转移话题道,“爸,您刚才说的照片”

    郝父将照片上看到的详细的说了一遍,郝长锁拧着眉头。

    郝父看着他皱眉头的样子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郝长锁说出自己的疑惑道,“爸,她这是跟踪我拍到的,看来她早有所察觉了。”

    “人家又不是傻子,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提结婚的事,傻子能不怀疑吗”郝银锁怪声怪语地说道,“把别人当傻子,结果自己就是个傻子。”

    郝长锁眼底闪过一丝不悦,郝父则立马出声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这是起内讧的时候吗你哥完了,咱们全家都完了。”

    “完了更好”郝银锁赌气地说道。

    “目光短浅,你哥不好了,你以为咱在村里就好过了,别忘了老丁可是生产队长,掌握着咱们的工分、粮食分配的生杀大权。”郝父黑着脸严肃地说道,“一笔写不出两个郝字,现在我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目光看着郝银锁警告道,“也没指望你能帮上忙,可你别添乱中不。”

    “银锁的提议,他们没有答应。”郝长锁凝着眉头问道。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郝母双眸就窜出几串火苗,“没有这个提议还好,说起这个他丁老头就跟发了疯似的,破口大骂我们。”

    “怎么回事”郝长锁不解道,“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是我们想佐了,我们这个提议站在我们的立场上没错,可是这样陷海杏与不义,这小叔子与嫂子在大哥不在的时候勾搭在一起,这不是说明人家海杏的人品有问题。这么说人家,老丁能愿意吗这说明什么说明老丁家家风不正,不会教孩子,教出来个不孝女。”郝父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

    郝母不屑地撇撇嘴道,“我当为啥穷讲究,这有啥子。俺也没说海杏不好啊”

    “你可外人怎么看”郝父颓然地放下手,跟这个老娘们用远话说不到一起。

    “都啥时候了,谁还有心情管外人怎么看”郝母不以为然道,“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现在怎么办吧”

    “怎么办我已经将错揽在了自己的身上。”郝父开口道。

    “对不起爸”郝长锁低垂着头深深的认错道。

    “现在不说这个了。”郝父摆摆手道。

    “摊开就摊开”郝长锁攥紧拳头豁出去道,“我已经在小雪哪儿说过她丁海杏她是什么样的姑娘,人生地不熟的还能他们仨平头百姓连军区大门都进不去,只要小雪向着我这边,他们到时候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郝母闻言立刻拍着大腿道,“就是,就是,咱背靠着亲家这棵大树怕他们个球。”拉着他的手道,“儿子,你一定要给妈出气啊他踹的俺的老腰还疼呢”

    “怎么回事”郝长锁黑着脸,阴晴不定地说道。

    “还不是事发了,我和你爸都慌了神,低三下四的急着向老丁家解释。”郝母简单地解释了下道,高兴地拍着手,拍了拍郝长锁的肩头道,“还是儿子有办法,这一回换咱高姿态了,我可警告不许那么简单的就同意海杏进咱家的门。”

    “我说”郝父欲哭无泪的看着讨论的自信满满的母子俩道,“谁给你俩的红脸,让你们看不清事态。”看着过于自信满满地儿子道,“人家就不用进军区的大门就可以整的你身败名裂。”不等他们母子辩驳又道,“人家有照片,一封匿名信,或者贴在大门口,如这种生活作风问题,捕风捉影都能让他身败名裂,就别提他这是板上钉钉了。”前所未有的指着他们俩又道,“长锁又没有跟人家生米煮成熟饭,你凭什么认为人家会维护你。夫妻都能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你这样的。你迷得住你对象,可别当她的家人都是傻子,你又不是不可替代的。退一万步,就算长锁的对象拼死保住了长锁的军装,你们结婚了,可你想过以后吗你的事情闹的风风雨雨的,你还有进步上升的空间,这军区你对象她家能一手遮天不成。”

    一番话说的郝长锁信心全无,冷汗深深,饱满光洁的额头,泛起密密麻麻的汗珠,慌了神看着郝父道,“爸,现在该怎么办我已经六神无主了。”尖叫地说道,“不能让他们到部队闹起来,闹起来我可就完了。这身军装肯定保不住了,回家的话,丁家还不把我活剥了。”

    郝父微微摇头,这孩子还是太年轻了,唉“现在人家是瓦片,咱是瓷器,不能硬碰硬。”

    “儿子你把军长的女儿给拿下了没。”郝母迫不及地地问道。

    “我已经向小雪报备过了,她知道我在乡下有个对象,是少不更事,错把恩情当男女之情。”郝长锁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道,“她相信我的说辞了。”

    “那就好。”郝母拍着胸脯说道,忽然又道,“我说的是彻底拿下,你那可不行。”

    “那妈您的意思”郝长锁一脸懵懂地看着郝母不解地问道。

    “你这傻儿子,彻底拿下她,让她成为你的人,跑都跑不了了,明白吗”郝母直白地说道。

    寻思过来郝母说话的意思,刷的一下郝长锁满脸通红地说道,“妈说什么呢没结婚哪能干那事呢”

    “你别教坏孩子了,他们都是懂礼,守礼的好孩子。”郝父板着脸训斥道。

    “俺咋教坏孩子了,俺这不是着急的。”郝母唠唠叨叨地说道,“俺这不是怕煮熟的鸭子飞了吗只有吃到肚子里才保险,成了你的人,心才能向着咱郝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