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火上浇油

作品:《六零俏军媳

    “他爸,你也别看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又不是俺做错了事”郝母缩着脖子,极快速的把想要说的话给说完了。

    郝父指着她,最后颓然地又将手放下,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怎么现在还不回来。

    “去,银锁,去大门口迎迎他,看到他赶紧把那个兔崽子给我抓回来。”郝父看着蹲在房门口垂头丧气地郝银锁吩咐道。

    “我不去。”郝银锁挪了挪屁股背着他们闷声极不情愿地说道。

    “你这龟儿子,一个、两个都想气死老子啊”郝父气地直咳咳,吓得郝母赶紧上前拍着他的后背道,“老头子,你消消气。”瞪着蹲在门口的郝银锁道,“还不快去,想气死你爸啊不省心的东西。”

    “我去”郝银锁站起来,面无表情地朝大门走去,走出去后,找了个背风处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蹲了下来。

    郝长锁和童雪美美的看完电影,又在国营饭店吃了顿好的。

    当然兜里的钱昨儿都给了丁海杏,今天约会的钱,是找战友借的。未来十多天,在津贴下来之前,他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得赶紧将爸妈和丁家人打发走了,成天在这里白吃白喝的看得他肉疼不已。

    回来的路上,心里琢磨着一劳永逸的办法赶紧结婚。

    想到结婚,郝长锁的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结了婚就不用花费这么大了,起码省下下馆子的钱了。

    两个人都有工资,加起来有七八十块,足够两人的开销了。他们这小日子一定过得和和美美的。

    郝长锁越想心里越美,高兴地哼起了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我们是工农的子弟,我们是人民的武装,从无畏惧,绝不屈服

    郝银锁蹲在犄角旮旯处,也抵挡不住寒风萧瑟,索性站了起来,跺着脚来回的走动。

    隐隐约约的听见歌声,循声望了过去,他们着急上火的,看着郝长锁还有心情唱歌,心中的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

    几步就冲到了郝长锁的面前道,“你还有心思唱歌,你知不知道着天都塌下来了。”

    郝长锁看着满身怒气地郝银锁道,“胡说八道些什么你看这天好好的,哪儿塌下来了。”他现在看见他这个不着调的二弟,气都不打一处来,他不是来帮忙的,他专门来扯后腿的。

    “你攀高枝的事,大伯、大娘和杏儿知道了。”郝银锁大声地说道,看着他脸色突然煞白,没由来的非常的解气,“你这个混蛋,爸把所有的责任都替你扛了,是爸想改换门庭,跳出农门,才逼着你嫌贫爱富,攀高枝的。”怒不可遏地看着他道,“这下子你满意了吧爸一辈子堂堂正正的,为了你,毁了一辈子的清誉。回到杏花坡,还不让乡亲们的吐沫星子给淹死啊”

    “我我”郝长锁撒腿就朝军营里跑去,站在房门口气喘吁吁地看着二老道,“爸、妈”

    郝母一看见他,就嗷呜一声冲了上去,捶着他的后背道,“你这个孽子啊现在可怎么办啊”

    “爸,是不是弄错了,他们怎么知道的。”郝长锁被郝母推搡着进了房间。

    “弄错了”郝父凄然一笑道,“人家可是拍了照片的,你和那个女的手拉着手,有眼睛的都能看见。”

    “就是,就是,那女的好像还给你包子呢”郝母走进来附和道,“好大的个头。”

    郝父听了一个仰倒,这关注点错了吧“你说这个干啥”

    “咱们午饭没吃,俺说错了吗”郝母拍拍干瘪的肚子道,“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咱吃了饭才能有力气想折子吧”

    “爸、妈,您还没吃饭呢”郝长锁佯装镇定地又道,“走走,咱们先去食堂吃点东西。”朝郝母使使眼色。

    郝母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上前拽着郝父就朝外走去,“走吧,老头子吃饭去,就如儿子说的,吃罢饭咱们再做打算。”

    “你拉我干什么我自己会走。”郝父甩开她的手道。

    紧随其后而来的郝银锁追着问道,“你们干什么去”

    “跟上,咱们吃饭去。”郝母高兴地说道。

    郝银锁满头大汗地说道,“妈,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心情吃饭,您的心可真够大的。”

    “事已经发生了,哭闹能解决问题吗”郝母没心没肺地说道。

    说话中三人进了食堂,此时已经过了饭点,饭堂只有站岗或者值班的战士没有吃饭,所以人不多。

    郝家四口坐在角落里,郝长锁去端饭菜,“爸、妈已经过了饭点,没什么可选的,有什么咱们就吃什么,窝窝头,咸菜。”

    “就这就中,能填饱肚子就中,俺们不挑的。”郝母拿着窝窝头就啃道。

    “你呢你咋不吃饭呢”郝父看着未动筷子的郝长锁道。

    “我在外面吃过了。”郝长锁看着他们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坦白道。

    郝银锁闻言就阴阳怪气地说道,“爸、妈听见了吗我们为了他的事着急上火的,人家小日子过的真滋润,居然下馆子,吃香的,喝辣的。”

    “你这孩子,这食堂的饭菜这么好,你费那钱干什么不能这么乱花钱。”郝母数落道。

    郝银锁轻哼一声道,“不这么乱花钱,怎么勾搭到金凤凰。妈,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你闭嘴。”饶是郝长锁脾气再好,也忍受不了,二弟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与火上浇油。

    郝银锁愤恨地瞪他一眼,闷头啃窝窝头。

    “这可不行,你对象不像个会过日子的。吃饭穿衣量家当,可不能这么造。”郝母看着郝长锁道。

    “妈,结婚后我们会算计着过日子的。”郝长锁立马保证道。

    郝母摆明了不相信,“哼婚前漏勺,这婚后就能一下子变好。”想了想又道,“结婚后,你可得把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照你们这么吃,多大的家业也得吃穷了。”

    “知道,知道。”郝长锁立马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