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发现目标,全力攻克

作品:《六零俏军媳

    “算了,不看你笑话了,你要是再打光棍,我们家老于肯定不放过我。”郑芸笑容浅浅地看着他,意有所指地说道,“在目标确定的前提下,路线的选择是成功的重要因素。曾经侦察兵的你,要求是什么是隐蔽,直接,迅速的达到目标。这个不用我教你吧你比我懂的多。”接着拍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只有插上小红旗的地方,才算是自己的地盘,明白吗不然你就等着她被别人攻下吧”

    连郑芸离开,战常胜都没有察觉,依然是双手抱胸斜靠在被子上,仔细想着她刚才的话。

    “娘的老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战常胜捶着铁床吱哇乱响,“发现目标,全力攻克。”眼神突然变的坚定起来,燃起熊熊火焰。

    郑芸突然又回来道,“对了常胜,她的事情,你可别往外嚷嚷。”

    “干嘛这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是男方做错了。”战常胜闻言立马阴沉地开口道。

    “还真是男人,不懂这里的事情,这种事情虽说是男人的错,可人们总喜欢归折在女人身上,这是现实,连个男人的心都拴不住,这是嘴边的话。在被人散播一些谣言,心里承受能力低的,寻死都有可能。”郑芸异常严肃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黑着脸,浑身散发着危险冰冷的气息,他想起丁海杏现成的污点,眸光阴沉的可怕。

    “总归有损女人的名誉。”郑芸叹息道,“好在你及时的控制住了局面,没有人过多的人知道。不然你要想娶到老婆,就难喽”望着战常胜自信满满地样子,多嘴道,“别不信,你家里会同意一个有污点被退了亲的女人进门。”

    她话音还没落呢就迎上了战常胜瞪视的双眸,郑芸赶紧又道,“你别冲我发火,我可是认真的。”

    战常胜冷笑一声道,“他们巴不得我娶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这样就没有强大的助力了。”

    “哦”郑芸恍然大悟道,“难怪那个女人那么热心了,积极的败坏你的名声抹黑你。果真是最毒妇人心。”忽然想起来道,“那你干嘛还顺他们的意。”

    “我是个需要靠女人上位的小白脸吗”战常胜自信地开口道,锐利的鹰眸闪着幽光。

    “行就爷们儿”郑芸笑着调侃道,随即又道,“好了不耽误你了,我去忙了。”

    “慢走,不送。”战常胜朝她挥挥手道。

    aaaaaa

    丁海杏从战常胜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病房内,“爸、妈我回来了。”

    “怎么去了那么久。”丁丰收问道,“不就是送个碗筷吗”他真怕闺女借着送碗筷之际,偷跑去见郝长锁,这边答应的好好的不嫁,那边转过脸,就贱骨头的巴巴的跑了过去。

    “你这当爸,那杏儿哪能撂下碗筷就走啊不得聊上两句,谢谢人家啊”章翠兰看着他道,“亏你还是当生产队长的,这点儿人情世故都不懂啊”

    “这我还不懂啊只是现在非常时期,别在外面晃荡。”丁丰收担心道,心里却长长的松了口气。

    “爸,我能晃荡到哪儿去”丁海杏坐在床上,看着他们俩,还得说服固执的老爸息事宁人,这是个难题,不仅双手挠头。

    夫妻这么多年,章翠兰哪里不知道老头子的心思,不就是怕这丫头偷跑出去找郝长锁了,想当初杏儿那么喜欢他,喜欢的就跟个傻子似的。现在一遭突变,杏儿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这么平静的接受,显然老头子不太信任丁海杏。

    “杏儿,你不会再”章翠兰吭哧了半天也说不出口。

    “爸、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嫁给郝长锁。”丁海杏举起右手发誓道,“我发誓。”

    “好好好”章翠兰高兴地看着他道,“老头子听见了吧”

    “听见了,希望你说到做到,别他郝长锁三两句好话,就又被迷的得找不到北了。”丁丰收不太相信地看着她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

    丁海杏闻言一怔,随即好笑地看着丁丰收。

    “你看着我干什么”丁丰收被她的眼睛给盯的发毛,低下头看看自己,没有不妥。

    “爸,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丁海杏淡淡的一笑,不紧不慢地又说道,“盛怒过后,你看我现在就很庆幸,没有嫁给他,婚前认清了他的真面目。”

    “哎闺女能想明白最好了。”章翠兰笑中带泪地说道,“刚才你走了,我和你爸还担心你不甘心,钻了牛角尖里,死活要嫁给他。”看向丁丰收道,“她爸,现在可以安心了吧我闺女脑子清楚,还拎的清,咱的闺女没让咱失望。”伸手抓着丁海杏粗糙的手道,“只是苦了你了。”眼泪吧嗒吧嗒又落了下来,她知道情殇难释,闺女不知道花了多的力气,才忍了下来。

    “妈,没事”丁海杏抬起胳膊擦擦她的眼角道,“快别哭,为那种人不值得掉眼泪。”视线转向丁丰收道,“爸,明儿咱就走。”

    “对对对,咱回家去,出来这么久,该回家了。那兄弟俩不知道把家给造成什么样了。”章翠兰忙不迭地说道。

    “你真跟我们回家”丁丰收抬眼看着闺女,不确定地问道。

    “当然”丁海杏重重地点头道。

    “没有不甘心”丁丰收再次确认道。

    “嗯”丁海杏点头如捣蒜道。

    “那好,走之前我去闹他个天翻地覆。”丁丰收杀气腾腾地站起来,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爸,爸,您坐下。”丁海杏赶紧站起来,站在他的面前,展开双臂拦着他的去路道。

    “你拦着我干什么”丁丰收怒瞪着她道,“老子心中这口鸟气不出了,不让他身败名裂岂能甘心。”

    “爸,您大闹一场,解气了,都不留一点吗”丁海杏突然反问道。

    丁丰收一脸疑惑地看着她道,“留啥呀”

    “志气”丁海杏轻声吐出两个字道,无比哀伤地说道,“求您给我留一点志气。”难过地说道,“爸、妈,对不起,这辈子我给您和我妈丢人了,我惹你们生气了,还让你们沦为全村人的笑柄,我也没有为你们做一点事,尽一点儿孝还让你们让你们”丢了性命,眼泪夺眶而出,带着鼻音浓重的又道,“这辈子我还是你们的女儿,我好好的孝敬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