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命运之手

作品:《六零俏军媳

    “谢谢大哥,真心为妹子着想”丁海杏再次起身道,不是真心之人,不会这么跟自己分析个透彻。

    她心里比谁都清楚,他说的很残酷,却也是现实,她不能因为报仇而再一次把全家给搭进去。

    说句不客气的话,她上辈子为了报仇付出了一生,可到头来却是孤苦伶仃,什么都没有,报仇又有何意义。

    “哎你可别再鞠躬了,我又不是这墙上挂的招片。”战常胜赶紧拦着她道,“坐下,坐下说话。”也缓和一下气氛。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丁海杏慎重地点点头,不动声色地看着他问道。

    “我的意见呢你们和他们把话说清楚了,解除婚约,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战常胜一瞬不瞬地看着丁海杏道。

    “就这么算了”丁海杏轻垂眼睑,遮掩着眼底一闪而逝的狠厉,又让她有些不甘心。

    战常胜视线在丁海杏身上转了转,意味深长地说道,“妹子,你得知道,有时候活着本身就是痛苦的。”

    丁海杏闻言心中一凛,这话平平无奇,却莫名的有一种凉意从脚底蹿升,她猛的伸手抓着他的厚实的大手道,“你”

    “嘶”战常胜感觉浑身酥酥麻麻的

    蹭的一下,两人被突入起来的静电给一下子分开了。

    两人一时愣在当场,丁海杏低垂着头,正巧看着他古铜色厚实的大手,手指却根根修长笔直,一点儿没有短粗之感。虎口处有着常年摸抢而磨成的厚茧,没有粗糙之感反而格外的好看,带着成熟和磨练,一看就是经常奋战在一线人员。

    战常胜也看着她的手,瘦骨嶙峋,跟鸡爪似的,没有一丁点肉,那蹦起的青筋,像条枯老的丝瓜筋。手背这样,手心也是如砂纸似的比他的手还粗糙,这是女孩子的手吗脸色凝重了起来。

    丁海杏看着他的神情变得异常的严肃,她实际慌忙地举着手,“那个俺没扎你你看俺手里没有针”非常不好意思地看着他,有些局促、有些尴尬,她知道因为什么但是以她现在有限知识不能明说。

    战常胜则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是静电,很正常的。”虽然化解了尴尬,但耳朵微红却泄露他此刻的心情。

    丁海杏闻言笑了笑,想到某种可能立马板起来脸道,“战大哥,你是不是想利用职权,以权谋私啊”着急上火地说道,“我说的不是阴谋诡计,你可别想歪了。”深深地凝视战常胜古井无波的双眸,继而认真地说道,“就是阳谋,怎么说呢把他发配边疆冷处理、穿小鞋”挠挠头道,“合理正当的,让他无从质疑,明升暗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蹉跎一辈子。哎呀,总之就是这样,我也说不清。”

    “呵呵”战常胜听着她颠三倒四,基本上他也听明白了,打趣道,“哟你懂得还真多。”

    战常胜看着她越看越稀罕,眼睛也越来越亮,咋这么对他的脾气呢

    他最不喜欢唯唯诺诺,哭哭啼啼,委曲求全,最终苦了自己的女人。

    丁海杏颇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闷哼道,“怎么说我爸也是杏花坡生产大队的大队长,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

    “哈哈”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啊”丁海杏抬眼看着他道,“我说的有那么好笑吗道理不是相通的嘛”迎接她的是更大的笑声,“你再笑,我走了。”噘着嘴生气道。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战常胜绷着脸道。

    “我跟你说战大哥,不要因为我的事费心了,我不希望牵连到你。他对象家很有背景的。”丁海杏满眼尽是担心地看着他道。

    背景一个jun zhang而已,他还不看在眼里。

    战常胜闻言嘿嘿一笑,忽的又满脸严肃道,“这事我如果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此人如此的品性,当然不能让他走向更高的工作岗位了,那样不是祸害更多的人。”看着她又弯起嘴角道,“你都说是阳谋了,正当光明的整死他,让他有苦说不出。”

    丁海杏感激地看着他道,“战大哥,你的战友中,有什么在战争中遗留下来伤痛,找我,我保证药到病除。”同时很讶异他居然同意她这么使用手段,他可是正直的解放军耶丁海杏看着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战常胜闻言也别有深意地看着她,看来她得重新认识她了,别看穿着朴素,灰扑扑的都不像个姑娘家。只是这份不动如山的镇定,就让他侧目了,普通女孩子遇上这事,那就是天塌了,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死要活的。

    还有办事的这份圆滑与世故,想起丁家夫妻,也许有他们的功劳吧

    语带调侃道,“这么说我还跟着沾光了。”看着她认真地说道,“好了,你心里别有负担,那对我来说小事一桩。”

    纵有千言万语,丁海杏只化作一声,“谢谢”

    对于有权有势的人来说,确实是小事一桩他郝长锁不是想攀高枝吗一心想往上爬吗然而现在干部讲的是吃苦在前,享乐在后。

    有这个大帽子扣着,死死的压着你。

    纵是你有聪明才智、吃苦耐劳,艰难地爬上来,我也让命运之手将你给撸下来。

    看着同龄的,或者年龄小的却比你升迁快,就这么让不甘的活着,求而不得,不是更有意思像猫抓老鼠一般似的我玩儿死你。

    由于战常胜的出现,丁海杏改变了报复的策略,躲在暗中阴死他,更有意思。

    “战大哥,你慢慢吃,我先走了。”丁海杏站起来道。

    “慢走,不送。”战常胜也不客气道。

    aaaaaa

    丁海杏这边一走,战常胜将桌上的饭菜一股脑的全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护士刚刚收走碗筷,郑芸就偷偷摸摸地进来了。

    “常胜,这次还有什么要说的。”郑芸满脸暖昧笑容地看着他道,抬起手腕看着表道,“可是待了足足有二十分钟。”

    “郑姐,你咋对我的事情这么关心呢”战常胜哭笑不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