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感谢门神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几分钱,不”战常胜看着丁海杏朝自己使眼色,改口道,“六分钱。”

    “六分钱,好的,好的。”章翠兰里面从兜里掏出手绢,从手绢里拿出一个一角和一个五分,三个三分,“给您,真是太谢谢您来了,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三碗,六分钱,您给多了。”战常胜拿了一个五分和一个一分。

    丁丰收心里压着事,也没注意到,战常胜在称呼上变成您了。

    丁海杏闻言黑眸轻闪看着他,用手指比划了个谢谢。

    战常胜了然的笑了笑,“赶紧吃吧凉了,面条就糊了。”接着又道,“我不耽误你们吃饭了,我走了。”

    “我送你。”丁丰收将战常胜送了出去,关上门然后才端着搪瓷大碗,呲溜呲溜的吸溜着面条。

    “这面条咋比咱做的好吃呢老婆子你以后回家也这么做。”丁丰收呲溜着面条说道。

    “真要这样吃,咱家非穷的揭不开锅了。”章翠兰白了他一眼,咕哝道。

    “这不就是白水煮的。”丁丰收抬头瞥了她一眼道。

    “你看不见这汤里的油花,还是你闻不见这芝麻香油的味道。”章翠兰看着他道,“这肯定是熟过油的,不然能这么香嘛”

    “那还是别这么做了。”丁丰收讪讪地不好意思地说道,重重地叹口气,抬眼看着丁海杏道,“杏儿,不能成为城里人,继续跟着我们受苦,你会不会怨我们。”

    “怎么会”丁海杏灿烂一笑道,“能跟爸、妈在一起,吃糠咽菜都乐意。再说了就我一个人吃上皇粮,你们还面朝黄土背朝天,我心里也难安啊”赶紧又道,“爸以后别在说这话了,我可不乐意听,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快吃面条,多好吃的面条,咱趁热吃。”

    “嗯”丁丰收双眼湿润地说道,闺女长大了听话了,也懂事了。

    吃完饭,丁海杏收拾起碗筷道,“爸、妈我去刷刷碗,还给人家。”

    “好好好,快去吧”章翠兰忙不迭地说道,“送过去的时候,好好谢谢人家啊”

    “嗯”丁海杏拿着碗筷就出了门,走进水房,洗干净后,敲开了战常胜的病房门。

    “来的正好,吃饱了吗没吃饱,接着吃。”战常胜看见她热情的招手道。

    “我是来送碗筷的,已经洗干净了。”丁海杏将碗筷放在床头柜上道,“我回去了。”说着又背对着他解开罩衫,拿出里面的照相机,回身看着他道,“谢谢你的相机。”小心地放在了床头。

    “别走,别走,咱们说说话。”战常胜出声拦着她道,“自个儿拉着椅子出来坐。”

    “你想说什么”丁海杏从床下拉了张凳子,坐了上去道。

    由于丁海杏就坐在病床前,战常胜清晰的闻见她身上干净清爽的皂角的味道。他抬手蹭蹭鼻翼,眼神就落在近在咫尺她的身上。

    “你还好吧”战常胜放下筷子担心地看着她道。

    “我很好啊”丁海杏看看自己又看向他道,这没头没尾的,听的她一头雾水。

    “你心里怎么想的”战常胜看着她迷迷糊糊的样子,轻扯嘴角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丁海杏眨着清澈的眼睛,装傻充愣道。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战常胜板着脸严肃地看着她道。

    “我说你这么关心我干什么”丁海杏摩挲着下巴看着他疑惑地看着他道,“老实交代,你有什么企图”先声夺人。

    战常胜双眸中的幽光一闪而逝,一本正经地说道,“怎么说我也是你刚认的大哥吧对于妹子自然要关心关心。想怎么报仇,哥帮你,分分钟灭了他狗日的。这么好的姑娘都不要。”

    “说到这里,还没感谢你了。”丁海杏站起来道。

    “谢什么”战常胜大方地摆摆手道。

    丁海杏退后一步鞠躬由衷地说道,“感谢你当门神。”

    “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战常胜看着她哭笑不得道,“快坐,坐下来说话。”

    丁海杏重新坐了下来,“战大哥,我希望这件事你不要干预,我不想连累你,因为他的对象背景深,靠山强。你知道女人总是喜欢感情用事,加上他的花言巧语,很容易被哄住的。”

    “那你呢你会感情用事吗”战常胜眸光凝视着她,心紧张的不自觉地揪在一起。

    娘的,老子紧张个什么劲儿啊

    明明听到她在病房内说过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却想再听一次,确认一次。

    丁海杏凝望着他,双眸在他身上来回的转来转去,“哎你干嘛一直这么关心这个。”

    战常胜抿了抿唇,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异常严肃地说道,“我现在严肃的给你说道、说道,分析一下,你所决定将会带来的怎样的结果”

    他怕她年少不懂事,为了所谓的喜欢,男女之情,不顾一切,到头来,换的一身心伤,却也无路可退,就那么痛苦一生。

    “嗯继续”丁海杏平淡清冷的眼神,静静的望着他道。

    战常胜星目流转,眼底深处淡淡的幽光掠过了她那无悲无喜脸庞,开口道,“这心不再你身上的男人,可千万别强求,强扭的瓜不甜,知道不你们闹上一场,他为了保住身上的jun zhuang,他迫不得已娶了你。可是他已经身败名裂,上升进步的空间就没有了,说句不中听的,他不恨你恨谁”顿了一下接着又道,“再有另外一种结果,那就是你们闹了白闹,他心一横索性脱下jun zhuang,但他现在的对象对他不离不弃,她爸的故旧战友遍地都是,换个地方照样能当兵、或者找个好工作。到时候你不但自己报不了仇,还把全家给搭了进去。”

    “你想说什么怎么选择都是错误对吗就因为我没有背景、后台不强,可以任人践踏的蝼蚁吗”丁海杏声音平缓,语气没有任何的起伏,让人看不出喜怒。

    “是情势对你很不利。”战常胜点头近乎直白的残酷地说道,因为这就是现实,她否认也没用。同时为她有清醒的认识而高兴,没有头脑发热,什么也不管不顾,并且告诫她道,“你得理智的面对这件事,千万别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