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各自盘算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父拉着老伴儿到了僻静的地方,怒甩开了她的手。

    “你就别给我吵吵了,我脑袋生疼。”郝父呵斥道,走过来走过去的在心里琢磨,“现在他们家都在气头上,等冷静下来就知道我们提议,是最为妥善的。”脸上的表情阴冷道,“她家姑娘在咱家住了四年,全村的人都知道她是老郝家的人,回去还能嫁给别人。而且事情已经这样了,埋怨、发怒都于事无补,反正都是嫁到咱老郝家,银锁马上就当兵走了,等提了干,海杏一随军,村里人谁知道她到底嫁的老大还是老二。”

    郝母闻言频频点头道,“是这个理儿。”拍着他的胳膊道,“还是老头子这脑袋转的快,俺还以为你真的要死给他们看呢果然还是你老奸巨猾。”

    “怎么说话呢”郝父瞪着她道,“你以为都像你们一样没心没肺的知道儿子飞上枝头,就忘乎所以了。从知道长锁找了城里媳妇那一刻,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这两天我就一直在合计这个事,该怎么办把对两家的伤害降到最低。”

    “可他爸,不是俺泼你冷水,海杏那丫头好像不太愿意。”郝母担心道。

    “她根本不是问题,这事由两家大人做主,哪里有她小孩子插嘴的份儿。”郝父倒是信心十足道,“现在都说什么什么恋爱自由,狗屁,这婚姻大事不还得听长辈们的。”

    “嗯”郝母重重地点头道,“她一个丫头片子,咱们老郝家肯要她就烧高香了,贴着咱家的标签,她还想嫁给谁谁会要她。”越说越理直气壮,看着旁边闷头赶路的郝银锁奚落道,“你这个臭小子,关键时刻就成了噘嘴的葫芦,屁都放不出一个,跟我们犟嘴的劲儿哪去了。”

    “行了,谁也没想事情发生的这般的急。”郝父出声劝道,“赶紧走吧这事还有一个关键是长锁出面,认真的赔礼道歉。”

    “不中,不中,长锁一出面,还不得让老丁头给打死啊”郝母慌忙摆手道,捂着腰道,“那丁老头现在踹的俺的老腰还疼呢你说他咋那么大的劲儿呢”

    “打他也是应该的,能打他一顿,保住他身上的军装,一切按咱们说的办,打两顿都成。”郝父叹声道。

    一家三口朝军营赶去,回去也没找到郝长锁,焦急的等着他,连中午饭都没顾的上吃。

    aaaaaa

    郝家三口被丁丰收给轰了出去,病房内安静了下来,只留有章翠兰细碎的哭声,与丁丰收的唉声叹气。

    战常胜依然当门神,挡住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群。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听情形借照相机就是为了抓奸抓双,那么看样子她早就知道了,也难为她把这么大的事扛在自己的身上。

    战常胜看着紧闭的房门,双眸悔测莫深,此时他说不出心里是啥滋味儿,很庆幸她没有结婚,又心疼她傻乎乎的为人家付出了一切,亦如他那傻母亲一般,到头来被人家一脚给踹了。

    也不知道她打算怎么办家里怎么打算

    aaaaaa

    病房内,章翠兰小声地抽泣着,丁海杏低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而丁丰收蹲在地上,耷拉着脑袋,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平复了情绪后,丁丰收拉着椅子坐在丁海杏的对面认真地看着她道,“杏儿。”

    “嗯”丁海杏抬起头来,眼眶红红的,脸色苍白地看着丁爸,“爸”

    “杏儿听爸的,那个王八蛋他要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你就不跟他玩儿了,这十里八乡没有人不知道你的好。”丁丰收深吸一口气道,“找个老实人嫁了,咱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剩下的爸跟他玩儿,你看我玩儿不死他。”双眸闪着寒光,狠辣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看着他道,“您打算干啥啊”

    丁丰收表情异常柔和,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一定好好的待他,不然我对不起,他对我宝贝闺女的一片痴情,你看现在村里人都知道他提干了高升了,那都是个屁,连长芝麻绿豆的官能干啥不过话也说回来,咱们村还没出过这么大的官儿呢我鼓动大家都来,到部队来给他请功哪我们敲锣打鼓的我把这照片贴在他部队最显眼的位置。”

    “爸,您想干什么说部队没教育好他。”丁海杏黑着脸道,“是他的人品有问题,可跟部队没关系。”

    “我的傻闺女,你爸正话反说你听不出来啊”丁丰收喘着粗气道,“还是你倒现在都这样了,还在替他说好话。你咋这么不争气呢我当初就说了,男儿膝下有黄金,他当初为了当兵,对着我下跪的事都干的出来,绝对不是良配,看看被我说中了吧”

    “她爸现在说这个干什么”章翠兰好言相劝道,“你把他在部队里搞臭了弄回来,有啥好处”她抬起胳膊,袄袖子粗鲁的擦擦自己的双眼道,“咱闺女的名声还不是没了,怎么弥补。”

    “我不要好处”丁丰收阴阳怪气地说道,“我要啥好处啊我就是要报答他,这么多年他给我闺女,又吃又穿的恩情,她最好把他那个城里媳妇也领回来,就怕人家知道他那德行,人家不会来。我给他挑一块儿咱们杏花坡出产最好的地,这个不要脸的混蛋,恐怕都忘了,苞谷、小麦什么样儿了。”阴森森的笑了笑道,“不过没关系他本事大,他说不定能在地里种出金子来。”

    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丁爸,这真是被气糊涂了,同时又很感动,丁爸不顾一切也要为她报仇的架势。

    丁丰收不紧不慢地又道,“他要是老老实实地,在杏花坡的地里,背一辈子日头,还罢了。如果他要不老实,老子让他生不如死。我要让他知道咱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我要让他知道,这马王爷到底生了几只眼。”

    “军长的东床快婿又如何,老子要让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我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丁丰收咬牙切齿愤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