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冲洗照片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远远地看着他们两个,非常好继续保持。咔嚓捏了一张。

    童雪举着包子娇嗔地说道,“快点儿,我举的手都酸了。”眉目间含情脉脉。

    郝长锁闻言赶紧接过包子,“那咱俩一块儿吃。”

    “你吃吧我医院吃过早餐过来的。”童雪轻柔细语地说道。

    “在医院吃的早餐”郝长锁眯起眼睛,看着她眼下有淡淡的黑青心疼道,“你昨天值班了,那电影别看了,我送你回去休息。”

    “我值的前半夜。”童雪闻言声音越发的温柔道,“你别担心,下午我不用上班,也可以休息。你买的电影票,不看可惜了。”抓着他的手道,“快进去吧外面好冷啊你看我的手好冰。”

    郝长锁明知道她是故意的,却也无法拒绝,柔声道,“那快进去吧”两人相携着走进了电影院。

    只是这么紧挨的站着还不够,万一郝长锁狡辩呢在亲密一些就好了。

    丁海杏正准备出手,让她来个投怀送抱的时候,郝长锁美人在怀,抓拍这样一张铁证的时候。

    童雪却突然抓着郝长锁的手,哎呀果然是高干出身,就是开放。丁海杏心里大喊一声真是天助我也。

    丁海杏满大街的一路走过来,在男女大防十分保守的年代,谈恋爱的小年轻男女,都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手拉手。

    也只敢找个没人地方悄悄的勾勾搭搭的拉拉小手,在这个纯真的以为亲嘴就会生小娃娃的年代,大家都清纯的很啊

    此时不待更待何时,丁海杏赶紧又抓拍了两张,看着他们进入电影院,才转身离开。

    现有的这证据已经足够了。如今这年代,对待男女作风问题十分的严苛,一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或者一封匿名信,都能让人身败名裂,就别说手里这铁证如山了。

    郝长锁你死定了,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欢乐时光吧回头看了一眼电影院,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冰冷的眼底闪过一丝狠辣。

    没有电影票,她既进不去,进去也没用,黑漆漆的拍不到证据。

    现在最主要的是,如何将这些照片洗出来,她没有设备啊

    眼眸流转,先去照相馆看看再伺机而动。

    像这种服务性的单位,一般都挨着百货大楼附近,而百货大楼一般情况下都在市中心。丁海杏问好路,还真在商场附近找到照相馆,此时刚刚开门营业不久。

    丁海杏推门进去,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柜台后面,看见她进来站起来。

    “师傅,请问照一张相片多少钱”丁海杏走过去笑眯眯地问道。

    中年男人很热情的介绍道,“哦这得要看姑娘你照多大的,如果是一寸免冠,那连照带洗的一毛,需要几张,一张一毛。如果是四寸不带背景的照片是连照带洗是两毛,需要加洗几张,一张还是两毛。”

    “背景”丁海杏笑着好奇地问道。

    “我们这里的背景是天安门,还有延安的宝塔山下,带背景四寸的话,要四毛。”照相师傅详细地解释道。

    “那如果只是单纯的洗呢”丁海杏脸上挂着柔柔地笑意道,“四寸”

    “那一张两毛。”照相师傅说道。

    丁海杏解开纽扣,从外罩里将挂在脖子上的徕卡相机拿了下来,递给了他,照相师傅一看到眼前的相机,立马就再也挪不开眼睛了。

    那双眼贼亮,贼亮的,师傅双手捧着接过相机,如宝贝似的爱不释手的摸着,那一脸的迷醉的模样,可见是真的喜欢。

    丁海杏眸光轻闪,笑眯眯地趁机问道,“师傅,这里照相馆就你一个人吗”

    “是啊就我一个。”照相师傅随着她的话说道。

    “那你忙的过来吗”丁海杏继续说道。

    “平时来照相的人很少,一般工作照是不得不照,其他的就是过年过节的来照个全家福,结婚的来照个结婚照。其他的时间,吃都吃不饱,谁有那个闲钱来照相。”照相师傅头也不抬地说道,“所以我一个人完全忙的过来。”

    丁海杏心头微微一动道,“师傅,你这里平时都开门吗不开门的话,有没有人领导训你啊”

    “我就是领导,领导就是我。”师傅笑着说道,“服务公司的领导是我的连襟,谁敢说我。”举着徕卡道,“我做梦都想拥有一架这样的照相机,你不知道,这135取景器就是比120的好使,方便。照的人还好看。”

    “是吗”丁海杏笑吟吟地看着他,别有深意地说道,“那想不想用它照一张相片呢”

    照相师傅猛的抬头,双眼冒着绿光地看着丁海杏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丁海杏声音异常温柔地说道,清澈的双眸变得如海一般的神秘莫测,声音清冽而飘忽道,“只要按照我的要求,就可以了。”

    丁海杏的话仿佛有魔力一般,牵引了着他,他已经彻底的被丁海杏催眠了。

    照相师傅将照相馆关上了门,拿着徕卡相机和丁海杏一前一后的进了冲洗相片的小黑屋,关上了房门。

    昏红的灯光倾泻下来,为小屋增添了一抹诡谲气氛。

    照相师傅将交卷倒后,取了出来,在兑好的化学药水后,开始冲洗胶片,然后开始洗照片。

    丁海杏看着照片纸上清晰的印出两人影像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下子放下心来。

    刚洗出来的照片湿乎乎的,现在拿到手里肯定印上手印,把相片弄花了。

    心中默念咒语,指尖蹿出九幽冥火,青绿色的火焰将夹在铁丝上的四张相片,尽快的烘干。用镊子夹着照片放进了照片纸袋里。

    丁海杏将冲洗好的底片收好,照相机挂在脖子上,扫尾后,确定没有遗漏,才出了小黑屋。

    照相师傅的愿望恐怕不能达成了,不过洗照片的钱,丁海杏还是付了,四张八毛。

    让照相师傅重新打开照相馆,丁海杏道了声,“谢谢”解开了催眠,潇洒的转身,眨眼间消失在他的眼前。

    照相师傅浑浑沌沌的挠挠头,一脸的迷糊,“谢什么”抬起手腕一看手里的表,“哟都快十点了,今儿上午怎么过的这么快咦我拿着钱做什么真是奇怪。”想不明白,将钱放进了柜台里,拿起报纸边看边等来照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