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跟踪

作品:《六零俏军媳

    宝贝闺女一走,“来来,咱们继续下棋,打发时间。”丁丰收招着手忙说道,“今儿我让让你,好让你报报仇。”

    昨儿那是为了哄着你,才故意输给你,你以为你凭你那臭棋篓子,能赢我。郝父在心里不忿地嘀咕,坐在了丁丰收的对面。

    郝母看着欣然坐下要下棋的郝父,她这里心急如焚,他还有心情下棋。悄然地蹭到了郝父的背后,戳戳他。

    “当头炮。”郝父啪的一声落下旗子,头也不回地又道,“你一直戳我干什么”

    丁丰收和章翠兰抬眼看着郝父身后的郝母,一时间郝母给看的好不尴尬。

    察觉空气中的安静,郝父意味过来尴尬地笑了笑,“真是提醒我上厕所,就大大方方的说,干嘛小里小气的。”接着又解释了一下道,“我来的路上就想上厕所,她怕我一下起棋来,就给忘了。”回身看着郝母嗔怪道,“大大方方的说吗弄的跟做贼似的。”站起来,扭头看着丁丰收道,“老哥,我先去厕所一趟,回来我们再杀上它几盘。”

    听了他的解释,丁丰收和章翠兰笑了笑。

    “你赶紧去,快去快回。”丁丰收赶紧挥手道。

    郝父打开门朝水房走去,郝母追着上去道,“等等我,我也去。”

    “你跟着来干什么”郝父回头瞪着郝母道,“不去看着那臭小子。”

    “你都说他跑出去也没用了,我还看着他干什么”郝母抓着他走到走廊的尽头,神秘兮兮地说道,“长锁说去找他的对象了,这海杏去了,他们会不会。”满脸的担心道,“这要是碰到了可咋整。”

    “我也担心来着。”郝父紧皱着眉头压低声音道。

    “那你还让海杏去找长锁。”郝母埋怨道。

    “这种情况,我不答应能行吗”郝父语气不善道,“我拦得住吗”

    “你不会说长锁忙着工作。”郝母随口找了一个借口道。

    “星期天忙什么他不来医院探望海杏,还不准海杏去找他啊我们就快走了,长锁就是没时间也该抽空陪陪海杏,不然说不过去。”郝父一脸的愁眉苦脸地叹声道,想了想又道,“放心吧海杏就是去军营找长锁,估计人早就没影儿了。她上哪找去。”

    “也对”郝母想想点头道,松开了郝父,他刚一转身,就被郝母紧紧抓着道,“糟了,糟了。”

    “什么又糟了。”郝父扭过身来看着她道。

    “她去找长锁,万一他的战友们说露馅儿了怎么办”郝母忧心忡忡地说道。

    “这脑子终于开窍了。”郝父嘲笑地看着她道,“等你想到了,黄花菜都凉了,你儿子早就想到了。你就别瞎操心了,赶紧放开我,想让我尿裤子啊”

    “哦哦”郝母赶紧松开了自家的老头子。

    两人上完厕所回去,继续窝在病房里,郝银锁被丁丰收抓了壮丁,陪着下棋呢

    郝银锁见郝父回来,立马站起来让开位置道,“爸,您来。”

    郝父安然的坐下,跟丁丰收继续厮杀起来,今儿决不能在像昨天一样输那么惨了。

    郝银锁就是想出去找杏儿,也不知道该怎么找,只好继续观战。

    病房内两家人心思各异,各自找着事情来打发时间。

    aaaaaa

    丁海杏拿着农村的老式四方围巾,围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不动声色的,跟在童雪的后面。

    今天的她穿的军绿色的列宁装,非常的新潮,挎着绿色的帆布包,盖帘处一颗小小的红星,异常的鲜亮。

    童雪面含春情的疾步地一直朝前走,期间路过国营饭店时候还买了四个大白肉包子,用牛皮纸包裹着。

    这样子丁海杏就更加确定她是去见郝长锁了,压抑着内心激动的心情,就这么远远的一路跟着童雪到了电影院门口,红旗电影院。

    果然看见了郝长锁,正在电影院门口,来回的踱着步,时不时的四下张望着。

    “伯仁。”童雪一眼就看见等在电影院门口的郝长锁道,满脸灿烂的笑容,加快了步伐,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似的,朝他飞奔过去。

    郝长锁循声望去,随即表情完全轻松下来,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小雪。”立马疾步下了台阶迎了上去。

    “给你。”童雪眉峰一扬,笑着双手捧上牛皮纸包道。

    “什么呀”郝长锁看着眼前地东西好奇地问道。

    童雪打开牛皮纸,露出里面热腾腾的包子道,“肉包子,来趁热吃。”

    “我吃过早餐了。”郝长锁看着她温柔地说道。

    “吃过了也要吃。”童雪强势霸道地说道,“部队的早餐能跟我手里的比吗快吃,我来的时候特意路过国营饭店给你买的。”看着他娇声又道,“部队的饭菜,我又不是没吃过,你训练任务重,那些营养根本就跟不上,到时候累趴下,耽误了训练可就得不偿失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郝长锁怔怔地望着眼前的肉包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期然地想起了那杏花树下,倩然浅笑的丁海杏,也是不管她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总是不忘留给他一份,拿来给她。

    真是想她做什么那些该处理掉的脏东西。

    童雪看着呆愣愣地郝长锁,在他眼前摆摆手道,“肉包子是吃的,不是看的。”笑着问道,“你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回过神儿来的郝长锁眨眨眼,轻声细语地说道,“没想什么”俊脸上的分外地柔和地看着她说道,“只是突然觉得现在很幸福。”只希望眼前的一切不要被破坏掉。

    童雪给了他一个娇羞甜蜜的笑容,“快吃。”

    aaaaaa

    丁海杏远远的站在一边,躲在大树后面,解口罩衫的扣子,拿出了照相机,镜头对准了他们两个。

    镜头中的他们,俊男靓女非常的登对。女的漂亮娇俏,而一身戎装的郝长锁,依然是气质温雅非常的养眼,与其他男兵不同,少去了几分血性和糙老爷们的味道,几年军营生活磨练越发深沉内敛的他,同样男人味十足,暖男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