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诚实的身体

作品:《六零俏军媳

    其实这问题在丁海杏眼里根本就是小事一桩,低温造成的身体伤害,只要检查后,配合医生治疗,都能治好,只不过因为男人的面子问题,而造成了遗憾。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白白让女人们担了那么多年的责任。丁海杏想着回了病房。

    “先把这个穿上。”战常胜从他的背后面拿出一双棕色的翻毛皮棉鞋道。

    “你”丁海杏惊讶地看着他,踮起脚尖,恨不得缩起脚尖,很是狼狈。

    “我看你脚上还穿着单鞋,怎么能行,也不知道你脚的大小,目测了一下应该差不多。”战常胜似是没有察觉她的窘迫与尴尬,弯腰将鞋放在她的脚下道,“快穿上,别嫌弃啊这是从郑姐那里拿的。”说着背过了身去,想起又道,“这也算诊疗费。”

    丁海杏吸吸鼻子,这家伙还真是细心,看着自己脚上那破了洞的黑布鞋,果断的踹掉,踢进了病床下。穿上皮棉鞋,反正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

    战常胜耳听的后面窸窸窣窣的换鞋声,偷偷的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她的所谓的骨气和自尊执拗的性子拒绝了,好在知道变通。

    “走咱还是去中午去的国营饭店吃饭。”战常胜大步跨出病房道。

    丁海杏赶紧小跑着追上去急急忙忙地说道,“还是别去了,哪儿太贵了,我怕你把钱花完了,下半月吃土。”

    战常胜闻言放慢脚步爽朗地笑道,“对我来说,一点儿都不贵,请你顿饭还是请的起的。”平淡的叙述,眼睛却偷偷地瞄着丁海杏故意地说道,“那的大师傅做的小鸡炖蘑菇最地道了,还有那红烧排骨,中午没吃上。”

    丁海杏嘴里馋的直流口水,“嘶走”率先大步迈出去。

    战常胜嘴角微微翘起,那小眼神得意一瞟,嘴硬的家伙,还是身体实诚。

    他就知道现在没有人能挡的住食物的诱惑。

    眨眼间就出了医院后门。

    战常胜大步迈开,转眼间就追上了丁海杏,穿过丁海杏,一下子就超过了她,并且距离越拉越大。

    丁海杏看着前面的走的越来越快的战常胜,真是没有一点儿男人该有的风度,难怪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婚。

    战常胜推开门道,“天天吃馒头,今儿吃米饭如何”一回头发现人离的自己好远,招手道,“你咋走那么慢呢快点儿,快点儿。”

    “是你走的太快了。”丁海杏没好气地说道,“我这身板哪能和你比啊”步履不紧不慢朝他走去。

    “也是弱的跟小鸡仔似的。”战常胜看着瘦的跟麻杆似的她,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跑了。

    “是啊俺的待遇哪能跟你们部队比呢起码有的吃,没有食物怎么能保证正常的训练。”丁海杏愤愤不平道,不外乎那么多人挖空心思想当兵,这年月想进城的路子实在太窄了。

    工人大都实行接班制,要不就需要一定的文化水平考进去工厂。

    乡下人整日里想的都是怎么填饱肚子,眼界又不高,更没有闲钱让孩子接受教育,世世代代的绑在土地上,只能土里刨食儿,穷困下去。

    当兵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比文化水平要求的要高,乡下人就有一把子力气。当兵更为容易些,前提是你得有征兵名额。

    “进来吧”战常胜推开门侧身让她先走进去,然后才进去,关上了门。

    两人坐到了中午原来的位置,战常胜看着墙上的菜单道,“你来点,今儿管饱。”

    “客随主便,还是你来吧”丁海杏不好意思笑了笑道。

    “那好,我点一盘子炒肉丝两毛,小鸡炖蘑菇八毛,红烧排骨一块钱,红烧肉八毛,四碗米饭四毛。”战常胜看着她又道,“再来一个豆腐蛋花汤如何”

    “汤就不用了,回去喝水好了。”丁海杏拦着他道,不能得寸进尺了,已经让人很破费了,饭菜加起来都三块二,外加五斤粮票。

    “不用这么省的,汤才两毛钱一大盆的。”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她明明眼神里那么渴望,嘴里却偏偏说着反话。

    “晚上都是咸的,我怕回去喝水,肚子装不下。”丁海杏连忙说道。

    “那好吧”战常胜起身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先交钱。”

    丁海杏这才想起来,国营饭店的特色,先买单后吃饭。程序大约是这样的,先在柜台那里交了钱,领了票,然后把票递给后厨。厨房与大堂连接的墙上,开有一个很大的口子。

    票递进去没多久,就听着厨子在窗口喊炒肉丝、小鸡炖蘑菇、红烧肉、红烧排骨,米饭四碗,谁的

    大厨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战常胜快步去端着托盘出来,丁海杏透过玻璃窗有机会仔细端详了那个厨师的手手掌肥厚,手指短粗,手背上的坑,比酒窝还要深邃,流转着一个国营饭店厨子的油水和韵致。

    这年月,饿谁也饿不着厨子。

    “对了,相机我给你借来了。”战常胜边吃边说道。

    “那可真是谢谢你了。”丁海杏由衷地感激道。

    两人狼吞虎咽的一下子就将桌上的饭菜系数的扫进了肚子里。

    “真是很少有女人能跟我的饭量相提并论的。”战常胜边走边说道,眉宇间挂着连他自己都未发觉的真诚的笑意。

    “你多饿她几顿就知道的。”丁海杏感觉自己的肚子给你无底洞似的,怎么都塞不满,没办法她现在需要食物来补充能量。

    运功一下,这些食物就消化完了,还不够呢

    吃完饭,两人起身离开,此时天已经彻底的黑了,晕黄如豆的路灯依次点亮,为冬季寒冷的夜晚带来些许温暖。

    这一次丁海杏很诧异,他居然不自个大踏步先走了,而是先她一步之遥,走得不紧不慢的。

    “你走路看路,一直盯着我的后背干什么小心摔倒。”战常胜如背后张眼睛似的说道。

    丁海杏有什么说什么,“我是诧异,你居然走这么慢。”

    “这有什么,咱俩一块儿的,我一个人走了,算怎么回事”战常胜接着催促道,“你走快点儿,你要是我的兵,就这速度,早把你赶回老家了。”

    得是我想多了,丁海杏心里微微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