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救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眸光深沉,在马将要撞上他的那一刻,侧身抓着飞起来的缰绳,紧跟着马儿飞跑了几步,潇洒地一跃飞身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

    本来就惊的马,背上突然做了一个人,岂能甘心,马儿焦躁不安地前踢后撅的,企图将马上之人给摔下来。

    战常胜死死的勒着缰绳,马儿吃痛的抬起前踢仰天长啸一声,撒开四蹄,狂奔了起来。

    战常胜骑着飞奔的马儿如黑影一般的从丁海杏眼神一闪而过,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一气呵成,真是帅的一塌糊涂。

    丁海杏看着他的背影微微摇头,可惜太粗鲁了,还没收回视线,就听见身后传来救命声,“救命啊快来人啊”

    丁海杏循声望了过去,地上躺着一个孩子,孩子的亲人立马上前要抱孩子。

    丁海杏立马冲着他们大喊道,“别碰孩子”边跑边喊道,“别碰孩子,千万别碰”

    热心的群众闻声看着跑过来的丁海杏道,“你谁啊干嘛不让人家家人碰孩子。”

    “躺在地上多凉啊”

    “这时候孩子正需要父母抱抱。”

    “哄哄孩子啊”

    丁海杏跑到跟前看着对自己千夫所指的群众吼道,“闭嘴你们知道孩子伤到哪儿了,万一骨折了,你们这样草率的抱起来,在扎着内脏可咋办”

    孩子的家长傻眼了,“那咋办啊”

    “赶紧去医院找人帮忙。”丁海杏立即说道。

    “我去,我去。”群众立马朝医院跑去。

    丁海杏跪在地上看着奄奄一息的七八岁孩子,外伤有可能导致肺部和肝脏受伤,摸着他的颈动脉道,“孩子的脉搏现在还正常。”

    顾不得大冷天,解开孩子的衣服,趴在胸部听了听,由于小儿容易因呼吸衰竭而导致心跳停止,所以要确认孩子的呼吸情况。

    丁海杏果断的通过嘴朝孩子胸中吹起,注入空气看胸部是否鼓起。

    右侧肺部无反应,有张力性气胸,因肺部组织受损使进入胸腔的空气无法排出,导致内压逐渐升高。

    丁海杏开始每三秒做一次人工呼吸,还好事发地离医院进,医生很快就出来了。

    丁海杏看见医生来了,立马说道,“孩子现在气胸,必须进行紧急处理。”

    “啊”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迅速的查看了一下,打开急救箱,开始行动,拿着手术刀沿着第五肋骨的上部插入,手法很专业,这样可以帮助因气胸而受压迫的肺部呼吸,丁海杏不用担心什么了。

    很快清晰的听见排气的声音,明显感觉到孩子胸部的起伏。

    丁海杏已经握着孩子的手腕,开始把脉一会儿“腹部有少量出血状况。这种程度的出血对成人来说还好,对孩子来说有可能导致死亡。”她告诉医生道,“要尽快输液。”

    “我们马上抬进医院。”随行而来的医生道。

    “不行没时间了。”丁海杏和随后赶到的冯寒秋一起说道。

    冯寒秋走过来看着卷起孩子的袖子,翻找血管。

    “就这么近的路,直接送过去不可以吗”有人小声的嘀咕道。

    “小儿血管细,不容易找到,出血过多会导致末梢血管收缩。所以更不可能找到血管。”此时冯寒秋边解释边脱掉了孩子的鞋袜。

    众人听了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冯寒秋在孩子的四肢上没有找到血管,最后在直接在孩子的头部找静脉输液。

    丁海杏将把脉的情况告诉冯寒秋道,“孩子的脾脏和肝脏都有裂伤,还在出血,请尽快的做手术。”

    冯寒秋看了一眼丁海杏,在孩子情况稳定后,才用担架赶紧将孩子平稳地抬进了医院,直接推进了手术室。

    有医生在,丁海杏就退出了人群,一把被战常胜扣住了手腕,“痛痛痛”丁海杏吃痛地喊道。

    “我根本没用劲儿。”战常胜一副少给我装蒜的样子道。

    “你不用拉我,我现在要回医院。”丁海杏看着他说道,“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我不跑,再说我就是跑,也跑不过你,还不被你给抓住了。”抬起手道,“解放军同志,大街上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战常胜蹭的一下松开了她的手,双颊热乎乎的,心里嘀咕我心虚个什么劲儿,就她那鸡爪子手,有什么可摸的,呸在心里又啐,是抓不是摸。

    但看见她的手腕明显肿了一圈,心里还是有些愧疚,自己出手太重了,自言自语道,“我没有抓那么狠啊”

    “这是刚才抓的。”丁海杏看着自己的手腕道,“看这一次真的胖了。”

    “解放军同志真是太谢谢你了。”一个大汉牵着刚才惊了的马慌里慌张的走过来。

    “不用谢,不用谢。”战常胜摆着手道。

    “谢谢您了,您不知道,要不是您制服了这马,它要是被打死了,俺可怎么向队里交代。”大汉哭哭啼啼的说道。

    这马可是队里的命根子,要是再他是手上给折了,可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战常胜看着悄悄离开的丁海杏,一手怒指着她命令道,“你给我站住。”

    “我回医院,我爸妈快来了。”丁海杏可没时间跟他在这里穷蘑菇,优雅地转身,当着他的面从容的走了。

    大汉眼看着战常胜要走,立马拽着他道,“解放军同志,您一定要告诉俺名字,俺一定要谢谢您,您可救了俺全队人的命。”

    “都说了不用谢,要谢就谢解放军吧”等到战常胜从大汉手里脱离时,丁海杏已经不见人影儿了。

    战常胜当然看见了丁海杏全程诊病的过程,冷静、沉着、强大的气场震慑住众人,看来真有两把刷子,可是这把脉真能把出来。

    微微摇头,他还是不太相信,这简直比医院的各类检测仪器还神器,他早上发病可是谁也不知道的,她居然知道。

    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回到医院,途径丁海杏的病房,听见她和护士说话声,脚步迟疑了一下,继续朝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