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枪坏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看着桌子上杯盘狼藉,抬眼不好意思地看着战常胜道,“那个我是不是吃的太多了。”

    “不会,一点儿也不多”战常胜睁着眼说瞎话道,“你不帮忙我吃不完,浪费可是极大的犯罪,有人陪着我也热闹。”

    “吃饱了,现在该报恩了。”原本坐在战常胜对面的丁海杏起身移到他身旁的长凳子道。

    “你打算怎么报恩啊”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坐过来的她还特地卷了卷袖子,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呶伸出手来,放在这里。”丁海杏拍拍桌子的空地道。

    “干什么”战常胜满脸疑惑地看着她笑道。

    “把脉”丁海杏很干脆地吐出两个字道。

    “你会把脉”战常胜剑眉轻挑,不紧不慢的意味深长地道。

    “对祖传的,乡下把式。”丁海杏朝他咧嘴一笑道,不等他拒绝留爽利地抓着他的手放在了桌子上,三根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

    乡下把式战常胜闻言微微摇头,这是有把握,还是不等他细想,再一次被她大大咧咧地行径给刷新认知,然而被她抓住手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女人的手吗简直比他这个经常摸枪的大男人的手都粗糙,跟打磨木头的粗砂纸似的,没有一块儿嫩肉,还冷冰冰的,没有一点儿热乎气。

    目光看向搭在自己手腕上的小手,手背上黝黑的肌肤,像核桃皮似的,干瘪、没一点儿肉,跟脱了水干黄瓜似的。

    大约一刻钟后,丁海杏撤回了自己的手道,“幸亏遇见我了,否则你这辈子别想当爹了。”

    “你什么意思”战常胜竖起眉毛道。

    丁海杏瞥了眼他的双腿间道,“子弹无法上膛,打不出去,你怎么做爹”

    想起刚才她那个眼神,战常胜腾的一下站起来,脸是又黑又红的,“胡说八道,老子老子的枪管用着呢”接着训斥道,“一个人女人怎么这么说话。”

    “那让我怎么说”丁海杏看着他乍青还红的脸,板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那按老人的说法,小辣椒、小雀儿,小jj ,还是让我用医学用语”口吻却非常地戏谑。a hrefotsqfenbucai0265ot太古神王a

    刷这脸红的如都冒蒸汽似的了,战常胜跟着她的节奏道,“还是说枪好,说枪好。”

    “不对,不对你怎么能恶毒的诅咒我不能生孩子呢”战常胜虎着脸怒瞪着她道。

    “这怎么能说诅咒嗯您是俺的救命恩人,俺感激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诅咒你断子绝孙啊”丁海杏立马炸了毛道,“你这是讳疾忌医,俺从你的脉象上看出来的。我问你,你是不是十年前在酷寒之地,爬冰卧雪来着”

    丁海杏话音刚落就被战常胜如铁钳般的大手给钳住了手腕,感觉这手腕要被折断了,五官扭曲地说道,“痛痛痛”

    这边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大堂吃饭的人,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吃饭的两人,转眼间就变成了这样。

    倒是想来劝说两句,可是看着战常胜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势,统统选择了明哲保身,人家年轻人的事,还是少掺和。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战常胜黝黑的双眸此刻深不见底,视线犹如冰刃,毫不客气地朝丁海杏射来。脑中保持着一丝理智,如果不是对她知道了根底儿,她肯定已经血溅当场了。

    丁海杏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双方认识,有些机缘,现在恐怕被他如利剑般的眼神给扎成了刺猬。

    “说谁派你来的。”战常胜冷冰冰地说道。

    丁海杏痛的呲牙咧嘴地说道,“那个解放军同志,大哥,叔叔,你说的话俺怎么听不懂啊”

    “你怎么知道十年前,我爬冰卧雪来着。”战常胜沉声道,“说”厉声道。

    “把脉把出来的”丁海杏怪叫起来,“真的是把脉把出来的。”痛的哇哇大叫起来,“放手、放手,手断了,手断了。”淘淘大哭道,“俺真的是把脉把出来的,俺还把出来你身上的积年沉疴,你脑袋今儿早上还痛不欲生呢”手指着脑袋道,“痛的时候恨不得把脑袋割了,当年做手术手法太粗糙了,血脉不痛,造成后遗症,情绪波动较大就”a hrefotsqfenbucai66747ot穿越费伦游记a

    在他分神之际,丁海杏赶紧把自己的手撤出来,揉着自己的手腕,吃痛的说道,“这么粗鲁,痛死了。”

    战常胜诧异地看着挣脱自己丁海杏,忽又闻言,看着瞬间红肿的手腕,眼底闪过一丝不自在,“你真的是把脉把出来的。”犀利的眸子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她道。

    “你自己看”丁海杏举着自己的手腕道,本来皮肤就黑的她,此时被他给捏的地方清晰看见更黑了。

    丁海杏轻轻揉着自己的手腕,然后举手保证道,“我向他老人家保证,我真是把脉把出来的。”

    战常胜眉目凝重地看着她,重新审视着她,那凌厉的眼神,堪比x光机,一寸寸扫视着她

    “马惊了,马惊了。”食堂外传来惊呼声。

    战常胜嗖的一下闪了出去,突然想起来,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你老实在这里待着,我一会儿再来审你。”醇厚的声音低沉,话语沉稳有力,不容反抗。

    丁海杏可不是听话之人,只是回医院而已,又没打算逃,能逃到哪儿去。

    食堂里的食客闻言丢下筷子也纷纷跑了出去,不知道是看热闹呢还是一副热心肠。

    丁海杏推开门出了国营食堂,此时正值饭点大马路上人不多。

    “马踢人了,马踢人了。”有人大喊道,希望提醒路人小心。

    丁海杏循声望去,只见战常胜朝着飞奔的烈马如闪电一般的跑过去。

    当人们看见战常胜径直冲的惊马冲过去,拼命的嘶吼道,“快闪开,快闪开。”

    “这马惊了。”

    追在马后面的人拼命的朝战常胜招手,希望他躲开。

    却看见他不怕死的,迎面冲向马儿,“啊”大家看着马直奔着战常胜冲了过去,害怕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