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不客气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就算墙壁上贴的菜单荤菜都有,看起来也真便宜,可无奈丁海杏囊中羞涩,这加起来得两块八分钱,二斤二两粮票,这郝长锁给的钱和粮票,还不够她一顿造的。

    丁海杏站在菜单面前是极度的失望不是好贵,而是她太穷了。

    战常胜在丁海杏一进门就看见她了,没有乡下人进城后的胆小与畏畏缩缩,既羡慕又怯怯的眼神。反而目光清明,淡定从容,径直朝菜单走去,看来心里门清,明白程序怎么走。

    只是在菜单面前站那么久,看着她那一张垮了的小脸,让人于心不忍,真是一个人表情怎么能这么生动,于是战常胜扬声道,“丁海杏”

    丁海杏听见有人叫自己,怀疑是叫错了,这地儿怎么可能有人认识自己,继续看着菜单,吃还是不吃,是个问题

    战常胜看着动也不动地丁海杏,难道没听见,提高声音道,“丁海杏,站在菜单下的女的。”

    丁海杏这次确定是真的有人在叫自己,回头看见大堂不远角落里战常胜,惊讶道,“解放军同志。”

    “过来坐吧我叫了这么多也吃不完。”战常胜招手道。

    “无功不受禄,怎么好意思一直麻烦您。”丁海杏笑着婉拒道,那桌上的菜可真是香啊浓郁的肉香直往鼻子里钻,她违心地说道,“俺有钱和粮票的,俺可以买的。”特地带着一口乡音。

    战常胜黑眸轻闪,他如果记得不错的话,在审讯室内,普通话很标准的,可没这么重的口音。

    深邃的黑眸看着她嘴角微翘,浓密的长睫如轻扇,带着微微的颤动,一双杏眼像是会说话似的忽闪忽闪。

    明明想吃的要死,还要狠心的拒绝,一张脸真是写的清清楚楚,真好玩儿。

    “浪费可是极大的犯罪,你不会让我犯罪吧”战常胜也故意带着乡音说道,“你可是从医院偷溜出来的”

    这是被他给看穿了,还威胁上了。丁海杏抿了抿唇,回头看看墙上的菜单,一个优雅的转身迈着小步,蹭到了战常胜的桌前坐了下来。

    “这可是你让我吃的,我不客气了。”丁海杏一双杏眼微微睁圆了,眼尾魅惑地上挑,淡淡一笑道。

    “是是是我让你吃的。”战常胜好笑地说道。

    “我刚才说过,无功不受禄,你两次救了我,还请我吃东西。待会儿一起还给你。”丁海杏笑了笑,嘴角再次上翘了一些。

    战常胜笑了笑心中不以为意,单纯认为丁海杏说说而已,眼底嘴角尽是笑意,看着她道,“你打算怎么还。”

    “吃完饭再说”丁海杏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桌上丰盛美食,哪里还看得见别的。

    “你怎么不吃啊”战常胜奇怪地问道,明明眼睛都黏在饭菜上了,却不拿筷子。

    “咦你怎么有菜单上的菜,这红烧肉、炒肉片上面不是写着没有嘛”丁海杏惊讶地说道,“这不是骗人吗太欺负人了。”

    “对你们来说没有,对我来说有”战常胜简单地说道,并且催促道,“快吃吧凉了就不好了。”

    这两年日子艰难,就拿京城祖国的首都来说,今年人均消费肉八两半425克,这不是每个月的统计数,而是全年的统计数。老百姓整整一年统共才能吃上425克肉,有的月份根本见不到一点肉花儿肉末儿。还必须说明,这因为是首都和伟大祖国的心脏,肉食的消费量远高于其他省市。

    所以国营饭店有菜单,而没成品是很正常的,没看见饭店里冷冷清清的,只有小猫两三只。

    “哎你怎么还不动筷子”战常胜疑惑地看着她道,。

    “主人家不动筷子,我怎么好意思”丁海杏眼巴巴地看着他眼前的筷子道。

    “哦”战常胜拿起筷子道,“现在可以吃了。”

    “我听着你说话如常,你的嗓子好了。”战常胜随口问道。

    丁海杏咽下嘴里的红烧肉,放下筷子,直起身子,端正地说道,“郑医生开的药真管用,药到病除。”

    战常胜见状说道,“不用这么拘谨,轻松点儿。你继续吃,我不说话了。”

    看来真是乡下来的,不知道社会的现状,不但乡下的日子艰难,城里的日子亦是不容易,普通人怎么可能吃得到这些荤菜。

    “这做的菜很地道,你就多吃点儿。”战常胜嘴上不停地说道,却没有动手给她夹菜。

    因为他发现丁海杏比他还讲究,拿着白瓷小勺,将菜都舀到自己的小碗面前,没有碰出一点声音,然后才用筷子夹着吃,吃的时候也没发出声音。

    吃饭的速度虽快,却不粗鲁,一口馒头一口菜,吃的非常的秀气,这教养可真不像农村刚出来的。

    丁海杏被他这么盯着观察,抬眼看着他道,“解放军同志,你不饿吗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我这么吃不对吗”

    “不是,不是。”战常胜看着她随意找了借口道,“只是看你吃的香。”

    “我可是好久没吃到这么香喷喷的饭菜了。”丁海杏感慨道。

    “那你多吃点儿,回去可不太容易吃到了。”战常胜看着她的小脸瞬间黯然了下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明知道现在农村有多艰难,“我”

    “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丁海杏抬眼看着他,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

    “是艰苦奋斗一切都会有的。”战常胜立马接着她的话茬道。

    丁海杏在心里摇头,这话说的两岔了,她是想师出有名,光明正大的补贴家里;而战常胜所说的,难喽起码现在不现实。

    两人边聊边吃,将饭菜吃了个精光,这桌上的菜可是真实在,都是有成人脸那么大的搪瓷小盆盛的。

    “吃饱了吗没吃饱,咱们再叫。”战常胜看着她道。

    “久饿之人,一次不能吃太多了。”丁海杏摆了摆手道,“不然肚子该抗议了。”

    这还叫不能吃太多了,一多半都进了你的肚子了。战常胜头一次发现这么能吃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