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我要吃肉

作品:《六零俏军媳

    “以后他的事你就别管了,这兔崽子不识好歹。”战爸不耐烦地说道,“就为这事找到单位,实在太不像话了。”看着她眼泪又涌出来,缓口气道,“我真不知道你总是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干什么他已经成年了,我已经完成了我抚养他的义务了,他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呗你招惹他干什么”

    当然是败坏他的名声了,相当年将他给磋磨走了,没想到居然衣锦还乡,在朝作战的时候,居然弄了个一级战斗英雄,真是失算。别看老头子虽然嘴上没说什么这心里指定乐开了花,虎父无犬子。

    有他在,我儿子什么时候能出头,即便你在英雄,在生活方面也是一塌糊涂,不把他搞臭了,我就不叫朱雅琴小时候你斗不过我,大了你依然斗不过我。

    我看这大院里还有谁家敢把女儿嫁给你,有道是娶错女人毁三代,彻底将你踩在脚下。

    哼哼眼神里闪过一丝寒芒。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别耽误我工作。”战爸松开她催促道。

    “嗯”朱雅琴温柔地点点头道,在他的面前永远是杨柳弱风、温柔娴淑的样子。

    aaaaaa

    “我说你也不把我没纳完的鞋底儿拿来,这在这儿没事干,大眼瞪小眼的,浪费时间。”章翠兰这手里没东西,感觉没着没落的。

    丁丰收拍着自己的额头道,“我说孩子妈,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儿,你手里拿着那些破东西,让人看见不笑话吗”

    “什么叫破东西,那东西不是给你的穿,有能耐你别穿我做的衣服、鞋。”章翠兰没好气地挤兑他道。

    “那你做啊你现在做”丁丰收得意的瞥着她空空如也的手道。

    章翠兰气得瞪着他,“噗嗤”丁海杏抿嘴偷乐,看着他们夫妻俩斗嘴,真是分外温馨。

    丁丰收看着章翠兰道,“看让杏儿看笑话了吧”

    “咱现在就回去吧”章翠兰想了想道,“早去早回。”

    “好让你把你那破东西早点拿过来啊”丁丰收一猜都知道她想干啥。

    “那你走不走啊”章翠兰起身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道。

    “爸、妈,走什么走啊”丁海杏拦着他们道,“这十点多了,等会儿就该吃午饭了。”

    “亲家等着我们呢”丁丰收看着丁海杏很严肃地说道,“别再给我们留东西,你不是要做漂亮的新娘,乖乖的吃完。听见了吗”

    丁海杏闻言,无奈地答应道,“我知道了。”看来想要给他们补养身体,得师出有名才行。

    “好了,我们走吧”丁丰收看着章翠兰说道。

    “你自己在这里可以吧”章翠兰不放心地看着她道。

    “有啥不可以的。”丁丰收干脆地说道,“医生护士都在,人生地不熟的她能跑到哪儿去”扯着章翠兰的衣服道,“走,走快走。”

    丁海杏下床,章翠兰紧张道,“杏儿你干什么”

    “我送你们”丁海杏抬眼看着他们道。

    “送什么送”章翠兰把她重新摁到床上,“快进被窝去,外面凉。”盖上被子道,“我们吃完饭就回来。”

    丁海杏目送他们离开,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捋了一下麻花辫,等到护士送来午饭,一碗葱花白面疙瘩汤,两个白面大馒头,“你慢慢吃,稍后我来取碗筷。”

    “谢谢”丁海杏忙不迭地说道,目送她离开,将饭倒进了大茶缸里,意念一动床头柜上的饭就进入了空间,把碗送进空间,洗干净拿出来放在了托盘里。

    丁海杏套上灰扑扑的外罩,脚上蹬上布鞋,捏了捏兜里的钱和粮票,悄悄地打开门,旁若无人,挺胸抬头地走了的出去了。

    路过医院大堂的时候,听见有人喊道,“小雪,给我买一个大白馒头。”

    “知道了。”童雪头也不回地说道。

    丁海杏看着朝她走来的白大褂,精致漂亮的面容,高挑玲珑有致的身材,在一水的白大褂中,却掩盖不了她的气质跟风采,俨然是医院里难得见到的美人儿。

    丁海杏一眼就认出她来,童雪,与三十年后的她高官太太相比,少了份雍容华贵,多了份朝气蓬勃。

    两人擦肩而过,谁也没理会谁,希望她今生今世也能对郝长锁不离不弃。

    丁海杏出了医院大门,往哪儿走呢整条街眼前最好的建筑就是医院了。

    这灰扑扑的简陋的街道,我上哪儿找国营饭馆儿啊

    算了走走看,就当锻炼身体了。正直中午下班时间,路上的行人不少,急匆匆的回家,自行车都不多,却收获大部分艳羡的目光。

    现如今正是全力建设新中国的时候,提倡人人参与劳动,所以耐磨耐脏的工装成为了当时的流行服饰。

    且中山装是这个年代最时髦的服饰。

    尽管这里是市区但冬日里,人们的穿着依然是灰黑蓝,很少见一点儿鲜亮的颜色。

    丁海杏溜达边走边看,还真让她找到了一间饭店,门头一个大大的红色五角星,下面红字写着国营长虹饭店,左右两边各写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非常的有时代特色。

    丁海杏径直推开带有窗户的木门走了进去,饭点儿时间里面的人真少。

    也是,这时候普通员工的工资一月20左右,好点的能30多,去国营饭店吃上一顿,可是相当的奢侈啊。

    饭店的大堂很大,摆了十多张八仙桌。桌是方的,桌腿粗而厚实,颜色暗旧。裂开的缝隙里,满布着光亮的油腻。桌子四边是一条条长凳子。

    国营饭店档次明显高了许多。窗明几净不说,更显得规范。

    丁海杏站在墙上贴的菜单,炒肉丝两毛,红烧肉八毛,狮子头一块钱,粮票加起来二斤,可惜后面统统写着没有。

    没有你特么的贴出来干什么馋的我们流口水却吃不到,有意思吗

    炒洋葱 5分、土豆丝 3分很便宜,粮票也要的少,可谁要吃这个,她馋的如饿狼似的,我要吃肉。

    馒头四分钱一个,要二两粮票,这个有,可是干啃馒头,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