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呕死你

作品:《六零俏军媳

    “是”王娟听见李爱国的吩咐麻溜地从绿色帆布包里拿出文件夹,翻到了有关丁海杏的那几页。

    “这里,这里,你详细的看看,然后在最后签上你的名字。”王娟边翻边说道,说着将文件夹递给了丁海杏。

    “好的。”丁海杏接过文件夹,坐在床沿上认真的看了起来。

    大约半个小时才看完,丁海杏才抬起头来看着他们道,“我看完了。”

    “怎么样,有没有要补充的。”李爱国和颜悦色地问道。

    “没有,书记员同志写的很详细。”丁海杏摇头说道。

    “那就签字吧”李爱国说道。

    这一回不用他说话,王娟就将钢笔递给了丁海杏,她接过钢笔,在末尾的签名的地方,工整的写下自己的名字。

    “好了,我们的事情办完了。”李爱国起身道,看着章翠兰笑道,“大娘,这一次以后估计我们不会在见面了,你不用在害怕了。”

    章翠兰被他给调侃地不好意思笑了笑道,“真是非常感激公安同志的明察秋毫。”

    “好了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们走了。”李爱国笑着说道。

    “杏儿,快替妈送送他们。”章翠兰赶紧说道。

    “不用,不用。”李爱国摆着手想外走道,丁海杏坚持把两人送到了门口。

    正好碰见来探病的丁丰收和郝家一家三口,于是在门口又聊了几句,李爱国实在受不了他们的热情,以工作为由,逃也是的溜了。

    丁丰收进了病房道,“李公安他们来干什么”

    “来让咱家杏儿签字什么的”章翠兰摆摆手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倒是把我吓的不轻。”

    “这有啥好害怕的”丁丰收好笑地说道。

    “我怕他们又是来抓咱家杏儿的。”章翠兰拍着自己的腿道,“我现在吓的还腿软呢”

    “瞧你那胆儿。”丁丰收嘲笑她道,“昨天的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还怕什么”

    “你胆儿大,行了吧”章翠兰视线看向郝家两口子道,“亲家,让你们看笑话了。”

    “没什么看见他们我这心里也咯噔一声。”郝父笑着说道。

    “你们吃了吗”丁丰收看着她们母女俩问道。

    “吃过了,你们呢”章翠兰反问道。

    “我们吃过饭才来的。”丁丰收回道。

    “妈,包子,包子。”丁海杏提醒道。

    经闺女这么一说,章翠兰想起来道,“哦我们这有俩包子,你们分着吃了。”边说边指着床头柜上的托盘里,两个比男人拳头还大的大白肉包子。

    “你你这哪来的。”丁丰收不敢置信地看着包子道。

    “是”

    丁海杏接着丁妈的话说道,“是郑医生送来的。”她可不想说是战同志送来的,省得他们追根问底的,人家凭白送包子,这么精贵的东西,不想让他们无端的胡乱的猜测。

    “这医生咋这么好心呢”郝母语气酸溜吧唧地说道,那眼神如黏在包子上似的不舍得离开。

    丁海杏听着非常的顺耳,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碌一转,一脸娇羞地小声地说道,“是长锁哥告诉医生的吧”

    “这个混小子”郝母生气地当场发飙道,老娘已经好几年没尝过肉味了,这面粉也好久没吃了,不说孝敬父母,居然给她吃,瞬间心里不平衡了。

    郝父立马截着郝母的话道,“这混小子总算上道了,海杏是该补补,你看海杏瘦的都一把骨头了。”不着痕迹地瞪了郝母一眼,不说话,就闭嘴。

    郝母这才想起来现在不能得罪丁海杏了,立马脸上堆起笑容说道,“海杏也真是的,这是长锁给你的补身体的,你留给我们干什么呀”

    这变脸的功夫堪称川剧变脸,快的很

    “你们快分着吃了吧”章翠兰见郝母那瞬间拉黑的脸,用脚趾头就知道她心里话,于是故意道,“我们吃过了,长锁那孩子真没的说,早上郑医生还送来了馄饨。”我气不死你,呕不死你。

    “馄饨”郝母肉痛地惊叫道,这个败家子,就是为了哄他们回家,也不用这么下血本吧

    那都是老娘的,我的馄饨,我的包子,心里一番哀嚎。

    “海杏一番心意,咱们就别糟蹋了。”郝母伸手抓着一个包子道。

    “快吃吧”章翠兰赶紧拿过剩下的一下递给了丁丰收,下手晚了,可就没了。

    丁丰收接过包子道,“我不吃,留着中午给杏儿吃。”

    郝母拿着包子,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一时间好不尴尬。

    “爸,快吃吧我孝敬您的。”丁海杏看着丁爸心里难受地说道,早上妈这样,现在爸又这样,人生在世,吃喝真是大事

    “您要不吃,您就是留给我,中午我也不吃。”丁海杏噘着嘴赌气地说道。

    “行,我吃。”丁丰收将包子一分为二,分给了郝银锁道,“银锁,咱俩分了。”

    “丁大伯,这是杏儿姐给您的,您吃吧我不饿。”郝银锁吞咽着口水别过脸道。

    郝母接过丁丰收手里的一半包子,塞到郝银锁手里道,“你丁大伯给的,你就吃。”然后把自己手里的包子,掰了一大半儿给了郝父,“老头子,你也赶紧吃。”

    别看包子够大,掰开也没多少,他们三两口就吃下了肚子。

    这时郑芸带着人来查房了,检查了下丁海杏的身体,尤其是脖子,“恢复的不错,药继续吃。”

    “那大夫,我们能出院吗”郝母着急地问道,在这吃住一天那烧的都是钱啊那都是俺的钱

    “恐怕不行,还得在住两天院。”郑芸严肃地说道,这小姑娘也只有在医院才能好好的调养一下身体,况且战常胜愿意出钱、出力,她当然积极配合了。

    “啊”郝母提高声音道,“还要两天。”

    “是啊病人接连遭遇两场变故,身体很虚弱。”话落郑芸写下病历,带着人离开了。

    留下他们大眼瞪小眼,医生不让出院,现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