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一场虚惊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已经想清楚了,我先去海军军事学院学习几年,然后在下部队。新组建的舰队刚成立不久,现在也正直海军用人之际,我去应该受欢迎的吧”战常胜仔细思量过,认真地说道,“而且这对红缨也好,在这里被你们这些人同情着,闹的她天天都不敢出门见人,本来就现在越来越内向。这样对她的成长也不太好,到了陌生的地方对她和我都好。”话锋一转嬉皮笑脸道,“我们离的很近,你开车一天可就到了。想见面容易的很。”

    “好吧我没有理由可反驳你,离开这糟心的地儿也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高任鸟飞”于秋实叹气道。

    “应该是海阔凭鱼跃。”郑芸笑着说道。

    “行了,你都退成这样了,我想那边也不该在揪着不放了,这事交给我了。”于秋实拍着胸脯保证道。

    于秋实斜睨着眼睛看着他道,“话说,你真的不是躲避相亲而改行的。”他深深的怀疑地看着盯着他。

    战常胜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道,“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嘛”

    “你就是那样的人。”于秋实不客气地说道,幽黑的眼眸滴溜溜的一转道,“这样吧你要调动的手续,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办好的,还要交接手续,你在一个月内把个人问题解决了,我们也就放心了,就真的相信你不是为了躲避相亲而溜的。”

    “不是吧这你都不放过我。”战常胜感觉脑袋晕道,“我一个月上哪儿找合适的结婚人选。”

    “那我不管”于秋实双手抱胸高高在上的说道,风水轮流转,现在开始他抖起来了。

    “我在这里的名声这么坏。”战常胜黑眸轻转,微微一笑道,“不如等我到了新的地方,再拐个女人过日子吧”

    “又想用拖延战术。”于秋实竖起食指摇摇道,“是再也行不通的。”食指点着他的胸口道,“记住我不签字盖章,你是走不了的。”背着手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别不识好歹,推三阻四的,我还不是因为关心你,别人老子才没那闲工夫呢”

    战常胜被气笑了,“你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看着他少有的郑重地说道,“我会认真考虑的。”

    “哎呀,妈呀,老天开眼了,你终于吐口了。”于秋实千恩万谢道。

    “老哥,至于那么夸张吗”战常胜好笑地摇头道。

    “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儿的”于秋实实在太好奇了。

    “我哪儿知道啊得看着顺眼吧”战常胜想了想模棱两可地说道。

    “得,说跟没说一样,谁知道你顺眼的标准什么样”于秋实看着他道,“你老实的住院,我已经了解情况了,我会向上级汇报情况的。”目光看向自个媳妇儿道,“小芸,有人来调查的话,把常胜的病情说严重点儿,最好是老眼昏花,反正就是看不清,懂吗”

    郑芸笑着点头道,“懂我晓得怎么做。”

    “那好你好好休息。”于秋实拍拍他的肩膀道,“我走了。”

    “那个老哥,因为我的事,又麻烦你了。”战常胜起身不好意思道。

    “跟老哥还客气啥”于秋实板着脸道,“在这么说,我可生气了。”

    “我送你。”战常胜跟着道。

    “送什么送你现在可是重病号,这做戏得做全。”于秋实说着把他摁到了穿上,盖好被子。

    郑芸在一旁笑的肚子疼,于秋实看着她道,“笑什么笑,我可把他交给你了,让他最近一些日子给老子老实点儿。”

    “知道了。”郑芸笑着点头道,“走吧我送你出去。”

    “等等”战常胜叫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于秋实道。

    于秋实回头道,“还有什么事”

    “在这里闷的慌,给我拿几本关于海军的书籍,解闷。”战常胜想起来道。

    “行,没问题。”于秋实非常干脆地应道,“回头我给你送来。”

    “谢了”

    战常胜目送他们两人离开,躺在了床上,双手反剪枕在手上。过去种种譬如昨日死,没什么好怀念,好伤心的。

    他没时间想别的,为了父女俩的新生活,他得努力才行。

    aaaa

    早上八点等来了探病的时间,结果没等到丁丰收到来,公安同志又一次登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章翠兰直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李爱国和王娟蒙圈了,这不用行此大礼吧

    “大娘,大娘。”王娟赶紧伸手扶着跪在地上的章翠兰道。

    “妈,妈,您这是咋了。”丁海杏蹬蹬跑过来,扶着腿软的章翠兰道。

    被吓稀的章翠兰紧抓着李爱国的胳膊,哆嗦着嘴,断断续续地说道,“公公安同志,案子不是已经查清了,恁咋又来了。”

    李爱国才明白自己的到来吓着人家老实人了,赶紧解释道,“大娘,大娘,我们不是来抓您女儿的。”

    “不是来抓杏儿的。”章翠兰瞪大眼睛看着他,机械的问道。

    “对,我们不是来抓丁海杏同志的。”李爱国重重地说道。

    “哎呀,我的老天爷,可把俺给吓死了。”章翠兰出溜到地上一屁股坐在地下道,嘴里还嘟囔着,“已经叫同志来了,应该是自己人了。”

    “妈,妈快起来,地上凉。”丁海杏扯着章翠兰道。

    “妈起不来,腿软。”章翠兰低着头,红着脸小声地懦懦地说道。

    “公安同志,麻烦帮下忙。”丁海杏看着王娟说道。

    “好的。”王娟应道。

    两人合力架着章翠兰进到病房,放在了椅子上。

    “谢谢。”丁海杏忙不迭地说道。

    “不客气。”王娟摆了摆手道。

    “公安同志你们来有什么事吗”坐在椅子上的章翠兰喘着粗气问道。

    “是这样的昨儿的事情已经整理写成了报告,有些需要丁海杏同志签字。”李爱国解释道。

    “好的,好的,应该的。”丁海杏忙不迭地说道。

    “王娟将材料递给她。”李爱国看着书记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