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枪声

作品:《六零俏军媳

    黎明时分,太阳还未升起,窗外星辰寥落,寒风瑟瑟,墨蓝的天幕高深而幽远。

    立冬以后,天亮得就愈发地晚了。

    乡下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章翠兰和丁海杏睡饱了后,早早的就起来了。

    洗漱完毕后,丁海杏就看着章翠兰就神经兮兮的,时不时地看向门口。

    丁海杏看着她打趣道,“妈,这么着急想见我爸啊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去,谁想见他那张老脸了,都老夫老妻了,有啥好想的。”章翠兰啐道,眼神又瞟向了门口,紧张的直搓手。

    丁海杏歪着脑袋看着她道,“妈,您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怕公安同志,像昨天一样,突然出现把你给带走了。”章翠兰拍着胸脯心有余悸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一愣,随即抓着章翠兰的手看着她认真地说道,“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别担心了。”

    “真的”章翠兰紧握着她的手道。

    “真的”丁海杏重重的点头,郑重地说道,“现在才几点啊六点多,人家还没上班呢”

    得一句话又把章翠兰刚刚放下的心给提了出来,脸色煞白煞白的。

    “妈,妈,我开玩笑的,您不要当真。”丁海杏吓得赶紧扶着着章翠兰道,心里暗骂自己,知道妈担心自己,还开这种恶劣的玩笑。早知道就

    此时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响,划破了医院宁静的早晨。

    “什么声音”吓的章翠兰将丁海杏紧紧的搂在怀里道,“杏儿别怕啊妈在这里。”然后又问道,“杏儿这是啥声音啊像是放鞭炮的声音,这大早上的扰人清梦。”

    丁海杏紧皱着眉头,这医院怎么会出现枪声呢紧接着就听见走廊外面吵杂的声音。

    “我出去看看”丁海杏轻轻推开章翠兰绕过她走到门口,打开的了门,从不远处病房中清晰的传来,女人的哭喊声,“我不是特务,不是特务。”

    丁海杏和章翠兰站在走廊上,清晰的听到不远处病房内传来的声音。

    由于一大早,大家还都在睡梦中,所以两边的病房都紧闭着房门,走廊上空空荡荡的。

    “我怀疑你谋害军官。”战常胜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清晰的传来道。

    章翠兰紧紧抱着闺女的胳膊小声地说道,“是战团长的声音。”满脸尽是疑惑道,“这一大早的他怎么在医院。”

    “我也不知道。”丁海杏压低声音道。

    听见熟悉的声音,章翠兰反而不再害怕了,拉着丁海杏傻大胆的走了过去。

    “表哥,表哥。是我、是我。”跌坐在地上吓的花容失色的女人拼命的高喊道。

    “我妈是个孤儿,人也去世多年了,哪来的兄弟姐妹,更没有什么狗屁表妹。”战常胜坐在床上厌恶地看着脚底下的女人,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她冷森森地说道。

    他声音很冷,冷到让人毛骨悚然。

    “我我”她指着自己道,“表哥,是我,我是朱兰英”

    战常胜表情冰冷,声音更冷,“给我滚,不然的话下一枪不知道打在”抬了抬眉头,嘴角边勾起抹骇人的笑意,冰寒的话语毫不留情的如刀子般闪着寒光,片片凌迟着对方。

    黑洞洞的枪口更是恶意地从头指到尾,又从尾指到头。

    吓得她连滚带爬的跑到门口,叫嚣道,“战常胜你这个疯子,鬼才要嫁给你,你给我等着,我一定把这个事告诉姑姑、姑父”

    “砰”的一声,这一枪打在了她的脚底下,冒起了烟,“去吧我等着。”战常胜坐在床上,被子搭在腿上,英俊硬朗的面孔却带着笑容,态度却极其轻蔑,语气中更是透着挑衅。

    丁海杏从他的面容上看不出喜怒,但他眼底一闪而逝的杀意她清晰的捕捉到了,他是真想杀人,是什么让他想杀人,她无从得知,别人的事她也无意探究。

    “啊”朱兰英真正感觉到了那排山倒海的杀气,给吓的当场尿失禁了。他是真的想杀死自己,不是说说而已。

    章翠兰也被吓的惊声尖叫,那高八度的声音让丁海杏感觉耳膜都被刺穿了,她揽着章翠兰的肩膀道,“妈,妈,没事,没事,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战常胜面无表情的挽了个枪花,将手枪塞在的枕头下面。冰冷危险的气息蔓延开来。

    丁海杏看着战常胜门口,那名女子狼狈爬在地上,实在让人不忍直视。

    闲事莫管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别殃及池鱼了。

    丁海杏冷漠的扶着章翠兰转身,可章翠兰被吓傻了,全身的重量倒在丁海杏的身上,自然弄出了声响。

    惊醒了沉思中的战常胜,他眯起双眼,冰冷且凌厉如锋的视线射向丁海杏。

    这就很尴尬了,丁海杏干笑着,干巴巴地粗声粗气地说道,“我们路过,路过,上厕所。”丁海杏直接背着章翠兰朝病房走去。

    “方向错了,厕所在那边”战常胜恍若无事的指着厕所的方向,不过回答他的只有空气。

    战常胜自然也认出了丁海杏,轻挑眉峰,支起一条腿,单臂搭在膝盖上,有意思昨儿在派出所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双眸中惊慌失措,身体更是瑟瑟发抖。今儿遇见这种场面那双水灵的眸子里,一改从前的怯懦畏缩,如此的平静,还有跟他说话,他知道自己盛怒中的样子男人都给吓趴了,她居然真是有意思跟昨儿简直判若两人。

    战常胜造成的声响太大,惊动了护士站和值班医生郑芸,她们跑了过来,看着被吓傻的瘫软在地的女人。

    “朱兰英”郑芸自然认得,赶紧让护士将人抬走了,抬脚进了病房,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怒火中烧的看着他道,“说吧怎么回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动枪了,朝群众开枪,你知不知道是什么罪行,你想上军事法庭啊”

    “谁说我朝群众开枪了,我是朝敌特开枪。”战常胜吊儿郎当地不急不缓说道。

    “你少给我装傻充愣,你会不知道她是谁”郑芸看着他毫不在意,玩世不恭地样子,火气腾的一下窜上来道,“你到底知不知道的事情的严重性。”

    当然生气的对象不是战常胜,而是他那不靠谱的家人,天天折腾个没玩没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