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交换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银锁极度失望的闭了闭眼,在睁开眼睛时,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明,狠下心来,“爸、妈,和杏儿姐结婚后,我们就分家。”

    “分个屁。我们老两口还没死呢你就想分家。”郝母立马不同意,一蹦三高的说道,“他爸你怎么说你爸也不会同意的。”

    “我同意”郝父突然说道。

    “他爸,这分了家,谁伺候我们。”郝母着急上火的问道,这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响,没想到老头子,临了变卦,让美梦碎了。

    “我们没病没灾的,胳膊、腿又能动,哪里用的着海杏伺候。”郝父尽管不甘心,却咬着牙认了道。

    不答应不行啊父子俩心知肚明,这是交换条件。他这边敢说不同意他和海杏结婚,他那边就敢搅黄了长锁的好事。

    “还有”

    郝母蹦起来打断了郝银锁道,“你个不孝子,你还有什么”

    郝银锁目光清明冷静地说道,“还有就是我当兵后,邮寄回来的钱财、包裹都是我杏儿姐的,你们不得染指。”

    “你个混小子,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媳妇还没进门呢你就不打算孝顺我们了。”郝母毫不客气地将巴掌打在郝银锁的后背上。

    郝银锁忍着后背上的疼痛,抬眼看着一家之主郝父道,“爸”

    “同意”郝父满嘴苦涩的捏着鼻子说道。

    “他爸,你疯了,连这个你都同意。”郝母震惊地都忘了揍他了,瞪着郝父不敢置信地说道,“长锁刚当兵那会儿,津贴可是寄回来一大半的,只是抹去零头,零花而已。”

    谁会嫌钱多啊况且自己儿子的挣的钱,没道理不先孝敬爹妈,却给儿媳妇的。

    “他的津贴得养他那个小家。”郝父深吸一口看着屋里的郝母说道,“你这种心态不对,孩子大了成家立业,不能全顾大家了。”

    “屁话我是他老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他们养大,不孝敬我们,只孝敬儿媳妇,天地下没有这样的道理。”郝母当即黑着脸道。

    郝父看着她道,“我跟你说不清你给我闭嘴。”随即又道,“铜锁、铁锁长大了也能挣工分了,锁儿那丫头也十六,家务事也得做起来,不然将来到婆家啥也不会,可就丢人了。钱和人咱都不缺,你还惦记银锁手里那三核桃俩枣干什么”凌厉地视线转向郝银锁道,“别得寸进尺。”

    “他爸”郝母不依道,“咱家得孩子还小呢哪儿干那么重的活儿。”

    “杏儿姐来咱家的时候也是十六,怎么她里里外外的活干的,铜锁他们就干不的,都是大小伙子了。”郝银锁当场怼过去道,“你心疼自己的孩子,我还心疼杏儿姐呢”

    “你个王八犊子,老天爷俺咋生了你这个不孝顺的儿子。”郝母一屁股坐在床上,拍着大腿,带着特有的乡音一拐仨弯儿地唱道,“俺咋恁命苦啊”

    “该孝敬爸、妈的不会少。”郝银锁随即表态道。

    “这还差不多。”郝母破涕为笑道,“那你得像你大哥一样,津贴得拿回来一大半。”

    “妈”郝银锁吃惊地看着她道。

    “孩子妈”

    “咋了”郝母振振有词地说道,“我们是能养活自己,也就混个饿不死。可铜锁、铁锁、锁儿结婚不需要钱啊不得给他们攒着。只是土里刨食儿,这辈子就别结婚了。”

    “可银锁把钱都给你了,他们怎么办”郝父阴沉着脸道。

    “杏儿能干,自己挣呗”郝母说的好不轻松,理所应当,“这些年长锁的钱,不都是给咱的。”

    郝银锁已经彻底的无语了,怎么进了一趟城,自己的认知遭受了彻底的雷击。耳听着老两口的争执声,心里打定主意,婚后就分家。

    “那性质不一样”郝父黑着脸说道,跟这老太婆说不轻了,把钱看得比命还重。

    从头到尾,郝家人都没有想过丁家人不同意咋整丁海杏不愿意怎么办一厢情愿的做他的春秋大梦。

    也许在他们心里,被退了亲的丁海杏,那就是婚姻市场的残次品,没人要,他郝家肯让郝银锁娶了,丁家人该感恩戴德的,哪里有丁家人挑剔的份儿。

    郝银锁起身朝外走去,他在待在房间里,非憋死不可。

    “你干什么去”郝父万分紧张地说道。

    “抽烟”郝银锁闷哼说道,“你们别担心,我不会乱说话的。”说着打开门出去,蹲在了门口,从兜里掏出香烟,磕出一根,叼在了嘴里,又摸出火柴,擦亮,点上香烟。

    使劲儿的吸了一口,“咳咳”咳得眼泪都掉了出来。

    仰望着苍穹的点点繁星,心里是五味陈杂,我果然是郝家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对最亲近的人下手也毫不手软。

    郝父、郝母看着郝银锁果真蹲在门口闷头抽烟,一动不动的,终于放下心来,一家三口也无心睡觉,哪里还有那个心情。

    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不知道过了多久,郝母坐在床上实在困的不行,时不时的点着头,甚至还打起了呼噜。

    郝父看她的样子,果然没心没肺的人最幸福,这样都能睡的着。

    郝父看她脑袋都快低到胸前了,这样下去,脖子可撑不了多久,于是伸手扯扯她道,“醒醒,醒醒,要睡床上睡去。”

    吓得郝母一个激灵惊醒了,看着依然蹲在门口如石像的郝银锁嘟囔道,“银锁,你可不能干傻事,坏了大家的好事。”

    “行了,赶紧睡觉去吧”郝父苦笑一声道,扶着郝母躺到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然后走到房门口道,“银锁,还不睡觉啊”

    郝银锁扔掉早已熄灭的烟蒂,起身一个踉跄,蹲了太久,脚都麻了。

    郝父紧张的上前扶着他道,“怎么样没事吧”

    郝银锁拂开他的手,踉跄的回到屋内,躺在自己的单人床上,蒙上被子,背对着他们。

    郝父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苦笑一声,我不想这么做,可是人总得有取舍,儿子等你当了兵就知道在这社会上想要跨越那道封锁线有多难。

    郝父坐在床上,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儿子,心中充满了感激,你的挺身而出,让长锁的良心好过一些。

    缓缓地躺在床上,盖上被子。

    这一夜,几多欢喜几多愁,相比于郝家人彻夜难眠。丁家一家三口睡的格外的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