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各怀鬼胎

作品:《六零俏军媳

    喜欢喜欢你个头,郝长锁真是又羞又臊的双眼充血的瞪着郝银锁,这没脸没皮地话他也说的出来,真是村儿里出来的,带着一股泥腿子味儿。

    却忘记了自己嘴里还没有来得及该掉的大葱味儿。

    话已经说开了,郝银锁目光坚定地看着郝长锁毫不示弱地继续表白道,“可是我越告诉自己不应该喜欢她,我就对她喜欢的越强烈。”愤怒地握紧拳头伸出食指怒指着他道,“现在你对不起她了,是你对不起她。”又高兴地说道,“我虽然为杏儿姐抱打不平,可是我心里又感到高兴,我觉得一直压在我身上的大石头终于没了。”哈哈大笑道,“我这辈子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欢杏儿姐了。我就喜欢她,我娶她,我疼她一辈子。怎么了”

    “你你”郝长锁颤抖着手指指着他愣是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他没有立场、更没有资格,“爸、妈你们也同意他这个荒唐的想法。”

    “爸”郝长锁低声喝道。

    “这个我无法去训斥银锁,在你的事情上,我这当爸的还有一家之主的威严吗”郝父丧气且无比失落地说道,“儿大不由爹。”

    “妈”郝长锁又看着郝母说道。

    “我觉得这样很好啊银锁娶了海杏,我们能像丁家交代了。而且你娶的城里媳妇肯定不会回来伺候我们,有海杏在,正好照顾我们老两口,我们日子过的舒心,你也不用操心,这多好两全其美。”郝母越说越兴奋道,看着他们道,“挺好的。”

    郝银锁看着郝长锁的眼神变的幽深,嘴角冷笑一声道,“妈,等我哥结婚了,您可要常去城里住,也要住住这军区大院,享受一下什么是高干的待遇。在咱村里长子赡养老人可是祖辈的规矩。”满脸笑容地看着郝母道,“妈,您也享受城里媳妇伺候你这个农村婆婆感觉,教教她什么是家规。”

    郝长锁闻言脸更加的黑了,然而他现在却不好开口回绝,银锁占着大义,只好等爸、妈来了,再把他们给劝回去。他可不想爸妈再小雪面前,丢人现眼,更不想被小雪给嫌弃了,露怯。

    我怎么就摊上这样的爹娘与家庭呢

    “咦”郝母闻言美的脸上笑的满脸如菊花似的,“老头子,想不到临老了,俺还能像旧社会的老太君似的,享那诰命的福。”

    “妈,怎么说话呢”郝长锁立马黑着脸道,“您这是给家里招灾呢对新社会不满,还怀念旧社会啊”

    “就你嘴上没个把门的,你以为在家的炕头上呢”郝父板着脸训斥道。

    “俺这不是太高兴了。”郝母慌乱地摆着手道,“俺就是想表达俺高兴的意思,俺绝没有你们说的那个意思。谁不知道党是全国人民的大救星,俺感激还来不及,怎么还敢诬蔑呢”

    “高兴就能随便乱说话,小心祸从口出。”郝父斥责道,“以后在外面尽量少开口,一开口说话就露底儿。”

    郝母忙不迭的答应道,“知道了。”

    被自家男人和儿子数落了一通,郝母吓的瑟瑟发抖都不敢言语了。

    “那银锁的事情你们同意了。”郝长锁不确定地问道,期望他们制止银锁这种疯狂的举动,然而得到的答案是令人沮丧的。

    关键是他已经像童雪坦白了,这会儿对象变弟妹这叫什么事,乱七八糟的有了,这就更能证明丁海杏的人品不行,爱慕虚荣,知道他抓不住了,就抓住即将当兵的弟弟。

    也只能这么说了,让小雪离丁海杏远点儿,也近不了哪儿去他们在城里,丁海杏想进城来,还不知道要熬多久。

    不行的话,银锁新兵连后,把他给支的远远的,这么一想郝长锁放下心来,长吁一口气。

    郝母高兴地扯着郝父的衣袖道,“这是双喜临门,长锁和银锁这下子都结婚了,来年咱们就抱大胖孙子。”呵呵乐的她又忘乎所以道,“咱也不用做那丧良心的事了。”

    “丧良心”郝银锁目光锁住郝母道。

    “妈”郝长锁恨不得堵着她的嘴。

    郝母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吓得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这个老婆子,刚训过你了,这嘴又惹祸了。”郝父无奈地说道,“真是屡教不改了。”

    郝母捂着嘴闷声道,“这个”索性放下手来,破罐子破摔了,“我早点说出来也对,别你说这个,他说这个,弄劈叉了,可就糟了。”

    郝银锁压抑着自己胸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阴森森地说道,“没有我刚才的要娶杏儿姐,你们打算怎么做”

    郝家父母和郝长锁彼此看看,看着郝银锁像变了个人似的,都默不作声。

    “说”郝银锁怒喝道。

    “这有啥子不好说的。”郝母一点儿也没不好意思道,“我们打算把婚期推到过年,回到家将海杏被公安抓进去的事散播出去,有了这样的污点,直接把这门婚事给退了。”

    郝银锁越听攥的拳头越紧,指甲抠在了手心里,滴出了血,简直是怒不可遏,“妈,你们真是好狠的心啊杏儿姐有什么错,退婚还不够,还要朝她的身上泼脏水。你们是要逼死她吗”哆嗦着手指指着他们三个道,“爸、妈你们都忘了杏儿姐为我们家付出了多少,她换来的救济粮,给了我们自己躲在厨房吃糠麸,差点儿没噎死自己。家里攒下来的布票,她大年三十不休息熬夜给我们一家做新衣,自己则穿着打补丁的衣服,舍不得做一件新衣。一颗心全系在我们身上。就因为你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郝父、郝母听着郝银锁的话,一脸的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谁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心狠手辣的,环境给了他们作恶的机会。

    郝银锁越想越后怕,越想是越生气,胸中的怒气再也压抑不住了,冲上去一拳打在郝长锁的腹部道,“都是因为你你混蛋,你丧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