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你疯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一丁丰收跟着郝家三口一路走回了招待所。

    郝父看着丁丰收道,“他大伯,早点儿休息,今儿可把大家累坏了,明儿我们再去医院看海杏。”

    “嗯”丁丰收推开门进了屋,拉开了电灯。

    郝家看灯亮了,起身朝房子尾部走去,大晚上的没有别的事好做,所以也端水洗洗睡了。

    为了省钱,所以一家三口一个屋子,好在部队不缺单人床,有的是地儿睡觉。

    躺在床上的郝银锁,双手反剪头枕在上面瞪着大眼却怎么都睡不着。

    脑子里回想的都是杏儿姐到他们家,相处的点点滴滴。不但做家务,下地干活,下海捕鱼,编草席晚上月色明亮的时候,在地上拿着树枝画着,教他读书认字。

    看着杏儿姐如此的辛苦,他也去县里找事做,帮着拉煤上坡的平板车推车,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次才挣一两分钱,后来又去码头扛麻包

    把自己攒了好久的两毛钱交给杏儿姐,得到的不是表扬,而是杏儿姐质问,“你说你这到底是干啥挣得你在外面干啥坏事你必须告诉我,姐啥苦都能受,就是不能让你走了歪路。”

    “姐,你的话我记住了,这钱挣的干净着呢”他把自己掏苦力挣钱的事说了。

    丁海杏扯开他的衣领,露出了血呼喇喳的肩膀,心疼道,“你个傻小子,干苦力把身子给熬坏了可咋办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辈子就毁了。以后别去干那个了,你要真想帮姐,咱们在家编草帘子,卖给席厂,也能挣钱。”

    杏儿姐的话依然在耳边回响,自从在医院看见杏儿姐那么好的女人哥不要了,退亲了她以后还咋生活,被村里人指指点点的,怎么忍受的了。只要想起这些他的心就疼的纠在一起,痛的无法呼吸。

    在那一刻他明白自己喜欢杏儿姐,只是碍于嫂子这层身份,他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现在杏儿姐不是自己的嫂子了,他是不是可以这个想法生成,就如这心里长了草一样,再也按捺不住了。

    蹭的一下掀开被子,看着躺在对面床上的郝家父母道,“爸、妈,睡了吗”说着跑到门边,拉开了灯绳。

    “你又干啥子,大半夜的不睡觉。”郝母一翻身嘟囔道,“快关上灯。”

    “被你烙煎饼,烙的,我还怎么睡”郝父坐起来道,“你又想干什么”

    “我我爸、妈”郝银锁满脸通红的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想说啥子”郝母烦躁的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打着哈气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郝银锁看着他们二人,把心一横道,“我想和杏儿结婚。”

    一句话把郝家两口子的的瞌睡虫给吓跑了,砰的一声房门也被郝长锁给踹开了。

    郝长锁可没有心情睡觉,将童雪送了回去,在她的朋友宋雨戏谑眼神中,落荒而逃。

    一路急行军跑回了军营,童雪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