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说服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不是你的错,是那个该死的混蛋,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郝长锁轻声细语地劝慰道。

    丁海杏颤抖着手歪七扭八地又写下,“我那事你的战友们还不知道吧”

    郝银锁从字体中也看得出她内心的慌乱,很担心事情被他的战友们发现,心头微动,“那个海杏,朗朗乾坤,青天白日的发生重大的就抢劫这事闹的沸沸扬扬的,虽然我的战友们还不知道是谁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尤其抢劫你的混蛋肯定会被判死刑,吃枪子,这事情要想平息下来,还得等上一段时间。”

    “所以呢”丁海杏在本子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她隐约能猜到他的意图了。

    果然郝长锁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吞咽了下口水道,“只要有心还是能查到你的,我不想你被人家指指点点的,活在大家同情的眼神里,你也不想我们的生活被打扰吧所以我想着我们的婚事延后三个月,那时候正好春节,我请假回家过年正好我们也扯证结婚。”话既然说出来了,再接再厉道,“而且这两年你也受了不少的苦,看看瘦的只剩一把骨头了,你回家趁此机会好好的补补,吃胖一点,好做一个美丽漂亮的新娘子。”

    丁海杏暗自咒骂一声,心底竖起了中指,好一个地地道道的小人。这是想干什么想把她给支回去,然后尽全力的攻下高干女友这块高地,生米做成熟饭,然后随便一个理由就把她给打发了。

    丁海杏低垂着头瞳孔剧烈地收缩,微微眯起了眼睛,她不得不将她进派出所对质的事情,和郝长锁联系起来。

    好歹毒的心思,如果进去被侯三死死咬住出不来,那正合他的心意,虽然事情出现波折,但表面证据成立,她就死定了。

    如果她侥幸逃脱了也没关系,有没有私下交易只有她和侯三,各执己见,各说各有理。然而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他完全以这个污点,拒绝亲事。

    这年月不管你是好、是坏,进过派出所,在普通人的眼里,那就是污点。

    现在怎么办显然不答应不行,他的理由很充分,让她无从辩驳,一切都是为了她着想。

    以她的个性,那是一切都听他的,他说月亮是方的,丁海杏也不会反驳。所以她如果极力的反对,肯定会引起他的疑心。

    丁海杏在本子上力透纸背地写下了一个,“好”

    这样也好,她答应回家,他就会放松警惕和她的高干女友见面就可以无所顾忌,她也有机会抓奸抓双。

    郝长锁欣喜若狂,却极力的表现的一脸的不舍,真是好不辛苦。

    丁海杏抬眼看着他极力压制着微翘的嘴角,这样走也太便宜他了,在心底悄悄盘算了一下,写道,“你说的对,我是该好好的补补,医生说我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可是现在粮贵,我想吃胖点儿,可是”翻开自己的兜,空空如也,一脸的不好意思。

    不是丁海杏没骨气,而是这年月她是真的穷的叮当响,她有空间傍身可以补身体,而爸、妈也明显营养跟不上。

    没有粮票和钞票,丁海杏想去国营食堂买些吃的都不成。

    而且这是她该得的,为了郝家人当牛做马,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爸、妈也吃不饱,她实在太不孝了。

    现在他郝长锁放点儿血是应该的。

    郝长锁明了她囊中羞涩,立马将兜里的钱和粮票,统统一股脑的塞给了丁海杏,只要能将人打发走了,只不过损失点钱财而已,是值得的。

    丁海杏看着眼前的钞票与粮票,这么点儿,够干什么又将钱和粮票递给了郝长锁。

    “这是给你的,你还给我干什么”郝长锁诧异地看着她道。

    丁海杏贤惠地写道,“都给我了你怎么办”眼角的余光看向郝长锁带着一抹算计。

    郝长锁看着笔记本,脸上浮起灿烂地笑容,“没关系,我回去找战友拆借一下,等下个月津贴和粮票下来了,我再还给他们。”

    丁海杏极快速地写道,“那怎么好意思”

    “你的身体要紧。”郝长锁一脸温柔地看着她说道。

    丁海杏愣是将脸颊憋了个通红,才造成了娇羞的模样,不行了,感紧结束谈话,在说下去,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可是这不够啊”丁海杏为难的将手里的票证与钱财又还给了他。

    “你一个人还不够”郝长锁讶异地说道。

    “我怎么可能吃独食呢你可真是不孝,郝叔和婶子,还有我爸妈、银锁不吃吗”丁海杏手中笔,力透纸背地写道。

    郝长锁看着一愣,随即道,“那我明儿再拿给你。”

    “时间不早了,我不打扰你了,回去晚了要吹熄灯号了。”丁海杏知e趣x地说道。

    郝长锁闻言迫不及待地起身道,“关于婚事的事情,还麻烦海杏在你爸、妈面前说一下。”

    “嗯”丁海杏顺从的点点头道。

    “你们什么时候走”郝长锁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丁海杏手中的笔不由的一顿,猛然抬头看着他,微皱着眉头。

    察觉自己语气中的急切,郝长锁尴尬不已,在丁海杏的眼神中他浑身的不自在。

    “我的意思是,知道你们的归期,我好有准备的钱和粮票给你,还得提前买车票。”机灵的郝长锁想起来道。

    “哦”丁海杏在笔记本上又写下,“出了院,我们就回家。”

    “那医生有没有告诉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院。”郝长锁急切地追问道。

    丁海杏懒得跟他废话了,直接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而那双清透的双眸,只是淡淡的打量他,在她的目光下,郝长锁竟然感到大冷天也手心出汗了,无法言喻的紧张,找了个借口道,“算了,我找医生问问。”

    丁海杏拿着笔记本,刺啦一下,将她刚才写的字,撕了下来。

    然后才将笔记本和钢笔还给了郝长锁。

    郝长锁刚接过笔和笔记本,此时丁家两口子和郝家的人推门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