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认错态度非常真诚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家和郝家人一路往医院赶,丁丰收和章翠兰心急着见闺女,所以走在最前面。

    “长锁和你妈先走,跟着你丁伯。我有话跟银锁说。”郝父看着郝长锁压低声音道,“丁家又催婚了,你知道该怎么做明白吗”

    “嗯”郝长锁明了的点点头,不就是按原定计划,先哄着丁家人回杏花坡。

    郝银锁双眸如铜铃般瞪着不知羞耻的郝长锁,他怎么能如此的心安理得呢

    郝长锁和郝母疾步追了上去,跟在了丁家两口子后面。

    “爸,您还有什么跟我好说的我不是都答应你了,我现在也成了卑鄙小人了。”郝银锁失魂落魄地说道,“他当兵几年,家里全靠杏儿姐一人撑着,他个陈世美,你和妈还帮着他,你们的良心能安吗”

    “银锁啊你哥也不容易啊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咱全家,农村实在太苦了。”郝父自责地说道,“你要怨就怨我这个当爸的没本事了。”

    “爸这不是您的错,他错了,您干吗将他的错,揽在自己身上。”郝银锁无比郁闷地说道。

    “这世间的事吧唯有婚姻有时跟这个人品没有关系的。”郝父感慨道,“你哥他不是提了裤子不认账的那种小人儿,都是咱拖累了他了。”

    “那都是他的借口,谁要他的好心了。”郝银锁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烦躁的搓搓脸,“我知道我哥他这么多年受的委屈,我知道他也是为我们好,他是老大,担着长子的担子。”

    “你能体谅他,这说明我儿长大了。”郝父欣慰的笑道。

    “可是做人不能这么不厚道吧大家都艰难好不又不是只有他一人辛苦。”郝银锁心里难受纠结地说道,“我一想起杏姐,我就恨他。”

    “我知道,你杏儿姐为我们家付出了不少,不是她,我们真熬不过前两年,我们会补偿她的。”郝父大仁大义地说道。

    “呵呵”郝银锁冷笑一声道,“爸,怎么补偿,您不知道退了亲的女人还有活路吗”

    “不会的,海杏是队长的女儿,村子里有很多人喜欢的,嫁不了你哥,还可以嫁给别人啊”郝父立马说道,只不过这到底是有些愧疚,中气不足,心虚的很。

    话不投机半句多,郝银锁极度失望地看了眼郝父,他到底给爸妈灌了什么汤,让爸妈舍弃相处了几年的杏儿姐。

    天色暗了下来,郝父因为营养不良眼神不太好,所以没看见银锁面部表情,恳求道,“银锁爸求你了,别节外生枝好吗”接着又道,“这要是得罪的高官的女儿,咱们就彻底的完了。”

    “合着看着我杏儿姐好欺负是不是”郝银锁痛斥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是骑虎难下了。”郝父也无可奈何道,“总要得罪一头。”

    “爸,您当人家都是傻子,您就不怕到头来两头落空。”郝银锁冷笑一声道。

    “不会的,你哥对这事十拿九稳的。”郝父信心十足地说道,声音很大,仿佛在说服自己,也在给儿子打气一般。

    “他好自为之吧我不会说什么啦”郝银锁极其困难的憋出一句道。

    得到了确切地答案,郝父说道,“快走吧脱离大部队太久可不太好。”两人加快步伐,追赶前面的人。

    aaaa

    两家人到的时候,丁海杏刚刚一口馒头,一口汤的将白面疙瘩汤和大白馒头吃到了肚子里。

    护士刚刚端走了托盘,也许是有人大招呼,服务的的格外周到。

    丁海杏看见爸妈来,眼睛一亮,待看到他们身后的郝家人,眼神立马黯淡了下来。

    丁海杏立马招手,腾了腾地儿,让丁爸、丁妈坐在床上。

    至于郝家人自己找地坐儿,章翠兰抓着丁海杏地手问道,“杏儿,吃了吗”

    丁海杏眉眼含笑如一弯月牙般的重重点头,手指指他们。

    “我们也吃过了。”章翠兰拍拍她的手道,“你别竟操心我们,怎么样好多了吗”她指指她的脖子道。

    丁海杏又点点头,无声地说道,“没事。”

    章翠兰手轻轻扯开她的领口,“还说没事你瞅瞅,掐的黑老紫,那杀千刀的,老娘当时应该多踹他几下。”一脸的遗憾。

    “噗嗤”丁海杏看着老妈咬牙切齿的模样,心中暖暖的,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脸上的笑容如绽开的杏花,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嘴角上扬弯出美丽的弧度。

    “能在看见我闺女笑了真好。”章翠兰高兴地说道,“我还真怕你被这接二连三的变故给吓着了。”

    丁海杏嘴角噙着愉悦的笑意,满足地看着丁爸、丁妈。

    “总算雨过天晴了,杏姐没事就好。”郝银锁痴痴地看着丁海杏,傻笑道。

    丁海杏闻言看向郝银锁,对于他,种种往事袭上心头,无论是从小跟在她屁股后面,像个男人似的帮她。还是为了她终身未娶。

    然而这一切是不会让她心软的,往事种种随风而逝。从她回来的那一刻,她与郝家就势不两立,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郝银锁看着她明亮清澈的双眸,像是从海里捞上的黑珍珠,散发出柔和温暖的光芒。

    他不明白这么好的杏儿姐,为什么大哥不要,她再也不是他的嫂子了。

    不是他的嫂子了想到这里郝银锁抑制在心底的感情再也压抑不住。

    “海杏”郝长锁温润如玉的声音悠悠传来,打破了郝银锁心底的那片旖旎情丝。

    “你感觉怎么样抱歉,我实在太忙了,你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也没能及时出现。”郝长锁满心自责地说道,认错的态度非常的真诚,真诚的让人无从指责,“幸好你平安无事,真是谢谢英明神武的公安同志了,明察秋毫,证明了你的清白。如果你没出来的话,我都打算结束训练后”

    “都打算什么”丁丰收充满质疑地目光看着他道。

    “我都打算去求我的上司了。”郝长锁眉宇间一副关切的神情道,“副营不行,我就去找营长、找教导员,他们和地方一直有来往,每年帮着训练民兵什么的就是下跪我也要求着他们不管是谁也要帮忙把海杏给救出来。”那种为了海杏豁出去的样子,无比真诚的双眸,果然引得耳根软,心又软的章翠兰立马就原谅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