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争执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疯了,他是你哥。”郝母走过来挥起巴掌噼里啪啦的打在郝银锁的后背上,接着又忙去看郝长锁蹲在他面前道,“长锁,他打你哪儿了,打疼了吗来让妈看看”双手捧着他的脸,赫然看见嘴角都出血了,勃然大怒道,“你个混小子,敢打你哥,我看你是皮痒了不是。”

    郝银锁气愤不过,“妈,您还帮着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说着又攥起了拳头。

    “银锁”郝父赶紧身体挡在了郝银锁的前面,拦着这个莽撞的小子。

    郝银锁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手指着被郝母搀扶着站起来的郝长锁狠声质问道,“你还是不是人,没有杏姐,能有你的今天吗”

    郝长锁轻轻拂开郝母的手,一脸愤恨地说道,“你想干什么”

    “爸、妈,你们也同意,哥这么做”郝银锁跺着脚愤愤不平地说道,“爸、妈,咱们全家老小,没吃没穿,如果没有杏姐,咱早在两年前就饿死了,如今坟头上的草都长老高了。妈不是杏姐没日没夜的编草帘子,您哪来的钱买药。”

    三人默不作声,郝父有些心虚,一辈子没有做过昧良心的事,还是看着海杏长大的长辈,被儿子这样指责,实在有些抬不起头来。

    没有被人拆穿指责时,可以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是对的。可现在被儿子明晃晃的指责忘恩负义,那层遮羞布被扒了,赤果果摊在眼前,非常的难堪与狼狈。

    “哥,你别忘了,没有杏姐,能有你的今天。”郝银锁厉声指责道,“你之所以过的如此舒服,是有人替你承担了痛苦。”

    这恰恰是郝长锁最为反感的,以为他是靠女人起家,抬起头来辩驳道,“我有今天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挣来的。”

    “是说的对,到军营后,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挣来的,可是如果没有那张入伍名额,你什么都不是”郝银锁凶狠地瞪着郝长锁,粗犷的声音令人震耳欲聋,他视线紧紧锁在郝长锁身上,嗤笑一声道,“哥,你成了军长的女婿,希望你还能说出将来的一切是你挣来的。”

    郝长锁被噎的满脸通红,郝母立马黑着脸说道,“怎么跟你哥说话呢你哥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咱这个家。不是你哥,你能当上兵。”

    “我不当兵了,你别在拿我们为你的私欲做借口。”郝银锁立马说道。

    “你个混小子,浑说什么你哥好不容易弄来的机会,你说放弃就放弃。”郝母气的黑着脸,挥着巴掌拍着他的后背道,“我揍你这个不识好歹的混小子。”

    郝银锁抱头蹲在地上背对着他们固执地闷声说道,“妈,这人心都是肉长的,都应该讲良心。您怎么也跟着哥起哄啊”

    郝母打累了一屁股坐在床上呼哧带喘地说道,“你这头倔驴,你哥也是为了这个家,还不是想把咱们都带进城里。”

    郝银锁一动不动地说道,“这城里有啥好,俺待不惯,俺觉得杏花坡挺好的。”

    “你这天生受穷的命,你个混小子,气死老娘了。”郝母看向郝父道,“他爸,你给我使劲儿揍这脑袋不清楚的小子,把他给我揍清醒了。”

    郝银锁腾的一下站起来,瞪着郝长锁扯开嗓门厉声质问道,“你呢你的良心呢你的良心上哪儿去了让狗吃了。”目光看向一家之主道,“爸,您也同意他这么做杏儿姐怎么办她为这个家付出那么多,哦哥攀上高枝了,就把人家给踹了。”

    郝父在内心挣扎了许久才蹦出一句,“银锁,感情的事不能勉强,这是你哥自己的事情,儿大不由爹。”

    郝银锁闻言非常的失望,却坚持道,“我知道,他的亲事,我这个做弟弟的没权过问,可是杏儿姐不一样,我必须要问。”

    “银锁”郝长锁抬起手背擦了下嘴角的血渍,为自己辩解道,“银锁,你想一想,你跟你杏儿姐在一起待的时间,远远超过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是不是”

    “所以你就这么心安理得的抛弃杏儿姐了。”郝银锁食指颤抖地点着他道,“你让我看不起。”

    “银锁,结婚是一个人一辈子的大事,我和你杏儿姐没有共同语言,我说什么她都听不懂你明白吗”郝长锁一脸委屈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别给我诌那文艺词,我听不懂。”郝银锁挥着手道,眼睛横着他道,“你不就是嫌弃杏儿姐农村人出身,不能像高官的女儿给你带来高官厚禄,整那些共同语言干什么笑话,刚进城几年,你和那高官的女儿就有共同语言了,人家说什么你特么的能听懂”极度失望地看着他道,“你变的面目全非。”又怒声道,“你结婚是一辈子的事,那杏儿姐一辈子就不是一辈子了。人家活该成为你的垫脚石。人家一辈子都给了你了,你到现在居然能说出这种狗屁话,你根本就不配穿这身军装,你连最起码的责任心都没有。”

    “银锁你想干什么”郝长锁惊恐地看着他道。

    “我去找你们领导,让你和杏儿姐结婚,告诉你们领导杏儿姐是你的对象,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结婚。”郝银锁双眼通红疯也似的说道,“我还要告那个军长的女儿,怎么能随便破坏别人的家庭呢什么东西,烂玩意儿,她连给杏儿姐提鞋都不配。”

    郝长锁闻言上前一把抱着郝银锁道,“郝银锁你给我冷静点儿。银锁,你听我说,很多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我想让咱全家人都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很多事情我是不是得考虑周全。”

    “周全个屁郝长锁,你混蛋,你放开我,你个陈世美我没有你这样的哥。”

    郝银锁被郝长锁给钳制住,他只能像牛一样硬拱,不管不顾的大喊道。

    郝长锁闻言立马大叫道,“妈,快来帮忙,让人听见就坏了。”

    “哦哦”郝母赶紧上来,用手捂着郝银锁的嘴。

    “呜呜”郝银锁摇着头极力挣脱郝母的手,却被她如影随形的跟着,为了大家的未来,郝母可真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