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打蚊子’

作品:《六零俏军媳

    跟着郝长锁在吃上也不算多好,尽管吃的窝窝头,喝的黄糊涂,可那都是纯玉米面的,可也比他们在家里吃的要好。在家玉米糊糊清的就像涮锅水,可照见人影。吃的玉米糠麸团的野菜团子,拉嗓子,难以下咽。

    丁海杏倒是想让爸妈留下来,可是她知道开口也没用,囊中羞涩,尤其是出门在外。爸妈可舍不得在外面买着吃,人穷志短啊

    丁海杏只好点点头,章翠兰拍拍丁海杏的肩头道,“好好休息,妈晚上再来看你。”

    “嗯”丁海杏简单地回应了一声。

    “那海杏我们走了。”郝母看着她道。

    “杏儿姐,我走了,你好好养病。”郝银锁依依不舍道,一步三回头。

    丁海杏朝他们点头示意,目送他们离开。

    等人走了,丁海杏下了病床,趿拉着布鞋,关上房门并且给插上了。

    作为鬼修的丁海杏赚钱到不着急,对于她来说办法多的是,只是有些心疼自家爸妈。而且有钱,也得师出有名才对,大咧咧的拿出来,爸妈那耿直的性格指定认为她学坏了。

    在挣钱之前先把郝长锁给解决了,该怎么解决,有道是抓贼拿赃,抓奸抓双的。最简单的操作就是拍照,如此就铁证如山,可是没有相机啊吃都吃不饱年代,相机可是奢侈品,普通人家可是没有的。

    算了,人在医院,先休养两天,把这副营养不良的身体先养养。

    丁海杏微微闭起了眼睛,能感觉到体内微弱的修为,大道三千,殊途同归。

    不过是从头开始修炼而已,对于她来说,已经有了修炼的经历,手中掌控着前世所习功法的要义,根本不存在象从前那样懵懂探索中进阶的困难。

    那时候可真是摸着石头过河,一路跌跌撞撞的,好在自己的运道还不错。鬼修之路,除了刻苦努力,领悟能力超强,道心坚定,也少不了机缘。

    机缘有天定,半点不由人。自己的机缘也不差。

    修鬼道不修仙,大千世界,天地四方为宇,古往今来称宙,合起来才称宇宙,过去,未来,现在都在这宇宙,生到尽头便是灭,灭到尽头便是生,宛如一个太极,循环不息,这才是真实。所以她还是选择修炼熟悉领域鬼道。

    只要修为贮备足够,随时可以进阶,比从前可是幸福多了。以后自己修自己的道,乐的逍遥自在。

    对于丁海杏来说,习惯于掌控一切,习惯于力量在手的感觉,再次回到零,得赶紧修炼起来,让自己强大起来,不再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等着任人宰割与欺负。

    从兜里掏出侯三说的那两张钱币,默念咒语蹿出淡淡的幽绿色火焰,看的很渗人,这是鬼火,九幽冥火,点燃了那两张钱币,霎时间化为灰烬,消失在空气中,连个渣渣都没有。

    呼毁尸灭迹,这下可以放心了。

    不知道自己修炼的空间还在不在,有没有和自己一起重生,凝神静气,意念探入空间,还好,还好都在这下子修炼事半功倍。

    由于在漫长孤独寂寞的修炼后,虽然是鬼修,修炼之后修为大增,重回阳世,行为举止还是人类的生活习惯。尤其又经历了末世,所以空间如农场一般,种植的粮食,储存着食物,也能畜养活物。

    所以空间里不但存储着,她种出来的粮油米面、这漫长岁月收集下来的日用百货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还有精神食粮。

    可惜现在由于师出无名,这些只能看不能摸。

    这些外在的随时可以拥有,而空间有一片极寒之地,终年白雪皑皑,所修灵气极寒、极纯充足,适合修炼,这才是根本、重点。

    而这极寒之地的雪融化后,涓涓细流充满了空间灵气的泉水,长期服用,不但能强身健体,排毒养颜。

    丁海杏拿着茶缸意念一动注入泉水,用九幽冥火加热后才饮用。

    精纯的灵气进入身体,丁海杏立即盘腿打坐起来,灵气随着功法运转,游走于奇经八脉。

    aaaa

    相较于丁丰收两口子喜上眉梢,郝家夫妻可是心神不宁地回到了部队的招待所。

    “银锁,你陪着你丁大伯、大娘说话,我们去找你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郝父看着郝银锁直接吩咐道,目光又移到丁丰收两口子身上道,“屋里暖和,老哥在屋里暖和暖和,在派出所外面冻坏了吧我们去找长锁,吃饭的时候在叫你们,中不”

    “中”丁丰收很痛快地应了,实在这两天担惊受怕,给折腾坏了,想了下道,“老弟,我们来了几天了,虽说冬闲,地里没活儿,可也不能一直待着不走吧也该回去了,这孩子们的亲事”

    “我知道,我这就跟长锁商量,尽快办了。”郝父没有丝毫犹豫地当场应道,实在是他没办法拒绝,人家把团长大人都给搬出来了,所以这事该怎么办得先找到长锁,把这事合计一下。

    “银锁,好好照顾你大伯和大娘。”郝父看着银锁说道,不过这小子呆呆的看得傻不隆冬的,拍了他脑袋一下道,“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

    “听见了,听见了。”郝银锁低垂着头应道,听见大哥和杏姐要结婚了,他的心如撕裂般的疼痛。

    郝银锁失魂落魄地送走爸妈,屋外的冷风吹醒了他发昏的脑袋,杏姐本身就是来跟大哥成亲的,他本来就是自己的大嫂,他怎么可以有非分之想呢

    “啪”的一下,郝银锁抬手甩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清醒。

    “你这孩子,干什么打自己一嘴巴。”丁丰收对于他的异常举动担心地问道。

    “我打蚊子呢”郝银锁顶着脸上浮现的巴掌印道。

    “瞎说什么这都冬天了,哪儿来的蚊子。”章翠兰看着这傻小子好笑道。

    郝银锁一下子就被章翠兰给戳穿了,一时语塞,慌乱地结结巴巴地解释道,“那个杏姐平安归来,我还以为在做梦呢所以就打了自己一巴掌,呵呵”

    “傻小子,不是梦了吧”丁丰收笑着打趣道。

    “真疼不是梦。”郝银锁傻乎乎地笑道。

    “真是个傻小子,哈哈”丁丰收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大笑起来。

    “快进来,快进来,外面冷。”章翠兰招手让郝银锁赶紧进来,别傻站在门口了。

    “哦”郝银锁走进来,赶紧将门关上了,陪着老两口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