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劝和不劝离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赶紧摇着头,紧抓着丁丰收的衣摆,示意他们自己没事。

    “没事你哭啥子咧”章翠兰着急上火的问道。

    “你们不吃饭。”丁海杏声音嘶哑如破锣般的抽抽搭搭地说道。

    章翠兰闻言心中一暖,讪讪一笑道,“你这傻丫头,我们早上吃得饱,三合面的馒头,白面多。扛饿。”哄着她道,“快别哭了,瞧这眼睛又红又肿,都成兔子了。”满眼揶揄地看着她。

    “现在知道心疼我们了,在家的时候,咱家有啥好东西,就想着你公公、婆婆,没良心的丫头。”丁丰收抬眼夸张地看看窗外,“这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啊良心回来了。”

    “爸”丁海杏羞愧万分道,她太不孝了。

    “杏儿,别听你爸,他刀子嘴豆腐心,咱家就属他最疼你了。”章翠兰赶紧和稀泥道,啪的一声一拍大腿道,“糟了”

    “什么糟了,一惊一乍的,想吓死人啊”丁丰收看着她问道。

    “咱急急忙忙的跟着解放军同志的车来了,忘了去撒尿的银锁了。”章翠兰腾的一下站起来道,“这傻小子,回来找不到咱们不定怎么着急的,还有,还有郝家大兄弟和弟妹他们回去看不到咱们怎么办”抬脚朝外走道,“不行,我得去看看。”突然想起来道,“你刚才去拿钱,没有看见银锁。”

    “没看见”丁丰收说道。

    章翠兰埋怨地看着他道,“钱拿到手了,你也不说在外面等等银锁,你说你这么着急回来干什么”

    “等什么等鼻子底下张着嘴不会问啊”丁丰收伸手拦着章翠兰道,将人扯回来道,“你给我老实的坐着,哪儿也不许去。”他心里是一肚子怨言,“杏儿,今儿就是当着你的面,爸把话撂这里,我对他郝家意见大了。”

    “他爸,说这个干什么”章翠兰拽拽他的衣袖,“你这不是让杏儿为难吗”

    “为难我也要说,杏儿出了这么大的事,人都进了班房了,他郝长锁连个照面都不打,什么意思还不是怕咱家杏儿连累他,什么东西”丁丰收看着病床上的丁海杏道,“闺女,这样的男人咱不能嫁,嫁过去,你就擎等着一辈子给他们老郝家做牛做马吧等回去,爸在给你找个好的。”

    “杏儿,别听你爸胡说,长锁人在部队,哪儿能想出来就出来。你郝叔与婶子还有银锁不是担心地跑前跑。”

    章翠兰地话没说完,就看见丁海杏无声地张大嘴说道,“好”

    “杏儿你说啥”丁丰收和章翠兰齐声问道。

    “我听爹的,不嫁。”丁海杏一字一句困难地说道,现在可是巴不得呢由丁爸拦着,正合了她的心意。

    章翠兰扭头瞪着丁丰收,“看你干的好事,我跟你说闺女的亲事要是让你给搅黄了,我跟你没完。”继续啐他道,“杏儿和长锁可是在村子里摆了席的,这婚事你这生产大队长的老脸往哪儿搁。”

    “闺女,爸刚才都是气话,你妈说的对。”丁丰收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

    丁海杏在心里轻叹一口气,她就知道丁爸说的是气话,怎么可能放弃有大好前程的郝长锁。与同村的同龄人相比,长锁已经是很出类拔萃了,是好女婿的标准。

    他也只是想用这件事拿捏一下郝长锁,让他对他的女儿也就是自己好一点罢了。

    放弃这桩好姻缘,他们肯定不同意,所以只能另想他法,她得加快脚步。不然的话,郝长锁为了踢开她这个绊脚石,不知道又起什么幺蛾子,没想到当年那个憨厚的小子变得如此心狠手辣。

    夫妻俩不停地为郝长锁说着好话,如今这年月劝和不劝离,讲究的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丁海杏能理解他们二老。

    她又不能告诉他们,所谓的好女婿就是害她之人,没有证据,说了二老也不相信。只要自己主意正,爸妈扭不过她的,就如当初她一心一意想嫁郝长锁一样。

    aa

    而此时的郝银锁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怎么去铁道那边撒了泡尿,回来这丁大伯和大娘,咋就不见人影了。

    老实巴交的郝银锁也不敢乱跑,来来回回地踱着步,自言自语道,“人呢大伯,大娘,你们上哪儿了。”

    左等不来,右等不到,正当郝银锁急得快哭出来的时候,郝家夫妻拿着窝窝头到了。

    “银锁,怎么就你自个在这儿,你丁大伯、大娘呢”郝父看着急得满头大汗地郝银锁道。

    郝银锁一看见他们来了,泪憋不住哭了出来,“爸、妈,俺把丁大伯、大娘给弄丢了。”

    “别哭,别哭,把话说明白,什么叫给弄丢了。”郝父抓着他的双肩,看着他道。

    爸妈来了,有了主心骨的郝银锁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抽着气道,“你们走后,俺们一直就在等李公安找来证明杏姐是被人冤枉的证人。俺突然尿急,可这城里不能随地大小便,可俺不知道茅厕在哪儿呢丁大伯就让俺过了铁道,随便找个犄角旮旯里解决。俺就去了,可俺怕被人看见,走的有些远,有些偏,迷路了,俺再回来的时候,丁大伯和婶子就不见了。”

    “你这傻小子,你不会找人问问啊”郝母看着蠢笨地小子不客气地抬手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

    郝银锁揉着后脑勺,无辜地说道,“俺没看见啥人,俺看见城里人,话都不敢说了。”

    “你没进派出所问问”郝父指指里面的大院道。

    “俺俺不敢进去。”郝银锁缩手缩脚地说道。

    郝父看着他那副小家子气,一定得把他给掰过来,不能继续在农村带着,不然这人耽搁了,就废了。

    郝父突然地说道,“你哥给你弄到当兵的名额,一定给我去大熔炉里,好好的练练。”

    “爸,俺急着找丁大伯和大娘呢您现在说这个干吗”郝银锁一头雾水道,“这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