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待遇提高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郑芸送走了自家老于,朝医院内走去,拧着眉,为常胜的个人问题,老于可真是操碎了心。

    这事还真不好办,关于常胜家的破事整个军区都知道,沸沸扬扬的,就如她们医院这护士、军医有谁愿意嫁给这样一个糟心的家里,也只有不知道情况的乡下人,这难道常胜只能娶个大字不识一个,无知的乡下妞儿,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唉

    aaaa

    丁海杏舒服地躺在医院病床上,心里着实松了口气,侯三这一回是彻底的下线了,没机会再翻身了。

    紧皱着眉头,她对自己的催眠虽不至于十拿九稳,但七八分把握还是有的,反应如此的迅速,没有人点拨打死她也不相信,直觉让她想到了郝长锁。

    出现如此大的岔子,跟他设想的不符,他不可能坐以待毙,现如今他是骑虎难下,两人的形势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对郝长锁的了解,想要抓住他的小辫子还真不好办

    “杏儿,想什么呢赶紧闭上眼睛休息,在哪里待了那么长的时间吓坏了吧”章翠兰满眼关切地看着她道,手里掖着她的被子。

    回过神儿来的丁海杏摇了摇头,此时门吱呀一声开了,护士拿着住院用的一系列用具。

    暖、茶缸、脸盆

    章翠兰起身嘴里不住说道,“谢谢,真是太谢谢了。”说着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兜道,“同志,待会儿俺把押金给你送过去。”

    “有人付过了。”护士笑着说道,“有什么需要,到护士站找我就好了。”

    章翠兰将护士送到了门外,关上房门,看着丁海杏道,“咱这待遇明显高升了,你说谁这么好心”

    “您说”丁海杏的声音沙哑的听着费劲儿。

    章翠兰赶紧说道,“你就少说两句,你忘了你嗓子不舒服。”

    丁海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举手行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哦你说的是解放军同志。”章翠兰肯定地猜测道。

    “嗯嗯”丁海杏重重地点头,双眸深邃幽暗,讳莫如深。

    “这人情欠的咱得好好的谢谢人家。”章翠兰看着她满怀感激地说道,“这一次你有惊无险,多亏了解放军同志。”

    “咚咚”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护士再一次进来,这一回是来送药的,交代了如何服用后,就离开了。

    章翠兰拿着暖水,往茶缸里倒了少半茶缸水,端在手里摇晃着,“杏儿,你瞅瞅这城里的医院就是不一样,这暖都这么高级。”手指指着绿色的铁丝网外壳的暖。

    “嗯”丁海杏点头笑而不语,心里嘀咕这是军区医院,能跟他们那乡下的两间茅草房的卫生所比吗无论什么时候部队的条件要比地方上稍好一些。

    “你在看看这屋里的摆设看着比咱家都好。”章翠兰将屋子扫了一圈道。

    “嗯”丁海杏点点头,这相当于高干病房了,硬件条件好多了。整个房间干净整洁,没有乱七八糟的味道,病床漆不再是斑驳脱落,下面还有一层毛毡子垫子,不再是硬板床。

    “这屋子里没有炉子,咋一点儿都不觉得冷呢”章翠兰奇怪道,“还觉得热呢”

    “嗯嗯”丁海杏手指指窗户下面的铸铁暖气,章翠兰站起来狐疑地走过去,手伸过去就感觉热气,触摸上去,“哎哟还烫呢”明白过来道,“难怪屋里这么暖和,这个好,不像炉子一直得看着点儿,不然就灭了。没有味道,不会中煤毒,还干净。”

    丁海杏笑而不语,集体供暖好处多多。

    章翠兰感觉水差不多了,把药给了丁海杏道,“这个白色药包内服,来赶紧先吃药。”

    “嗯”丁海杏看着药袋上的写着一次两片,一日三次,痛快的吃了两片药。

    章翠兰接过她手里的茶缸,顺手将药膏递给她道,“快抹到脖子上。”

    丁海杏拿着药膏,自己涂抹了起来,被掐的脖子地方,凉爽了许多。

    “也不知道你爸哪儿怎么样了”章翠兰担心道。

    丁海杏朝她摆摆手,示意老爸没事,到派出所拿钱还能出什么事。

    “妈,您还没吃饭吧去买点儿东西等我爸回来一起去吃吧”丁海杏沙哑着声音艰难地把这一句话给说完。

    丁海杏知道爸妈就在派出所外面陪着她,连午饭都没顾得吃,又冷又饿的。

    章翠兰想也不想地说道,“不用,我们等到晚饭一起吃好了。现如今这年月,谁家不是一天两顿啊他老人家不是也说,忙时吃干,闲时吃稀,不忙不闲时半干半稀。哪有那么娇气,又不是下地干活,需要体力。”

    “砰”的一声门开了,丁丰收扶着门框喘着粗气说道,“拿回来了,拿回来了。”

    “我说去拿个钱,你至于这么上气不接下气啊”章翠兰上前扶着他坐在椅子上。

    “我来回都是跑的。”丁丰收气喘吁吁地说道。

    “钱拿回来了。”章翠兰问道。

    “拿回来了。”丁丰收从兜里将钱掏出来,“来咱们还各自拿着,这样就是被人偷,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丁海杏和章翠兰将钱和票证都收了起来,装进了兜里。

    “你们在聊什么”丁丰收气息匀了下来后,才问道。

    “你闺女让咱们找些吃的去。”章翠兰瞅着他说道,这钱省下来,好让杏儿吃上点儿细粮,好好的养养,背对着丁海杏使劲儿的打眼色,“她爸,你饿吗”

    “我还不饿。”丁丰收看着她道,“你呀,现在就别操心我们了,赶紧把病养好了。好好的进城一趟,看看这福没享到,尽是遭罪了。”

    章翠兰看着丁海杏又张开了嘴,赶紧说道,“快别说话了,嗓子不想要了。你就别劝我们了。”端起茶缸举到她的面前道,“赶紧的多喝些水。”

    丁海杏闻言双眸里蓄满了泪水,她怎么不知道,爸、妈省下来钱,还不是因为她。

    看见她掉眼泪,章翠兰着急地问道,“这是咋了,哪儿疼啊”朝丁丰收喊道,“她爸,快去叫大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