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看把我给累的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郑芸推开病房的门进去道,“常胜,你们领导来看你了。”

    呲溜一下,战常胜从床上坐了起来看见来人敬礼道,“首长好。”

    于秋实走了过来,站在病床前粗糙的大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还真有些发热。”双手背着,弯腰看着他道,“怎么样病号同志。”

    “您不是说有些发热,这证明我真的病了。”战常胜盘腿坐在床上道。

    于秋实脚勾出病床下的方凳,一屁股坐在上面斜眼看着他道,“就你这小病,卫生队的卫生员给你开点药就行了,你来这儿泡病号算怎么回事你给老子解释解释。”

    “卫生队那医术不行还是郑姐妙手回春。”战常胜看一旁站着的郑芸吹捧道。

    “他上回负过重伤,恢复的也不太好,这回正好再好好养一养。”郑芸就事论事地说道。

    战常胜立马附和道,“就是我从参加革命到现在,就从来没有好好地休息过一天,现在革命成功了,所以我想好好休息、休息。”

    “得得得,你少给我来这个里格楞。”于秋实朝他实力翻了个白眼道,“你那点小打小闹的小战术,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啊”

    郑芸好奇地问道,“什么小战术”

    “你让他自己说。”于秋实扭头看着郑芸,朝战常胜努努嘴道。

    “没有,绝对没有啊”战常胜直起身子,坚决地反对道,打死也不能承认啊

    “没有你干嘛不回去啊”于秋实看着他问道。

    “这不病了,才住院的。”战常胜病恹恹地说道,说话一副中气不足地样子。

    “我说,部队的工作千头万绪,你这个当头儿的临阵脱逃,躺在这里享清福,责任心跑哪儿去了。”于秋实指责他道。

    “不过让我回去也可以。”战常胜深邃地双眸划过一抹清冷地幽光道。

    于秋实轻哼一声,这就把你给诈出来了,小子,跟我耍心眼儿,你还嫩了点儿。

    战常胜趁机说道,“你得当着全团上上下下的面,别再给我找这个,找那个的。”

    “狐狸尾巴露出来吧”于秋实鼻子哼哼道。

    “找谁啊”郑芸不明所以地问道,“你们俩在打什么哑谜”

    “相亲呗”战常胜指着于秋实看着郑芸道,“郑姐,你也不管管你家老于,好好的师zhang不当,去抢人家媒婆的饭碗。”

    郑芸抿嘴偷笑,战常胜可算是找到组织了,诉苦道,“郑姐,你是不知道从团长到政委,从参谋长到主任,个个领导是逮着我去见这个,见那个的。不去还不行,官大一级压死人,不去就骂我,批评我,还特么的让我写检查。这狗日的,这写什么狗屁检查。”

    郑芸闻言真是憋笑憋的辛苦啊五官都变形了。

    战常胜继续又道,“郑姐,你别笑,这就是你家老于干的缺德事。他发动全团的人紧盯着我,你知道吗最多一天,我特么的一口气见了二十个。”

    “哈哈”郑芸实在绷不住了,笑的前仰后合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病吗本来淋点儿雨,没啥子,都是让他把我给累的,身体才这么虚弱的,病邪入体。”战常胜煞有介事的说道,真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哎哟哟,你以为你是香饽饽啊”于秋实毫不客气地媚气他道。

    “这是当前部队主要工作的之一,知道不。”于秋实一本正经地严肃地说道,“快三十的人了,你说组织上出面给你解决个人问题,你看他还在这儿端着架子。”

    “得了吧现在又不是刚解放,现在已经是六十年代了,再说了,我三十了吗我才二十六好不好。”战常胜随即就道。

    “哎呀二十六很自豪啊跟你同年的,人家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你瞅你,连个对象都没有。这可是老哥哥们交给我的政治任务,下令让你尽快解决个人问题。”于秋实看着他数落道。

    “我闺女,也会打酱油了。”战常胜自豪地说道。

    “对啊说到红缨,你也该给她找个妈妈,来照顾她。”于秋实又找一个说服他的理由道,“红缨真是一个令人心疼的孩子,那么小,是你照顾她,还是她照顾你。”

    战常胜闻言想起红缨那个乖巧令人心疼的孩子,心里也不滋味儿,但是想起别人嫌弃的眼神,又道,“我们俩不是活的挺好的吗”

    “死鸭子嘴硬。”于秋实看着他苦口婆心地“红缨渐渐的大了,你这大老爷们儿总归有些不方便。”

    “那是我们父女俩的事情。”战常胜别过脸嘴硬道。

    “胡说,红缨那也是我们的闺女,她是你一个人的吗”于秋实拍着他肩膀道,“别想让我们的闺女伺候你这个糙老爷们。”抬眼又看向郑芸道,“你以为你郑姐会向着你,她可比谁都着急,从朝鲜战场回来,她就等着吃你的喜糖,这一等都快十年了。”

    郑芸立马附和道,“告诉你常胜,你要是因为这个原因,吃了药,你赶紧给我回去,我们医院可不留你,占着病房你这样可不行。”

    “你们干嘛非逼着我结婚啊我就不找你们还能压着我进洞房不成。”战常胜往床上一躺,耍起无赖道,“你们天天倡导着婚姻自由,我怎么着也有不找媳妇的自由吧”

    “哎你就没有这个自由,绝对没有。”于秋实斩钉截铁地说道,食指点着他道,“你说你长的仪表堂堂,相貌英俊,好好的一个团长,你长期打光棍,师里怎么看我们,兄弟单位怎么看我们。我告诉你啊你可是我们这些人的小弟弟,我可是跟老哥哥们保证过的,今年过年一定给你娶上媳妇儿。你自己看着办吧不然我让老哥哥们过来挨个对你进行思想教育。”

    “不带这样的。”战常胜一听就急了,坐起来道,“我的情况您又不是不知道,谁愿意一进门就当后妈啊”

    “那红缨也是我们的闺女,放在我那儿正好和我家萍丫头作伴儿,她们年纪相仿,比跟着你个大老爷们儿强。”于秋实拍板定案道,接着又道,“我们能给她完整的家庭,你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