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泡病号

作品:《六零俏军媳

    “行”丁丰收应道,为了闺女的身体,现在不是抠搜的时候,皱着眉头道,“可咋恁便宜呢跟野菜粥差不多的。”挠挠头看向战常胜道,“解放军同志,这是不是算错了。”

    “没错”战常胜手挡在嘴边压低声音道,“我这是内部价。”

    “这怎么好意思”丁丰收羞赧地说道。

    “没什么治病要紧。”战常胜摆摆手浑不在意道。

    章翠兰的脸露出了笑容,抬眼看了一下病房的环境,偌大的房间只有一张病床,“这咋只俺们杏儿一个住这得要多少钱啊”说着看向郑医生道,“医生,这能不能换到昨儿的病房。”

    郑医生为难道,“昨儿那样的病房没床位了。”冬日里患病的多,医院里塞满了来就治的病患。

    “那”丁丰收看看杏儿,又看看郑医生,心里纠结着,这单间病房得要多少钱啊

    战常胜将他们脸的表情看在眼里道,“你们安心的住着,这钱有人出。”

    “谁出啊”丁丰收满脸疑惑地看着战常胜道。

    “公安”战常胜信手拈来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道,“你们看,人是在派出所,当着他们的面被伤的,他们不该负起责任吗”

    丁丰收和章翠兰闻言傻了眼,让派出所出住院费,想都不敢想的,丁丰收一个激灵道,“解放军同志,这可使不得,使不得,这医药费俺还掏的起。”他把心一横咬牙认下了。

    “老乡,这事包在我身。”战常胜大手一挥,拍板定案道。

    丁丰收和章翠兰还想说什么战常胜抢在他们之前说道,“不耽误你们休息了,折腾了一午。”又看向郑医生道,“检查完了吧”

    “嗯”郑医生点头道,“我写好药方,内服、外敷,一会儿让护士给你们送来,至于钱,等你们拿到钱,再去补交。”郑医生看着他们在说道。

    “谢谢,真是太谢谢了。”丁丰收和章翠兰忙不迭地说道。

    “好了,你们忙吧”郑医生温和地看着他们道,“有什么事到办公室来找我。”

    “好的,好的。”章翠兰忙不迭地说道。

    战常胜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说道,“不耽误你们了。”

    “我送送你们。”丁丰收紧跟着说道。

    “老乡,你还是赶紧去派出所一趟将钱拿回来。”战常胜看着他提醒道。

    “好的,好的。”丁丰收只好作罢,匆匆忙忙出了病房,章翠兰留下陪着丁海杏。

    aa

    郑医生和战常胜一起出了病房,“你跟着我干嘛”郑医生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战常胜道。

    战常胜厚实的大手搭在自己的额头,有气无力,病歪歪地说道,“郑姐,我昨儿淋雨了,有些感冒发烧,我要求住院。”

    “去又想泡病号饭,你那身子壮的跟牛似的,也会生病。”郑医生还不了解这个被她和自家男人当做弟弟的男人道,“是不是又躲我们家老于呢”

    躲他也不能说是那不是摆明被郑姐揍。

    “我是真的病了,不信您给我量量体温。”战常胜心里却嘀咕,老子有的是办法让自己的体温飙升到发烧的温度。

    接着又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平常越不生病的人,生起病来可是来势汹汹的。”

    郑医生的手搭在他的额头道,“温度还真有点儿高,走我给你检查一下,开点儿药就好了。”

    “郑姐,您让我住院好了。”战常胜要求道,最后死缠烂打的弄了间病房住了进去。

    “你的手下战士知道你这赖皮地样子吗”郑医生看着战常胜无赖地样子伸手拍着他的脑袋道。

    “他们又看不见。”战常胜穿病号服,歪在床得意的一笑道。

    “你这人不说话,那是一脸的威严,冷得能把人吓死。一开口,那简直就是无赖。”郑医生看着他无奈地摇摇头道,突然眼前一亮,垂头看着他道,“你不会为了那姑娘才住院的吧”

    “也算是吧”战常胜点头道,“我住院了,她的病号饭和我一起做,这样也不算坏了规矩,您也不会为难,对我来说多一碗疙瘩汤的事。”

    “就只是为了她吃饭。”郑姐有些失望道,不过想想也对,以他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看一个乡下丫头。

    “不然还为了什么”战常胜四仰八叉地躺在病床,想起来又道,“对了他们住院的费也算在我身好了,对我来说,也没几个钱。”

    “哟不让派出所掏了,刚才谁拍着胸脯说包在我身。”郑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调侃道。

    “我这话不是说给他们听的吗不这么说,他们能安心地住着吗”战常胜很随意地唏嘘道,“这好好的进城一趟,遭遇到这种糟心事,可真是够倒霉的。”

    “也是,好在都过去了。”郑姐看着他都无精打采道。

    战常胜抬眼看着病床前的郑姐,看着她失望的表情,“郑姐,你想什么呢跟你家老于似的,做媒做瘾了。”

    郑医生笑了笑温柔地说道,“你放心那小姑娘的病号饭,我会通知食堂的,反正记在你的账,你用不着赖在这里吧”

    “郑姐,我是真的病了,你不能虐待病号吧”战常胜掀开被子盖在身,“好困啊”

    郑医生看着他耍赖皮地样子,心里嘀咕我治不了你,有人治得了你。

    “你好好休息,我走了。”郑医生退出了病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拨通了总机的电话,转到了他家老于那里,“常胜在我这里,有些着凉,所以住院了。”

    “这个混球小子,竟然在这冬训关键时刻,敢给我泡病号。”于秋实暴脾气当场就发作了道。

    “老于首长,也不算泡病号,却是病了。”郑姐替战常胜说好话道。

    “行了,我知道了。”于秋实将电话撂下,双手叉腰瞪着电话道,“病了,狗屁,不就是躲老子吗老子现在就去逮你个小兔崽子。”

    于秋实一路飙到了医院,敲门进了郑医生的办公室,“郑芸,那小兔崽子在哪儿呢”

    郑芸站起来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我来抓我来探望病号。”于秋实中途突然改口道。

    夫妻这么多年还能不了解他的性子,郑芸走过来道,“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