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最后的疯狂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不可能,不可能。”侯三不相信摇着头道,“钱怎么不可能在她的身上。”“太好了。”丁丰收高兴地说道。“老头子,老头子,所长说的啥意思”章翠兰抓着他地胳膊摇晃道,“别光顾着自己高兴,快告诉我。”“杏儿兜里的钱,没有那混蛋说的钱。”丁丰收激动地咧嘴笑道,“我就说嘛,咱家杏儿那么乖的孩子,怎么会做坏事呢这坏蛋想攀扯咱家杏儿不就是想减轻罪行。”感激地看着公安道,“真是太谢谢公安同志,为我女儿洗刷冤屈。公安同志真是英明神武。”夫妻俩弯腰鞠躬,连声道谢。“我可不敢当,这英明神武只有他老人家才但得起。”思想觉悟超高的刘所长立马说道。“对对对他老人家才担得起。”丁丰收和章翠兰异口同声地说道。丁爸、丁妈的声音,提醒了侯三,所以他将矛头对准了丁家夫妻,“钱一定在他们两个身上,他们是她的父母,他们是一伙的。”丁丰收和章翠兰错愕地看着侯三,真是穷途末路,乱咬人。夫妻俩立马将身上的钱统统拿了出来,“公安同志请您检查。”李爱国拿过钱来,指着侯三道,“就让你死个明白。”仔细地将钱看了一遍,李爱国看着双眼希冀的他道,“你可以死心了这里没有。”“不可能,你一定看错了。”侯三瞪着刘所长他们手里的钱,“你一定看错了,我自己看。”疯也似的冲过去,将钱抢了过来。事发太突然,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侯三抢到了钱,飞也似的看完,“我记错了,记错了。”他举着钱很认真地说道,“我现在说给你们听。”大家像看疯子似的看着侯三,刘所长咳咳清清喉咙一脸严肃地说道,“侯三不要在做戏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不要在负隅顽抗了。”侯三突然回身,瞪着丁海杏道,“她身上一定还有钱,她藏起来了,你们搜,搜她的身,一定可以搜到的。”丁海杏猛地摆手,使劲儿地摇头,着急地将自己兜翻出来,空空如也。侯三的自信不断的被打破,渐渐失去了理智,已经频临崩溃。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怎么会变成这样。“你这臭丫头,都是你害的我。”“我要杀了你。”嘶吼间,侯三朝丁海杏扑了过去,使劲儿的掐着丁海杏地脖子,“你去死,你去死”丁海杏没有想到,在派出所内,侯三竟然敢动手,不但丁海杏没想到,在场的人都没想到。所以让侯三得了手,丁丰收和章翠兰急得扑向侯三,只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紧接着就听见噗的一声,砰的一声。战常胜一脚将侯三给踹飞了,“咳咳”丁海杏狼狈的趴在地上,喉咙如火般灼热疼痛。疯狂的侯三力气果然大,这么短的功夫居然伤到了她。“你没事吧”低沉富有磁性地声音敲击着丁海杏的耳膜。娘的,丁海杏在心里妈娘这出戏她真是牺牲大了,好在终于尘埃落定了,这下子侯三将永无翻身的机会了。“咳咳”丁海杏咳的仿佛心脏都出来了。“奶奶个球,敢在自己面前行凶。”战常胜浑身散发着怒火,当然发火更多了的是气自己,当着他的面行凶,这要是让战友们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实在有损他的威严。赶过来的刘所长和李爱国两人摁着挣扎着要起来的侯三,趁着他踉跄没站稳时,用力反剪他的双手。砰地一声,侯三又被按倒在地上,李爱国一条膝盖抵在他的腰间,无论如何挣扎咆哮,始终动弹不得。战常胜裹挟着怒火一脚踩着侯三的后背,如泰山压顶般的,侯三终于失去力气,浑身瘫软在地。“杏儿,你怎么样”章翠兰扑到她身上担心地问道。丁丰收蹲在丁海杏身前一脸关切地看着她。“丁海杏同志,你没事吧”王娟站在丁海杏身侧弯腰看着她关心地问道。丁海杏微微仰起头,看着他们关切地样子,“我”嗓子如火烧般疼痛,伸出手无力地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丁海杏琥珀色双眸轻轻流转,看着现场混乱地场面,一翻白眼,果断的晕了过去,倒在了王娟的身上,顺便摸走点儿属于自己的东西。“丁海杏同志。”王娟惊叫道。“杏儿”章翠兰凄厉地喊道,双眼冒火地瞪侯三,扑向他,拳打脚踢的,“你害死我女儿,你赔我闺女。”如发疯地母狮子的疯狂胖揍侯三。战常胜在章翠兰冲过来那一刻果断的撤回自己的脚,快步迈到丁海杏身边。“杏儿,杏儿,快醒醒,你别吓我啊”丁丰收抓着丁海杏的双肩使劲儿的摇晃着道。爸呀您在摇下去。我可真的要晕了。丁海杏的身体本来就虚弱,中午又饿了一顿,这下子真被他给摇的晕了过去。战常胜弯腰查探了一下丁海杏的脉搏,“大叔,令爱还活着,马上送医院。”说着弯腰将丁海杏抱了起来。“我家杏儿没有没有”丁丰收袄袖子摸了摸脸激动地说道,他吓得连死那个字都不敢说。“没事,只是晕了过去。”战常胜抱着丁海杏边往外走边说道。章翠兰也顾不上揍侯三了,闻言立马起身和丁丰收一起追了上去。战常胜打开车门将丁海杏放了进车里,丁丰收和章翠兰追上来局促地说道,“解放军同志。”“还愣着干什么啊上车。”战常胜看着明显拘束不安地夫妻俩道。“哦哦上车,上车。”丁丰收呆愣愣地复述道。战常胜看着他局促紧张地手都不知道朝哪里放了,这才想起来,咔哒一下打开车门,“上车。”丁丰收一弯腰坐进了车内,“杏儿她妈,赶紧上车。”他连拉带拽的章翠兰手脚并用的爬上了车。“杏儿怎么样了。”章翠兰一进去,就扒着前面副驾驶座,眼巴巴看着闭着眼睛的丁海杏,颤巍巍的伸出手,放在闺女的鼻翼下“有气、有气。他爹,咱们杏儿有气。”章翠兰激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