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有惊无险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给我听清楚、听明白了,从你身上收缴来的票证,根本就没有你所谓的军用票证,有也没对上号。”李爱国啪的一下将昨天从他身上搜出来的票证放在了桌子上,“这些工业券你怎么解释,这可是刚刚发行了,只有工人阶级才有的,你根本就没有工作,这些奶票、皂票、烟票老实交代你都是怎么弄来的。”咄咄逼人地质问道。

    被逼问的侯三乱了阵脚,虽然知道这次跑不了,可是这些证据摆在眼前,铁证如山,带来的震撼还是让他心乱了。

    丁丰收紧紧地抓着章翠兰手,两人脸上的表情一模一样,那就是闺女有救的喜悦。

    不能就这么束手就擒,坐以待毙,不甘心,侯三拼命的想,“我有证据,哈哈我有证据。”双眼赤红,大声咆哮,怒视着丁海杏,“我有证据证明她是一个虚伪的女人,有着农民式的狡猾,她惺惺作态的样子,就是想引起你们的同情,你们都上当了。”

    在场的人所有的视线转向了丁海杏,目光中带着怀疑。

    丁海杏闻言猛地抬起头来,先是不敢置信,随后就是无尽的愤怒,嘶喊道,“你胡说,你冤枉我,我跟你无怨无仇的,你为什么要冤枉我”声音难听地如指甲划过玻璃似的刺耳。

    丁海杏的表情很到位,成功的让在场的人认为她是愤怒极了,顾不得自己的嗓子,也要以证清白。

    真是成何体统啊“都给我安静”刘所长拍着桌子道,“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菜市场啊”

    侯三贼眉鼠眼的一动,“我有证据,她身上还拿着我给她的钱呢”

    “钱”刘所长一头雾水,这话从何说起。

    “我和她不是私下交易吗票证现在她手里,钱没在我手里,那么一定就在她的手里。”侯三急吼吼地说道,生怕被人打断了,机灵地又道,“就是因为交易后拿着我的钱,却不给我票证,我才抢的,是她贪心贪了我的钱。”

    不得不说,侯三这小子脑子转的够快。

    “丁海杏同志,请把你手里的钱拿出来。”刘所长公事公办道。

    “等一下,你怎么证明钱是你的。”战常胜冷冷地开口道,低沉优雅的声线却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强势,英俊硬朗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那双冷眸轻轻一抬向侯三看过去,就带着令人窒息的压力。

    再刺头的兵在战常胜手下也不敢放肆,他是专门拔刺的,何况是眼前一个无赖了,冷不防地被战常胜一盯,侯三也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侯三吞咽了下口水,生死攸关之际,他硬着头皮飞快地说道,“等她把钱交上去,我才说。”

    在场的人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丁海杏,丁海杏当着众人的面哆嗦着干枯的手从兜里掏出包裹着钱的手绢,全部递了出去。

    “好了,现在钱已经到了我手里。”刘所长拆开手绢,将卷卷的钱捋平了。

    侯三哈哈一笑,带着胜利得意的笑容道,“只要是我的钱,我都会记住每一张钱的编号。”

    刘所长震惊地看着侯三,显然没想到,他会给出这样的答案,这么有信心,难道她看向丁海杏的眼神,渐渐的变的冷硬,不带半点温度。

    李爱国和王娟的眼神也变的阴沉不定,很显然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侯三和丁海杏他们两个依然是犯罪嫌疑人。作为执法者,他们不该抱有同情心的。

    战常胜冰冷的眸光从上倒下打量着丁海杏,气场很强大,那种从内而发的气势,一寸寸的向她威压了过去。

    所谓气势,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是难以言喻的东西,它并不是真切的存在,可是很多时候,不过一刹那,就让人感觉到了,那令人畏惧心惊胆战的气势,那大概是动物的直觉了。

    心性弱的,恐怕在这样的气势威压下早就心里崩溃了,竹筒倒豆子似的全说了。

    丁海杏土生土长的乡下妞儿,没见过什么世面,遇到过最有气势的恐怕就是惹怒长辈而来的瞪视吧哪里见到过战常胜这种瞬间就能让人心惊胆战怕的害怕的气势。

    可是还有一句话叫无知者无畏。所以面对战常胜的威压,单纯的丁海杏毫无所觉。

    丁海杏眨眨清澈无辜的双眼,一脸迷茫的面对着他们,满眼的问号,什么号码俺不明白。

    这下子刘所长和战常胜两个人精一下子明白过来,感情人家什么都不懂,啥都不知道。

    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只能等着结果出来了。

    与丁海杏老神在在的一般的是丁丰收和章翠兰,他们始终坚信闺女是冤枉的,清白的,所以一点儿都不担心。侯三只不过在吓唬自家闺女。

    丁海杏内心有些佩服侯三,这都让他想得出来。

    不过仔细想想,大家手里的钱少,舍不得花,成天得看,能记住编码也不奇怪。

    不过侯三的希望注定要落空了,丁海杏极力的控制着嘴角,才不会让自己笑出声来,让外人看出破绽来。

    “你说吧”刘所长看了眼侯三道,目光便看向了手里的钞票。

    侯三一双鼠眼闪着精光,一字一句地说道,“听好了,那些钱里应该有一张,五块,编号是那数字前面是什么我也不认识,我记得是这样画的”伸出食指凌空虚画着。

    丁海杏看得出来,他画的是罗马数字24。

    “少啰嗦,你直接说数字好了。”刘所长挥了挥手,直接说道,他也不知道前面那俩是什么谁闲着没事会注意这些编号。

    不对,眼前就有个注意编号的闲人。

    侯三不在装模作样了,立马说道,“90275;还有一张一块的,1130327”

    刘所长将手中收缴上来的钱翻了个遍都没有看见,侯三所谓的编码,心下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就连他心底其实也是偏向丁海杏的。

    看丁海杏那老实巴交的样子,就不像会干坏事的。

    刘所长抬眼看着侯三,脸色阴沉,严肃地说道,“这些钱里,没有你说的编号。”

    呼在场的人莫名的长出一口气,看向丁海杏的眼神又透漏着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