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最终目的

作品:《六零俏军媳

    “杏姐绝对不会干这事的。”郝银锁拍着胸脯咚咚作响地保证道。

    李爱国看着信誓旦旦地郝银锁问道,“小伙子,你凭啥保证啊”

    “这两年闹饥荒,家里揭不开锅,杏姐下海捕鱼,捕上来的鱼都卖给了国家的水产品收购门市部。”郝银锁抓着李爱国的胳膊急切地说道,“那么艰难的日子杏姐都没有从私人手里换粮食,而是等到国家的救济粮。怎么可能做违法的事情。”

    “还有此事。”李爱国心头微动道,说句实在话,这两年艰难的日子,他也拿着票证,去郊区从农民手里换粮食。不过那是为了生存,和侯三的性质不一样,他可是违法犯罪。

    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然而是民不告,官不究,要是当场被抓了,那就别怪他们公事公办了。

    “这个您可以去查的,水产门市部的人都认识我杏姐的。”郝银锁着急地说道。

    “我知道了。”李爱国点点头道。

    “李公安,我女儿真是被冤枉的,求求你救救我女儿,我给你跪下,我给你磕头了。”章翠兰说着就要下跪。

    “别别,这可使不得。”李爱国双手撑着章翠兰的胳膊道。

    “扑通”一声,郝银锁跪下道,“俺给你跪下了,求你救救杏姐。”

    “李公安,救救我闺女,您让俺干啥都行”丁丰收抓着李爱国的胳膊不停的请求道。

    “你们我现在就是去找人来证明你女儿清白的。”李爱国赶紧说道,在让他们在派出所哭下去,像什么样子。

    “啊”三人惊愕地看着李爱国。

    李爱国看着郝银锁道,“快起来,你们这样挡着我,我还怎么去找人。”

    郝银锁麻溜地站起来,和丁丰收他们两口子忙不迭地一起说道,“谢谢,谢谢。”

    “现在你们不要再闹,安静的等着,明白吗”李爱国看着他们三人道。

    “嗯嗯嗯”三人点头如捣蒜道。

    得到了保证,李爱国绕过他们眨眼间就跑没影了。

    “我们去那边站着。”丁丰收指着背风处道,“那边暖和点儿。我们站在人家门口,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犯了事。”

    “叔、婶子,我现在就找我爸和我哥,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也好让我哥找找人能说的上话的人。”郝银锁出声道。

    “对,朝里有人好办事。”丁丰收立马点头道,“快去吧我们在这里等着你。”

    郝银锁迈开两条大长腿,朝军营奔去。

    aaaaaa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与丁丰收他们分开后,郝父和郝母就急匆匆地赶回军营,初冬季节,两人跑出了一头的汗,硬是把正在训练的郝长锁给叫了出来。

    郝长锁领着他们站在操场的一角,这里地势开阔,可以清楚的看到操场的全貌,要谈什么很方便,不用担心被人给偷听了。

    “长锁,海杏被公安给带走了。”郝母抓着郝长锁的胳膊着急地说道。

    “什么”郝长锁故作惊讶道,心里嘀咕公安的速度可真够快的,也说明了,侯三那家伙是个聪明人。不枉费他昨晚弹弓威力,他打弹弓的技术可是百发百中。

    都是穷闹得,为了打天上的麻雀那是日夜苦练出来的,也正因为这样,他的射击技术在全军最好的。

    郝长锁压下微微翘起的嘴角,担心地问道,“怎么回事公安为什么带走她”

    “我们也不知道,一大早去了医院,屁股还没坐热的,公安就过来了,说是让海杏协助调查,还是昨儿的案子。”郝父皱着眉头道,“这昨儿不是都说清楚了,咋还要调查啊”

    “就是啊长锁这是啥意思啊俺这心里毛拽拽的,总有一种不祥的预兆。”郝母惊恐地说道,“海杏被带走了,还不让家属跟着这看着像押解犯人似的,就差戴手铐了。”

    “妈,还戴上手铐了。”郝长锁尽管极力的掩饰心中的喜悦,但双眸迸发出惊喜出卖了他现在真是心情。

    “没有戴上手铐,我不是说了就差,你咋听的。”郝母疑惑地看着他道。

    “我这不是太担心她了吗”郝长锁低垂着眼睑道,掩住内心真实的情绪。

    “现在怎么办长锁”郝父担心道。

    “什么怎么办”郝长锁故作不知道,一脸的不解。

    “那是你媳妇,你不去看看,打听一下,想办法将人给弄出来。”郝父立马说道。

    郝长锁抬眼,一脸正气地说道,“爸,我是军人,您这是叫我知法犯法。海杏如果没事,那么公安同志自会还她清白,真做的违法乱纪之事”

    “你想怎样”郝父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道。

    “幸好,我还没打结婚报告,我们也没有扯证,不然的话娶一个有污点的老婆,会影响我在部队发展的。”郝长锁阴沉着脸正气凛然地说道。

    “混账,说什么浑话。海杏是个乖孩子,才不会做犯法的事。”郝父斩钉截铁地极力的维护丁海杏道。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海杏是个好孩子。”郝母也附和道。

    “爸、妈,她如果是无辜的,昨儿都已经说结案了,今儿怎么把人带走了。她无辜谁会相信”郝长锁立即说道。

    “爸、妈,这事可不是您说了算,得公安同志说了才算。”郝长锁背脊挺直,大义凛然地说道,“爸,那可是被公安给带走了,即便事后证明她没事,可如果让战友们知道我老婆曾经进过派出所,我以后还怎么在战友间站立。你们得为儿子的未来考虑吧”

    郝长锁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如果查证有罪,那正好一劳永逸。如果最后公安明察秋毫,还了她清白,然而被抓进了派出所,只要他死咬着这一点,她丁海杏就别再想进郝家的门。

    无论怎么算计,他郝长锁都能达到目的。

    郝父睁大眼睛,重新审视自己的儿子,“长锁,你给我交个实地,你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爸,您说什么呢”郝长锁想也不想地否认道。

    “那你和海杏的婚事,是不是就作废了。”郝母追问道。

    “爸,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那是我想要就要的吗”郝长锁反问道,“爸,难道你就想要一个进派出所的儿媳妇吗您不怕村子里的唾沫星子淹死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