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憋屈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一脸迷茫地看着眼前的三人,不知道为何刘所长为啥那么严肃,而自己认识的李爱国憋着笑,于是傻乎乎地问道,“李警察叔叔,俺说错了吗”

    李爱国闻言抬起头来绷着脸痛苦地说道,“没有,没有,说的很对。”

    刘所长一个厉眼扫过去,李爱国握拳清咳两声,镇着脸道,“如实的回答我们所长的问题。”

    丁海杏闻言摇头如拨浪鼓道,“什么如实俺不知道警察叔叔为什么要这么说俺要说的昨儿和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说着眼泪巴巴的掉了下来。

    “哎”李爱国刚想劝劝丁海杏,刘所长一眼横过去,李爱国只好闭嘴。

    丁海杏边哭边说道,“警察叔叔一定要为俺做主啊俺没做坏事。”

    刘所长阴沉着脸看着她咋呼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侯三要反告你,daoai军用票证,交易后你们起了内讧,所以他才动手抢回自己的所有物。”

    “诬蔑呜呜俺不知道你们口中的侯侯什么,为什么这么说诬蔑俺的警察叔叔您一定要查明了,还俺清白。警察叔叔一定要为俺做主。”丁海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事情根本就是他说的那样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俺跟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呜呜”

    李爱国小声地地嘀咕道,“为了减轻罪”在刘所长瞪视下闭上了嘴。

    “说你到底有没有daoai军用票证。”刘所长突然拍着桌子咚咚作响逼问道。

    这是公安讯问的一种很常见的手法,一个问题,反反复复问。直到问到你精神体力都疲劳了,再老道的嫌疑人,或心烦气躁,或累极了,总有露出破绽的时候。到时公安抓着漏洞不放,乘胜追击,就可以一举攻破了。

    乡下人没啥见识,刘所长就这么想着吼吼丁海杏,心里薄弱的她说不定很快就招了。

    这种手法太小儿科了,而回应他们的是丁海杏的鬼哭狼嚎,“俺没有”带着浓重的口音。

    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丁海杏,李爱国压低声音道,“所长这样不行,两人各执一词,怎么办”

    王娟偷瞄了一眼哭的稀里哗啦的丁海杏,也小声地说道,“这总有一个在撒谎,我们要怎么判断。”

    刘所长努努嘴道,“看来得加大审讯力度。”得查出来谁在说谎。

    审讯方式向来就是多种多样的,即便不是动用私刑,也有很多方法,总之,查清案件就是侦查机关的最终目的,手段上只要不是能落下伤痕的私刑,有太多的办法了。

    这案子上面很重视,要尽快地查清楚,动用些必要的手段是不可避免的。

    除了刑讯逼供,公安审讯罪犯的时候手段多的是,他就不信这个刚从乡下进城的女孩子,能扛得下去

    “王娟把她关到小黑屋里,只许给她清水。”刘所长直接下令道。

    丁海杏被关进了小黑屋,只有门没有窗户的小黑屋,她缩着蹲在门外,拍着门使劲儿的嘶喊道,“俺是冤枉的,俺没有daoai军用票证。”又哭又喊的直到把嗓子给喊哑了。

    丁海杏有很多方法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作为一个刚才乡下进城,没见过世面的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妹子,她只有这么做,才能引起他人的同情心,来证明她的清白。

    轻举妄动只会招来他们的猜疑,干公安的比平常的人要机敏很多,真要把人家当成傻子糊弄,那自己就真成了傻子。所以她只能选择最笨的,也是最安全,行之有效的办法。

    可是真特娘的憋屈

    丁丰收和章翠兰,郝银锁一早就追了过来,可惜被拦在外面。根本没有办法见到丁海杏,也不知道她是否安好。

    公安给的说法是,“协助调查。”至于何时能见面,什么时候调查完毕,给的答案是无可奉告。

    所以他们三人就一直等在派出所外,“杏儿她爸,你听听是不是咱家杏儿的声音。”

    “是是杏姐的声音。”郝银锁忙不迭地点头道。

    “快听听杏儿在哭喊什么”丁丰收赶紧说道,“别说话,别说话。”

    三人屏住呼吸,听清了丁海杏在哭喊什么

    章翠兰当即哭诉道,“我女儿怎么会daoai军用票证呢”朝里面喊道,“公安同志,公安同志,我女儿是清白的,你们一定要查清楚啊”

    三人一起朝里面喊去,声音大的足够刘所长他们听见了,当然侯三也听得清清楚楚。

    “桀桀”侯三阴险地笑道,“想弄死老子没那么容易,死也要拉个垫背的,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多亏了昨晚弹进来的纸丸了,本来浑浑噩噩的脑袋一下子清明了起来,直接反咬她一口,也不算反咬,本来事实就是嘛纸条看完后他就吞到了肚子里了,毁尸灭迹了。

    “所长,总让他们这样在大门外喊也不是办法,对我们的影响不好。”李爱国担心地说道。

    “我去制止他们。”王娟立马站起来道。

    “王娟回来。”李爱国叫住她道,“所长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辨明谁说的真话,谁在撒谎。”

    废话,难道我不知道,刘所长在心里嘀咕道。

    “让他们对质,对质,极力为自己辩解时,话就多,说的多了就会言多语失,有漏洞。”李爱国立马说道。

    刘所长看向他们道,“问题是他们各执一词,如果对质他们依然咬定对方呢”轻叹一声道,“关键没有第三人证。”

    “有,有”李爱国赶紧说道,“昨儿我们到的时候,有一个解放军,他比我们早到一步,也许比我们知道的多一些。”

    “认识吗”刘所长着急地追问道。

    “不认识,不过他留下姓名了,有名字就好找,人家还开着吉普车,这范围就更加缩小了。”李爱国站起来道,“我现在就去找。”

    “快去,快去。”刘所长立马挥手道。

    李爱国蹬蹬跑了出去,丁丰收他们看见匆匆而来的李爱国立马围了上去,“李公安,李公安,我女儿是冤枉的,她绝对不敢违法的事情。”丁丰收迫不及待地说道。

    章翠兰赶紧说道,“就是,就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一定是那个混蛋想逃脱罪责,才诬蔑我闺女的。杀千刀咋能这么坏呢”